看到叶凌月好好的乾鼎不用,居然一头蛮牛似的,直接朝着喷火的天符令冲去,叶凌月体内的烛照差点没吐血三升。

它如今被叶凌月用生死符封印在意识之中,可谓是和叶凌月同在。

叶凌月若是肉身灰飞烟灭,神识溃散,它岂非也要跟着遭殃?

眼看两仪火红蓝两色的火焰,就要包围叶凌月。

意识海中,烛照周身神力一震,早前被它吸收进皮肤的那些金色的金色液滴,陡然出现。

那金色的液滴,浮动在叶凌月的体表。

原本攻势极猛的两仪火,还未靠近,就被隔绝开了。

这层护壁,比起叶凌月的乾鼎来,也是毫不逊色,它似战盔,但犹胜战盔。

“烛照老爷爷,你果然是个大好人。”

叶凌月一副感动的不行的表情。

她就知道烛照不会见死不救的,第一天符对上两仪火,妥妥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

“丫头骗子,你一定是故意的,气死本座了。你料准了我会保护你。”

烛照哭丧着脸,它好不容易才用了独门修炼之法,吸收了一点天罡恢复肉身,它容易嘛,这死丫头,一定是猜到了自己不得不保护她,才会这么有肆无恐的。

它原本肉身就是虚弱,再被叶凌月这么来几次,何年马月才能恢复肉身。

而且它稍稍一力,动用神力,禁锢住它的生死符,就会更加凶猛吞噬它的神力。

早晚有一天,他会被这个狡猾的丫头给坑死。

烛“烛照老爷爷,我这不也是没法子嘛,两位导师对我恩重如山,我总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为了他们,我就算是打不过两仪火,也得拼命啊。”

叶凌月可怜兮兮道。

“闭嘴,我告诉你,天罡圣壁只能支撑一会儿,你必须降服两仪火,否则我们俩都得滚蛋。”

烛照咆哮着,心在滴血。

天罡圣壁是它的独门奥义,必须用自身的神力来支撑护壁。

它如今的神力,支撑不了多久。

想当初,它也是一头好脾气、很有教养的守护兽,哪知道遇到了叶凌月,一切都成了浮云。

坐拥召唤天符,烛照可是很傲娇的。

它怎能容许,一张级别比召唤天符还要低的天符在自己蹦跶。

作为火中圣王,要是它没有被太阴族重创,在当年的全盛时期,一个巴掌就能把那什么破烂两仪火给扑灭。

看如今,它遇上了两仪火,一个处理不好,很可能变成了“烤烛照,”那个画面太美,烛照压根不敢想象。

“可是火势那么大,我该怎么降服……难道说,司火之文?”

叶凌月为难着,她的乾鼎可以保她在两仪火中不受伤害,可鼎灵也没法子扑灭两仪火。

这场火要是不扑灭,就会不断扩散,方仙盟被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想驯化两仪火。

这火,若是能吞噬,对其的噬火诀,也是一大助力。

叶凌月话音才落,脑中就迅闪过了什么。

她怎么把烛照传授给自己的司火之文给忘记了。

“司火之文只是司火之术的皮毛罢了,两仪火比起那一日你遇到的火之魑魅,要更加厉害。你必须用司火之文,行司火之祭。你且看着,你只有一遍学习的机会,用心去感悟,不行就放弃,躲进你那个旮旯洞府就成了,无需硬碰硬。”

烛照满嘴的嫌弃,它在叶凌月的意识里也蛰伏了好阵时间了,对鸿蒙天并不陌生。

只是那灵气充足,鸟语花香的福地,在烛照眼中,却成了鸟不拉屎的地方。

反正因为玄阴之血的缘故,烛照对叶凌月始终是抱有成见的。

叶凌月不禁暗暗在心中比了个中指,就知道老怪物会藏私,好在她机灵,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总算是问出了点压箱底的来了。

这司火之祭听上去很厉害,不过似乎学习很有难度,也不知一遍能不能学会?

说起来,这次倒是叶凌月误会了烛照,烛照当初能传授叶凌月司火之文,就等于传授了司火之术的入门。

但和司火之文不同,那司火之祭要难上许多。

而且学习者只要稍不小心,就很可能被火吞噬。

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有好有坏,火作为天地五灵中的一种,尤其如此。

火能助人,但也能吞噬人,上古就是如此。

司火之祭,以司世间万火而生,乃是太古时期,太古生灵为了取火,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之术。

它需要用司火之文控制万火,但在司火之祭中,无数的伟大的方士陨落,其中不乏堪比神界八大方仙的存在。

烛照有所顾忌,也是人之常情。

却见意识之中,烛照抬起了手掌,一道流光破掌而出,流光瞬间落入了叶凌月意识之中。

叶凌月的眉心,光华一闪,脑中滋生出了一段记忆来。

叶凌月的脑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那画面竟是一场古老的上古祭祀。

那时,世间还没有神族和人族之分,在一个空旷的平原上,万般生灵共同友好的生存在一起。

不知何时,一场大火从天而降,从地上而生。

大火蔓延开,吞噬了无数的生灵。

直到有一日,旷野之上,来了一名穿着树皮,用了树叶遮身的妙龄女子。

女子的身形很是婀娜,有一头黑瀑一般的长,在了日光下散着幽幽的光芒。

叶凌月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当天边,升起了一轮金黄色的圆月时。

那女子款款而动,美妙的歌声如叮咚作响的山泉,自她的喉间传出,让人不禁心旷神怡。

天地一片寂静,风停了,原始的生灵,人与兽从四面八方涌来。

她扭动着腰肢,没有挥毫弄墨,她用最质朴的歌声和最纯粹的肢体语言,跳着舞。

女子的四肢柔弱无骨,她的长随风飞扬。

那舞,那歌声,融合在天地万物之间。

所有的生灵,包括山泉、树木、草木、虫鱼、有智慧的人和兽,全都争相起舞。

女子的歌声,乃是叶凌月熟悉的司火之文。

而她的舞蹈,乃是司火之舞。

这一场盛世之舞,倾倒苍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