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天已经大亮,俨然已经是正午前后。

叶凌月融合虚空,虽是失败了,可竟用了整整一个晚上。

明媚的日光,恍得叶凌月有些睁不开眼来。

叶凌月眯着眼,意识还没有回笼。

慕容九城的话中有话,他的言下之意,是他以及他身后的隐军都不会帮助她,剿灭天外异魔。

毕竟隐军只会在神界最危急的情况下出现。

天外异魔肆虐,但是还没到十三大军团无法抵御的地步。

她必须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对抗天外异魔。

既然太虚神院有慕容九城和宫惜学长等人在,她也该出前往第七军团了。

“老大,你你你,那个叫做慕容九城的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

“月姐姐,你不会抛弃师丈了吧?”

就在叶凌月准备告知宫学长等人自己的决定时,房门外,探出了两个脑袋。

曾小雨抱着小吱哟,鬼祟地在门外探头探脑。

她们原本是来找叶凌月的,结果就看到都大中午了,叶凌月的房门紧闭,没多久慕容九城走了出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两小家伙的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大段情节。

叶凌月被这么一提醒,也是有些尴尬。

她险些忘记了,男女有别,她和慕容九城之间只是在修炼,但是共处一室,总归是不大好,日后还是避讳点的好,免得传到了某个“醋坛子”耳里,又要一顿飞醋。

说起了帝莘,叶凌月不免想起了帝莘已经去了神魔岛好阵子了,也不知他有没有小乌丫和鸿蒙方仙的消息。

尤其是鸿蒙方仙,既然已经确定了鸿蒙方仙的身份,那洛言方仙身边的那个鸿蒙子的真面目,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俩个不学好的,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慕容学长在传授我修炼之法,再过不久,我就要去第七军团报道了。小雨,师父前去军团,不便带着你一起去,这阵子,你跟着宫惜学长修炼。至于小吱哟……”

叶凌月沉吟着。

原本小吱哟一直是随同她出入的,但是如今的小吱哟刚和父亲团聚,叶凌月也不知,父子俩是否有其他打算。

“主人,我跟着你一起去军团。”

小吱哟带着万兽无疆图回到了四千年后,这具肉身已经与它的魂魄完全契合了。

父亲烛瀚也重新传授了它一些荒族特有的修炼之法,小吱哟最近修炼进度很快。

父亲的本意,是想尽快打听一下太阴族以及太阴顶的消息。

可任凭父子俩如何努力,也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

神界的书籍和典藏中,也没有半点关于太阴族的消息。

父子俩不免一阵失落,不过这时候,烛瀚想了起来,神界十三军团有特殊的消息网,也有一些连神界史册都没有记录的机密资料。

若是能够前往神界军团,或者军部的机密资料,兴许能打听到一些线索。

“既然如此,你就随我一起去第七军团报道好了。”

叶凌月也点了点头。

四千年弹指一挥就过去了,叶凌月也不知,曾妙妙是否还在世。

叶凌月当即就找到了宫惜等人,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决定,她决定明日一早,就赶往第七军团。

叶凌月刚和宫惜等人交代了太虚神院的事务,就觉得眼皮子一阵猛跳,一股心浮气躁之感,油然而生。

意识之中,听到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个丫头骗子!居然言而无信!”

召唤天符里,那老怪物正在牢骚。

叶凌月神识一动,和老怪物交流了起来。

“什么骗子不骗子,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了?”

叶凌月不悦道。

她对这召唤天符里老怪物,一向不大待见。

要不是对方实力高强,叶凌月又对付不了它,她早就动手将那老怪物炼化了。

“哼,丫头骗子,你别忘了,是谁帮你现了火之魑魅,帮你赢了那场比试,没有我的司火之文,你能够驾驭得了火之魑魅?”

老怪物不屑道。

它的肉身被那该死的生死符死死压制,生死符每天每夜都在吞噬它的肉身,在这样下去,它的肉身就要被吸收一空了。

老怪物急着修炼,可叶凌月一回到太虚神院,就把与它的约定忘记了一干二净,急得老怪物差点没把叶凌月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一遍。

“我可没说要赖账,只是一时半会儿把事情给忘记了。”

叶凌月面不红耳不赤地辩解着。

她不得不承认,没有老怪物,她的确对付不了姿玉长老。

姿玉长老被火之魑魅反噬,自己的灰火又借机吞噬了焚火,如今的火力,更近一层。

以叶凌月的记性,当然不可能忘记了老怪物和自己的约定,但是她认定了老怪物居心妥测,早一点让它修炼,自己就多一份危险,就索性一拖再拖。

“说到做到,这会儿就是正午,你立刻找个地方,我要修炼,吸取天之罡。说好了一个时辰,地点我选。”

老怪物呼呼喝喝着。

叶凌月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了室外。

老怪物挑三拣四,最终在太虚神院外的一座荒山上找了一处空地。

叶凌月盘腿坐下,正准备闭目养神。

“丫头骗子,你先别入定,把我身上的生死符松一松,有这玩意锢着,就跟紧箍咒似的,你让我怎么吸收天之罡。”

老怪物又哇哇大叫了起来。

“老家伙,你别得寸进尺,我若是知道怎么控制生死符,还有你什么事。”

叶凌月没好气着。

她体内的生死符,打娘胎里带出来的。

这些年来,这玩意一直是站着绝对主导地位,它想出现就出现,想不见就不见。

就连它封印老怪物,都是在叶凌月遭遇生死危机时,自出现的。

叶凌月还真没法子控制生死符。

“你个没礼貌的丫头骗子,老夫是有名字的,谁让你一口一个老家伙,一口一个老怪物乱叫。老夫叫烛照,从今往后,要尊敬的叫我一声烛照爷爷。”

老怪物气得差点没吐血,怒气冲冲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