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倾落时,漫天的星辰毫无规律地倾泻而下。

那一刻,叶凌月刚离开黄金观测点不久,正从天区穿行而过。

她自是不知道,在自己离开后没多久,夜凌日和墨离生了激烈的冲突

夜凌日险些以同归于尽的法子,重创了墨离。

当时的叶凌月,满脑子都是尽快找到小吱哟母子俩,尽管一日一夜不见帝莘,可叶凌月对帝莘依旧有绝对的自信。

她更担心的是小吱哟母子俩。

一路上,她的眼皮前所未有激烈的跳动着,急前行的她,耳边只有呼啸的疾风。

穿过天区之后,就是地下区域的入口。

可就在叶凌月距离地下区域只有不到一里开外的距离时,身后一阵轰鸣声。

那种感觉,就如有一群未知的飞行兽从她头顶呼啸而过。

叶凌月刚一抬头,就见了天空有一条玉带般的星河。

那星河,和九天之前,刚出现时的星河很是相似。

只是原本静谧幽美的星河,在这一刻却生了变故。

星河在不断地扩张,以惊人的度吞没了整个天空。

漫天的星辰,星光大振,那些星光化为了火光,犹如一口烧开的沸水,在星辰燃烧的一刹那,星河化为了陨石。

不等叶凌月从眼前的这惊人的一幕中反应过来,一个黑影没顶而来,伴随着灼烂皮肤的温度,叶凌月身形骤然一顿。

“主人,有危险。”

掌心内,护主心切的乾鼎惊呼了一声。

本能的,叶凌月体内的天地之力疯狂地叫嚣着,在其周身形成了一道护壁。

在护壁形成的一瞬。

轰!

惊人的热浪将她掀翻在地,大量的灰烬和石屑撞在了她的护壁之上。

用天地之力形成的护壁,被撞地变了形,迅溃散开。

紧接着,又是轰轰数声,叶凌月所在的四面八方,大小不同的天火陨石如乱箭般砸落。

天区作为观察位置仅次于黄金观测点的区域,也是星河倾落最严重的区域。

这里的星河陨石,比起其他任何一个区域都要多的多。

这些星辰在脱离星河的一瞬,就燃起了滚滚天火,这些天火,犹如暴雨般倾盆落下。

不等叶凌月喘过一口气,近百颗星河陨石在她周身砸开了花。

护体的罡气早已被震碎,乾鼎盘旋而出,将叶凌月紧紧护住。

几乎是连滚带爬,叶凌月隐匿在乾鼎之内,听到耳边噼啪作响,亏了乾鼎坚固,叶凌月才没有被炸成肉泥。

在滚行过天区的近半个时辰里,叶凌月不时听到了惨叫声。

那些声音,有神族也有荒族。

仅仅是用罡气护体,没有人能抗得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星河倾落。

地下区域的入口处,原本正在对峙的无心太子和荒族两脉也在星河倾落时,乱成了一片。

无数的陨石砸落,这一幕,无论是小囚天和小吱哟都始料未及。

“天灾!是天灾!”

“保护,快保护本宫离开这里!”

神族的护卫们陷入了混乱之中,无心太子如无头苍蝇在神族战士的护送下,想要杀出重围。

陨石太多,威力太过惊人,近半数的神族战士在盏茶不到的时间里,被悉数砸死、烧死。

余下的战士们很快现,他们想要退出阳泉古道几乎是不可能的。

几条主要的通往外界的道路,都被陨石堵塞了,一路上没有遮蔽物,他们的护体神力根本无法阻拦如洪水猛兽一般的陨石雨。

“快,立刻进入地下区域。”

两大荒族族长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灾难,就在他们毫无头绪之时,忽听到了一声厉喝。

场面太过混乱,那一声厉喝很快就被淹没了。

最快反应过来的并非是两大族长和无心太子,而是被烛瀚护在怀里的小吱哟。

“老大!”

小吱哟不顾父亲的阻拦,小小的身影麻利地避开了陨石,朝着火光不断的丛林跑去。

万千的人声,也妨碍不了小吱哟辨别出那是自家老大是声音。

“小吱哟,快回来!”

烛瀚心急如焚。

前方,一个烧得黑漆漆的炉鼎滚了过来,出了一阵闷响。

只见炉鼎里面,爬出了个灰土头脸的人来。

她刚一出现,一道白影就钻入了她的怀里。

从炉鼎里爬出来的,自然就是叶凌月。

她在乾鼎的掩护下,一路摸爬滚打,虽说狼狈,但也毫无伤地“滚”到了地下区域的入口处。

怀里,一团毛茸茸,叶凌月定睛一看,就对上了小吱哟蓝盈盈的大眼睛。

一人一兽都是热泪盈眶,尤其是叶凌月,在和小吱哟分别了那么久之后,第一次实打实地再抱到小家伙,叶凌月狠狠地亲了一口小吱哟。

“老大,小心!”

小吱哟也是热泪盈眶,正准备还给老大一个热烈的大拥抱,哪知就见老大头顶上,一颗陨星砸落。

叶凌月头皮一麻,连躲入鸿蒙天的时间都要错过了。

身后,一声不满的闷哼声,一双铁臂从背后钻了出来,将叶凌月拦腰抱了起来,却见风影一掣,叶凌月就落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

一道白练破空而出,那一颗巨大的陨石被轰了个稀巴烂。

叶凌月懵了懵,抬头一看,就见了男人线条优美的下巴,以及一双带着怒意的眸子。

男人的眼底,犹如凝聚了寒冰般,薄唇抿紧,满脸的恼怒,显然是因为叶凌月方才愚蠢的行为感到愤怒。

这笨女人,本以为经历了那么多,她该机灵一些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这么莽撞,若是他迟到了一步,她那个漂亮的脑袋瓜子岂不是要砸了个稀巴烂。

“帝莘,你回来了。”

看到帝莘的一瞬,叶凌月禁不住惊呼了出来,星眸闪动,皓腕如藤蔓一般,紧紧搂住了男人修长的脖颈。

女子温暖滑腻的皮肤滑过脖颈的一瞬,帝莘禁不住一愣,肚子堆积的怒火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自家小女人还是第一次这般主动,凝视着她晶莹剔透的眸子和失而复得的眼神,帝莘的眼神刹那转柔,心底叹了一声,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