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碑步步紧逼,天碑上的威压让叶凌月有种窒息般的难受感。

明知不可能有回应,可叶凌月还是呢喃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召唤天符。

“你当真能助我一臂之力?”

叶凌月话音才落,那张召唤天符“嗖”的一声,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身后,天碑已经没顶而来。

“既是如此,就赌一赌。”

叶凌月再不迟疑,精神力毫无保留,涌入了召唤天符之中。

叶凌月的精神力,一碰触到天符,就如烈火烹油,召唤天符上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天符化为了一团灼热的火球。

那火球太过明亮,让叶凌月不禁用手遮住了眼。

烈火越燃越盛,因为天河异象,已经漆黑了多日的天,因为这一团火球的出现,变得异常明亮。

天空的星河,恍若阳春白雪,星河之中的星辰,一颗颗消失了。

东方,一片鱼白。

那团火球之中,有一个黑影,越来越清晰。

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犹如九天落雷,声音落到了叶凌月的耳中,她只觉得自己的骨膜都要炸开了,灵魂深处,一片颤栗不止。

那是什么怪物?

叶凌月勉力睁开了眼。

她看到了什么,一个可怕的生灵,自火球中出现。

活了两世,见过无数神兽和妖兽的叶凌月,竟是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这怪物。

它身形庞大,犹如连绵的山岳,它拥有独角兽那样的健壮四肢,拖着一条长长的犹如龙一般的鳞尾,上身是健壮的人躯,他的容貌称不上美或者丑,头如烈日般耀眼。

那怪物一出现,原本气势嚣张的天碑就身形一滞。

那怪物一把抓着了天碑,天碑在它的手中,它的手中,冒出了熊熊烈火。

天碑在它的手中,出了婴孩一般的啼哭声,那哭声,听得叶凌月头皮一阵阵麻。

慢慢地婴孩的哭声越来越小,天碑也迅缩小着,直至变成了正常的石碑大小。

烟青色的天碑上,嗖的一声,从天而降,犹如一柄宝剑,直插入地上。

眼看那天碑眨眼之间,就被召唤天符里出现的怪物降服,叶凌月也是震惊不已。

怪物稳稳落到了地上,它落地的一瞬,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震。

叶凌月被震得险些摔倒在地,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

怪物居高临下,魏然如山岳,它低头看了眼叶凌月,眼底满是傲慢之色。

在它面前,叶凌月犹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你就是召唤天符里那个神秘存在?”

叶凌月这会儿还有些难以置信,这怪物,似人似兽,真的是她召唤出来的?

那怪物出了让人头皮麻的笑声。

“无知的蝼蚁,我如你所愿,收服了封天令,你也该付出相应的代价了。”

代价?

叶凌月一个激灵,陡然清醒了过来。

“慢着,我只是使用了召唤天符,可没有让你收服那块天碑,何来代价一说。”

叶凌月已然现,自己中了这怪物的阴谋了。

从召唤天符落入她手之后,这半人半兽的怪物就一直试图控制她。

她几度摆脱,可在天碑的威胁下,还是不小心着了它的道。

“蝼蚁总是这般弱小无耻,每一个召唤我出来的人,在事成之后,都会翻脸不认人,纳命来!”

怪物一掌落下,想要将叶凌月纳入口中。

“畜生,休得无理。”

只听得一声暴喝,一道凛冽的白练凌空而且。

只听得“铿”的一声,犹如金石相击。

旋风般的身影如影而至。

剑气如潮水般,生生不息,轰然劈向了怪物。

怪物也是不甘示弱,它怒咆一声。

声音化为了漫天的黑光,和剑气撞击在一起。

黑光和剑气此消彼长,地面顿时被两股力量撕成了两半,生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沟壑来。

帝莘拦腰抱起了叶凌月,眼底生寒,身形恍若脱鞘的宝剑。

两股力撞击在一起,终究是那怪物的黑色力量更胜一筹。

帝莘护着叶凌月,被逼退了十余步,勉强稳住了脚步。

叶凌月只听得耳边一阵细微的闷哼声,就知帝莘受了伤。

她心头一紧,入眼之处,看到了帝莘雕琢般的侧脸。

帝莘极快地递给了叶凌月一个安慰的眼神,转瞬看向了那怪物。

帝莘与那怪物身形上相差巨大,两者的实力也是相差巨大。

四目相接之时,帝莘身上,妖力和神力交织在一起。

帝莘的丹田,熊熊燃烧了起来。

那一颗蛰伏在他体内的末日妖阳,怒腾腾地燃烧了起来。

他犹如一团烈日,耀眼的让人不忍直视。

尽管实力相差悬殊,可这一刻的帝莘,与那怪物犹如天与地对峙,气势上丝毫不逊色于那怪物。

帝莘见叶凌月一直没进来,很是担心,他等到几人找到了那个万象古阵之后,告诉了几人修复之法,就立刻调转回来,寻找叶凌月。

半路上,他忽觉得眼皮子一阵疾跳,救治叶凌月必定是出了事。

果不其然,就见了那怪物准备击杀叶凌月的一幕。

“又来了一只蝼蚁,你的身上……”

那怪物见了帝莘,眼眯起了几分。

看清了帝莘身上的末日妖阳,怪物的眼底有了困惑之色闪过。

但那困惑之色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

“要杀她,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帝莘眼神冰冷,直视着那怪物。

“你可知,你身后的那女人是四千年难得一遇的太阴凰脉,他人之蜜糖,你之砒霜,总有一日,她会害了你。”

怪物没有立刻再下杀手,而是缓缓吐出了一个让叶凌月和帝莘都为之一惊的事实。

叶凌月怔了怔。

这怪物说道是什么意思,她对帝莘而言是砒霜?

她会害死帝莘?

叶凌月顿觉手脚冰冷,在青洲大6时,就有人说过她克帝莘,帝莘也曾被她害死过一次,难道说,她和帝莘的命格真的是相克的?

叶凌月的手,被一双温厚的大手紧紧握在了掌心里。

她失神的抬起头来,看到了帝莘那双琥珀色的眸。

男人的眸里,倒映出了她的脸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