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日晒,叶凌月的皮肤非但没有被晒红晒黑,反倒是多了一层极其健康的光泽,越的通透了。

第二日一早,叶凌月就起身离开了太虚神院与小吱哟一起,带着火炎神帝的推荐信,准备去第七军团报道。

只是在前往第七军团之前,她还去了一次方仙盟。

她离开方仙盟,还未和关千秋和烈红衣打过招呼,虽然和两位导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两位导师对她很是关照,叶凌月决定还是要去和两位导师道别。

在进入方仙盟时,叶凌月还担心自己会遇到刁难,毕竟姿玉长老早前被自己所伤,方仙盟对她只怕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好在叶凌月到了方仙盟后,才得知姿玉长老还未返回方仙盟。

姿玉长老在诸神山被叶凌月用了火之魑魅所伤后,被送往了洛神岛,这会儿还没被送回来。

看在关千秋和烈红衣的面子上,叶凌月被获准在方仙盟外等待两位导师的召见。

叶凌月正等着,就听到了一阵高八度的尖叫声。

只见一个人影,呼哧哧跑了过来。

“凌月,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还知道会方仙盟啊!”

只见纪悠俏脸红,风风火火冲了过来。

叶凌月看到了纪悠,还有些忐忑。

她在方仙盟的时间太短,纪悠是她唯一朋友,这次不告而别,叶凌月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纪悠板着脸,瞅了叶凌月好会儿,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都听说了,你居然打败了姿玉长老,还成了高级符师,我简直是崇拜死你了。干得太漂亮了,我早就看姿玉长老那个老女人不顺眼了。你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打败姿玉长老的。”

纪悠拉着叶凌月,一脸的崇拜。

“谈不上打败,姿玉长老是自己引火上身受了重伤。”

叶凌月“谦虚”道。

纪悠撇撇嘴。

“哼,叶凌月,你居然还敢回方仙盟,你用卑鄙的手段暗算姿玉,这笔账,方仙盟绝不会善罢甘休。”

叶凌月和纪悠正有说有笑着,就见洛言方仙和鸿蒙子走了过来。

一看到他们,叶凌月警惕了起来,尤其是与洛言方仙并肩而立的鸿蒙子。

“洛言方仙,你是怎么说话的,姿玉长老明明是自己不小心,修炼走火入魔,引火自焚。凌月不过是一名学徒,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

纪悠瞪了眼洛言方仙。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黄毛丫头,敢和本座这么说话,信不信本座能让你立刻滚出方仙盟。”

洛言方仙瞪了眼纪悠。

姿玉长老被火之魑魅所伤,这件事,本就很离奇。

洛言方仙和姿玉长老是好姐妹,她受伤之后,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洛神岛。

送过去时,姿玉长老一身皮肤溃烂,鸿蒙子用了不少灵丹妙药,才稳住了她的病情。

洛言方仙得知了她受伤的经过后,就一口咬定,一定是叶凌月动了手脚。

毕竟洛音神女的早前就被叶凌月暗算过,可鸿蒙子检查之后,却现姿玉长牢身上伤,全都是她自己的本命火种所伤。

这样一来,就坐实了早前医佛云笙所说的,姿玉长老是“走火入魔”。

“你以为你是谁,八大方仙很了不起嘛,我虽然只是个学徒,但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被赶出方仙盟的。”

纪悠不以为然着。

纪家在神界也是有头有脸的,别人怕她洛言方仙,纪悠可不怕。

洛言方仙听罢,冷笑了两声。

“纪悠是吧,那本座现在就代表长老会,宣布你被开除了。”

纪悠和叶凌月都是听得一愣。

“洛言方仙,还请手下留情,纪悠年幼不懂事,并非是有意冒犯两位。她是在下的侄女,还请两位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她这一次。”

白驹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他原本是奉了关千秋之命来接叶凌月前往符塔的,哪里一到门口,就见了纪悠和洛言方仙针锋相对的一幕。

“纪悠,还不向两位方仙道歉。”

白驹已经得到了消息,因姿玉长老身受重伤的缘故,洛言方仙暂时代替姿玉长老担任长老会长老一职。

此外,洛言方仙还推荐了鸿蒙子加入方仙盟,两人都在长老会担任要职。

如此一来,两人就在长老会担任了要职,要开除纪悠这么一个学徒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纪悠听罢,咬着唇,一声不吭。

“原来是白导师,看在你和纪方仙的面子上,若是她肯跪下来向我道歉,本座兴许可以饶她这一次。”

洛言方仙一脸的傲然。

白驹是五星导师,他天赋卓绝,长老会有打算将其吸收为最年轻的长老。

“这……纪悠,你……”

白驹无奈地看了纪悠一眼。

“呸!让我跟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道歉,做梦去吧。天大地大,离开了方仙盟,我就不信没有我纪悠容身的地方。什么劳子的学徒,本姑娘不稀罕。”

纪悠狠狠唾了一口,将身上的那件学徒袍脱了下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洛言方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白驹也愣住了。

他一把抓住了纪悠,怒斥道。

“纪悠,你疯了不成?你离开方仙盟,纪家不会原谅你的。”

“纪家,纪家。白驹,你眼中只有纪家。或许在你眼中,纪家的名誉很重要,你为了名誉,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在我纪悠眼里,纪家的一切,与我何干。我,看不起你!”

纪悠一把挣脱了白驹的手,停直脊梁,头也不回就往方仙盟内走去。

纪悠来方仙盟,是为了白驹。

可她现,白驹早已不是年幼时,自己认识的那个白驹了。

叶凌月离开的日子里,纪悠想了很多。

她现,自己很羡慕叶凌月。

虽然没有家族庇护,但是叶凌月敢作敢为,她可以放弃方仙盟的一切,她纪悠为何不可以。

白驹悬空着手,看着纪悠远去的身影,一时之间,心里百感交集。

白驹叹了一声,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前去。

他看了叶凌月一眼,淡淡地说道。

“导师请你去符塔一叙。”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