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奚喃思半晌没有动静,奶娘只当她睡过去了,就下了车辇。

奚喃思脑中,思绪万千,时而想起兰楚楚的恶毒嘴脸,时而为自己和星落的前途担忧,她年纪小小,可心底的秘密,比起任何人都要沉重。

这时,车辇的车窗“叩叩”被人敲了敲。

奚喃思不愿意动弹,闭着眼假寐。

“喃思,是我,小雨。”

听到了曾小雨的声音,奚喃思眼皮子一睁,挣扎着坐了起来。

车辇的帘子被掀开了,曾小雨和一个人钻进了车辇。

奚喃思先是看到了曾小雨,可随即就看到了和曾小雨一起的叶凌月。

叶凌月已经卸去了脸上的伪装,那张脱俗绝尘的丽颜一映入奚喃思的眼,奚喃思就下意识愣了愣。

好漂亮的姐姐。

奚喃思一瞬不瞬地盯着叶凌月,猛然想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叶凌月。

是玉手奶奶的朋友。

奚喃思在北境神宫时,曾和叶凌月有过一面之缘。

叶凌月的容貌太过出众,奚喃思年纪虽小,却记得一清二楚。

“喃思,你生病了?”

曾小雨一见奚喃思的脸色,讶然道。

奚喃思轻轻摇了摇头,身子有些软,索性就靠在了车辕上。

“她被人下了药。”

叶凌月伸手替奚喃思把了把脉,现她的体内有一部分的软骨散和恶寒草的药效。

她当即控制着鼎息,替奚喃思驱除那一部分的药效。

奚喃思只觉得体内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消失了,四肢又有了力气。

一恢复力气,奚喃思就挣脱了叶凌月的手,看向叶凌月的眼神很是不友善。

她记得叶凌月,自然也记得叶凌月曾经拒绝过玉手毒尊。

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治疗她的哑病,可这个女人拒绝了。

叶凌月哑然失笑,不愧是兰楚楚的女儿,还真是记仇。

不过,她对奚喃思也没有多大的好感。

眼前的奚喃思,虽然年纪比小雨还小,可是她的眼神太过犀利。

奚喃思的眼中,全然没有她这个年龄才有的天真浪漫,和她一比,曾小雨虽然也是饱经苦难,可曾小雨干净的像是一张白纸。

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孩子,留下来会是个祸害。

叶凌月几乎是第一时间里,就对奚喃思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可是,叶凌月并没有下手。

坏人自有坏人磨,哪怕奚喃思会是个恶人,叶凌月也不准备自己来动手,反之,若是利用得当,奚喃思会是一柄很合用的“匕。”

叶凌月不愿意用小怪物对付奚九夜夫妻俩,但并不意味着她不会利用奚喃思。

尤其是,她在奚喃思的眼底看出了一抹算计之色。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小丫头再怎么机灵,终归还只是个孩子,想要算计到她头上来,未免也太天真了些。

奚喃思也同样在打量着叶凌月,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特殊的意味来。

都是曾小雨,没有意识到两女之间的异常。

“喃思,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母妃呢?”

曾小雨不知奚喃思和兰楚楚的过节,她四下张望着,没看到旁人,这才大胆地问道。

她知奚喃思虽是哑巴,但是会看唇语,就倒过了一杯水递给了奚喃思。

奚喃思抿了口水,再用手指沾了水,在一旁的案桌上写下了几个字。

“她与我父皇吵架了,他们上山去了。”

奚九夜虽然留了下来,照看奚喃思,可他心情很差,一路上都没怎么和兰楚楚说话。

“喃思,你能不能帮我们个忙,我和月姐姐想要混入诸神山,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卑微,没法子单独混进去。”

曾小雨试着和奚喃思沟通。

奚喃思警惕了起来,她用雪亮的眼睛,盯着曾小雨,摇了摇头。

“被母妃现,我会被打死的。”

奚喃思恨透了兰楚楚,可她如今还很弱小,兰楚楚今日能给她喝毒药,明日就可以想法子弄死她。

秦妃刚生下小公主,她又不是父神亲生的,就算是她死了,父神最多也就难过几天,不会真的追究兰楚楚那毒妇的责任。

再说了,曾小雨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她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任凭曾小雨怎么求,奚喃思都是铁了心,不肯答应她的请求。

“小雨,你先下车把风,如果有人靠近,立刻告诉我,我想和你的这位小友好好‘聊一聊’。”

叶凌月见状,冲着曾小雨使了个眼色,后者很是乖巧,跳下了车,候在了车辇的一旁。

曾小雨一走,奚喃思就警觉了起来,她往角落里缩了缩,就如一头戒备的小母豹,只是她缺少了锋利的爪牙和身手,在叶凌月看来,她并无多大的震慑力。

“我不喜欢你,当然,我也看出来了,你也讨厌我。既然我们彼此都讨厌彼此,那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我要进诸神山,你帮我混进去,我也帮你一个忙。”

叶凌月开门见山地说道。

奚喃思和兰楚楚是一类人,这种人,只有足够的利益,才能左右。

果然,叶凌月这么一说,奚喃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兴色来。

她快写下了一句。

“你不骗我?”

“骗一个小女孩,对我没有半点好处。提出你的条件,丑话说在前头,我不会帮你杀人。”

叶凌月以一种绝对公平的口吻和奚喃思商量着。

这种对等的态度,在奚喃思看来很是受用。

“教我医术,我听说,你还是曾小雨的师父。”

奚喃思很羡慕曾小雨,她活泼健康,虽然没有爹娘,却有一个疼爱她的师父,就连自己的哥哥小怪物,都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疼爱。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带你离开兰楚楚。”

叶凌月很意外,奚喃思的条件,竟是传授她医术。

在叶凌月看来,奚喃思最大的愿望,应该是离开兰楚楚才对。

如果奚喃思生在寻常百姓家,她会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

奚喃思迟疑了下,终归还是摇了摇头,她放不下奚星落,除了自己之外,她还有弟弟,若是她走了,兰楚楚真不知会怎么对付奚星落。

~昏昏沉沉更完了。月票还有么,后面的追的紧,新年第一个月,想努力保第五,嗯,大芙还没拿过第五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