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怪物早前曾经见过远远见过夜凌日,尽管不知叶凌月和夜凌日具体是什么关系,但夜凌日身上,有种和叶凌月很是相似的气质,加之两人的容貌上也有几分酷似。

这种相似,让小怪物对夜凌日天然生出了一种亲近之感。

他本能的信任夜凌日,就如信任叶凌月一样。

小怪物也是机敏的很,有奚九夜在,他没法子说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只要一提起太虚神院,相信夜凌日必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太虚神院的人,此人是阿姐的朋友?

夜凌日听了,不由多看了小怪物几眼。

这一看,夜凌日不禁拧紧了眉心。

他的目光,在奚九夜和小怪物身上打了个转。

阿姐的这位朋友,怎么和奚九夜长得……夜凌日在心底嘀咕着。

“夜将军?”

小怪物又追问了一句。

“我进入阳泉神殿后,就与一同进入的几位分开了。他们的下落,我也不清楚。”

夜凌日出来之前,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

“你没有看到夜凌和墨离?这怎么可能,她们分明是和你一同进去的。”

奚九夜不信。

长生太子明明说过,夜凌日与他、夜凌、墨离等人一起走过了八难阶。

他们三人进入了内殿,而长生天子被拦在了内殿之外。

夜凌日分明是有意欺瞒。

阳泉神殿才多大,夜凌日怎么可能没遇到两人。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只身一人出来的。我离开几个月,第三军团还有一堆军务等着我,恕我先行一步。”

夜凌日说罢,越过了奚九夜转身就要走。

“夜凌日!”

奚九夜怒喝了一声,可夜凌日压根不理会奚九夜,抬脚就走。

小怪物见状,急忙追上了夜凌日。

奚九夜看着两人离开,一脸的怒意。

他身旁的神兵,也是面面相觑。

“神尊大人,那我们到底是等还是不等?”

“等,当然要等,我就不信,里面的人可以一辈子都不出来。”

奚九夜冷哼了一声,他相信,以墨离和叶凌月的聪明机智,绝不可能被困在阳泉神殿。

他倒是要看看,谁能耗得过谁。

尤其是叶凌月,她和自己耗子躲猫似的,躲了他数月,甚至躲进了方仙盟,他倒是要看看,这次叶凌月要怎么避开他。

奚九夜的怒吼声还在身后盘旋,夜凌日听见了,心底也是着急的很。

奚九夜死守在阳泉神殿外,阿姐要出来,就会正面碰上,若是让奚九夜认出了阿姐,又该如何是好。

“夜将军还请留步。”

身后,那个和奚九夜有五六风讯相似的年轻将军还是穷追不舍,夜凌日不耐地站着了脚步,冷冷瞪着小怪物。

“你有完没完,本将军看到你那张脸,就忍不住冒火。识相的,就滚远点。”

小怪物碰了一鼻子的灰,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说来也是好笑,他与奚九夜相处了数月,身为他生父的奚九夜一直没认出他,倒是身为外人的夜凌日一眼就看成了猫腻来,说来也是可笑至极。

“夜将军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我与你一样,都很关心凌月。我与奚九夜之间的关系,也绝非你想的那样。凌月是不是在神殿里面?她没受伤吧?”

小怪物满脸的赤诚。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夜凌日冷嗤了一声,话虽如此,夜凌日也注意到了,小怪物提起叶凌月时,言语里满是关切之意。

不仅如此,夜凌日还在小怪物的眼里看到了和帝莘类似的,对叶凌月的爱慕之意。

这小子,不会对阿姐也有意思吧?

夜凌日狐疑着。

“就凭我的命是凌月救的,只要能帮她,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对天誓。我只是想知道,她是否安全?”

小怪物斩钉截铁说道。

夜凌日打量着小怪物,这小子的眼神很是真挚,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告诉你也无妨,她暂时很安全。不过,若是她再不离开阳泉神殿,那就未必了。我看奚九夜的样子,只怕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阳泉神殿。你若是真的有心帮助她,就想想法子将奚九夜引开。”

夜凌日是没法子引走奚九夜了,只能寄希望于小怪物能做到。

“引走奚九夜?这只怕是有难度,这两个月,他可谓是寸步不离,都守着神殿外。就算他不在,只要里面一有人出来,就会立刻通知他。”

就连早一个月前,奚九夜的新神妃秦妃临盆,小怪物本以为,奚九夜势必会赶回北境去。

可奚九夜却破天荒的没有离开,只是命人送了信回去安抚秦妃。

秦妃此番生下来的是一个小公主,奚九夜迄今还未见过那孩子,可见奚九夜此番蹲守阳泉神殿的决心有多大。

亦或者说,奚九夜的心中,阳泉神殿里的人的重要性,远胜过他的亲骨肉。

一时之间,小怪物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见小怪物蹙眉不语,夜凌日也知此事必定有难度。

“做不到就算了,我再想法子。”

夜凌日琢磨着,是否要告知爹娘此事,但只怕云生父夫妇出面也没法子引得走奚九夜,唯一能让奚九夜听命的怕也就是有火炎神帝在内的四大神帝了。

但是如此一来,阿姐的身份必定会暴露。

就在夜凌日举棋不定时,小怪物忽说道。

“我想我有法子引走奚九夜,夜将军暂且放心回第三军团去,等我的好消息。”

小怪物说罢,就匆匆离开了。

夜凌日将信将疑,他实在不放心叶凌月,于是就决定前往诸神山找云笙夫妇商量此事。

只是夜凌日没想到,他前脚才刚赶到了诸神山,后脚,诸神山上有一人也接到了小怪物的一封信。

“从阳泉那边来的信?难道是九夜哥哥给我写的信?”

兰楚楚在诸神山呆了两个月,自从知道了自己和奚九夜的亲生骨肉还活着后,兰楚楚的心情一直不错。

尤其是早一个月,她刚听说秦妃生了个公主,这个好消息,让兰楚楚彻底放下了心头大石。

可当兰楚楚打开那封来自阳泉的信后,她的脸色刹那惨白一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