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都活了上千岁的老方仙,四目相对,彼此的眼底,都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两人的往事,如飞火流星般,在彼此的脑海中蹿过。

关千秋和烈红衣,一个是符师,一个是阵师。

在外人眼里,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死对头,可谁又知道,他们曾经是指腹为婚的青梅竹马。

只是关千秋自小就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是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

而烈红衣却自小身形短小,容貌普通,除了家族身份,她只能算是个丑小鸭,一直被关千秋以及外人看不起。

关千秋自小就在精神力方面有过的天赋,学习了符箓之后,更是少年成名。

反观烈红衣,却是资质平平,一直没有什么名气。

关千秋符箓有成后,愈看不上烈红衣,一直闹着要与烈红衣解除婚约,两边的家长无论如何也不答应。

关千秋不久就认识了一名红颜知己,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奈何关千秋有婚约在身,他一直无法迎娶自己的心上人,那女子也是极其厉害的女方士,找到了烈红衣,要求其解除婚约。

烈红衣自然不肯,那女子就将烈红衣狠狠地修理了一通,若非是关千秋及时赶到,烈红衣那次只怕真要被打死了。

关千秋救下了烈红衣后,本以为她会死了心。

哪知烈红衣只是丢下了一句。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烈红衣活着一天,你们这对狗男女就别想在一起。”

自那自后,烈红衣就销声匿迹。

就在关千秋以为,烈红衣不会再出现时,哪知十年之后,烈红衣忽然重现神界。

她返回时,已经成了一名极其厉害的阵师。

她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那名女方士。

这一次,两人再度斗得昏天暗地,烈红衣从当年的惨败,摇身一变,将其打败。

那女方士也是好强,约定烈红衣再比,烈红衣更是扬言,若是那女方士能够再度打败自己,自己就主动解除婚约,成全关千秋和那女方士。

两女一气之下,斗了足足几百年,但是一直不分胜负。

两女年岁渐长,也打不动了,就彼此约定,各自找徒弟,由徒弟代替她们完成彼此的赌约。

关千秋也被烦得不胜其烦,最终加入了方仙盟,烈红衣不依不饶,也加入了方仙盟。

两个性格孤僻的老者,就这样又在方仙盟里斗了几百年。

两人的婚事,也成了彼此的禁忌。

关千秋厌恶烈红衣耽误他的姻缘,烈红衣恼火关千秋的目中无人。

关千秋一直以为,烈红衣与他一样,对彼此恨之入骨,可今日,烈红衣却说,她愿意陪着他死?

“关老头,我烈红衣,生是关家的人,死是关家的鬼。”

烈红衣叹了一声,那张不再年轻的脸上,闪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红光。

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关千秋,你只知道我的痴缠,却不知道我的痴。

关千秋喉骨动了动,心头微微的一动,多年来,从未松动过的心结,在此刻,有了些许的变化。

“咳咳。两位导师……其实我想说,我也许有法子,降服天符令,不如你们俩先让开,让我先试试。”

叶凌月夹在两位老者中间,只觉得很是尴尬。

作为过来人,她有种预感,有什么东西,在生变化。

不过说起来,这两位方仙,年纪在一起都大几千岁了,在感情方面,只怕都是一张白纸吧。

看来,还是由她这个当学徒的,来个破冰之举。

叶凌月重重地咳了两声。

“你有法子?”

关千秋和烈红衣齐齐转过头去,看向了叶凌月。

尤其是关千秋,他一脸的不相信。

“叶丫头,你可别吹牛,这可是要命的事。连老夫都拿那天符令没法子,你可别忘了,上次你还拿它没法子。”

什么叫做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看来关千秋是不懂了。

那会儿的叶凌月能和这会儿的叶凌月比?

叶凌月忍不住翻了个结结实实的大白眼。

她如今可是体内藏有召唤天符的人,连第一天符,她都能够用生死符镇压了,更不用说是那喷火的天符令了。

虽说叶凌月这会儿也不知,这块能喷出两仪火的天符令里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再厉害,总不可能比召唤天符还厉害吧。

叶凌月也不多说,直接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法子。

“尊老爱幼,这两张传送符留给你们了。”

叶凌月说罢,身形一逝,竟是直接从乾鼎里破鼎而出。

却见乾鼎轰的一声,膨胀了一圈,轰的一声巨响,直接笼罩在了关千秋和烈红衣的头顶。

烈红衣和关千秋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未回过神来,就被乾鼎吸了进去。

“丫头,不要命了,你这是做什么?”

关千秋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一具身躯撞了过来,有什么东西,从鼎内涌了过来,将他和那具身躯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起。

“关老头,你别靠过来。”

身后是烈红衣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尽管两人都已经是年纪一大把,可烈红衣何曾和一个男人靠那么近。

哪怕那男人是关千秋,这鼎里乌漆麻黑的,关千秋只听到烈红衣的怒骂声,压根没看到烈红衣的一张脸上红的几欲滴出血来了。

“老太婆,你以为老夫愿意挨着你。叶凌月,快点把我们给放了。”

乾鼎之内,关千秋的声音不绝于耳,任凭两人怎么挣扎,鼎内的鼎息还是将两人捆得结结实实的。

鼎外,叶凌月才一靠近那块天符令。

天符令就如临大敌,一团团火焰,再次化为了一道威力惊人的火墙,铺天盖地,朝着叶凌月扑了过去。

叶凌月见了那火墙,竟也是毫无畏惧,一股气就往前冲去。

那两仪火,忽冷忽热,叶凌月才是一靠进,就觉得身子冷热交替,血管里的血液几乎凝冻住,而皮肤却犹如要炸开一般。

“丫头骗子!你要死也别拖着本座一起!”

就在叶凌月逼近两仪火时,叶凌月的意识之中,烛照气得差点没吐血,大骂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