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陨石的落下,四周的草木刹那间化为了灰烬。

火光照得方圆三里开外的景物都一清二楚,夜凌日放眼看过去,眉头狠狠一拧。

他看到了前方地面上,匍匐着一人。

那人身旁有一块小型的陨石,左半腿被陨石押着,那人的身形和纪伯康如出一辙,他的身旁,还有一名女武者。

只可惜,那女武者已经被陨石给压死了。

看样子,分明是纪伯康为了救人,被陨石砸伤了。

夜凌日没有半分迟疑,他不顾自己的实力还未彻底恢复,眉心那道刚凝聚的雷神印一闪,拳上凝聚起一股浑厚的雷神之力。

身形和拳风化为一体,犹如一道蓝紫色的电闪。

只听得轰的一声暴击,那颗足有上千重的陨石崩分离兮,化为了碎屑。

夜凌日大口喘着气,难以置信地自己的拳头。

因为施力,他拳上的皮肤再次裂开。

只是和早前的鲜血淋淋不同,这一次,夜凌日的拳上除了雷神之力外,还流淌着一层炫目的金色。

那金色的神力犹如最上好的伤药,迅修复者夜凌日的受损的皮肤。

夜凌日的目光,微微一窒,调整了气息。

这股神秘的力量……正是早前帝莘提到的那股力量。

它的神奇作用,夜凌日也察觉到了。

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夜凌日暗地一思索,似乎是从阳泉神殿时才拥有的。

他早前体内,只有雷之力。

可自从在阳泉神殿,走过了八难阶后,他的体内就滋生出了这股神秘的鎏金色的力量。

这股力量,和雷神之力不同,它和浩瀚博大,暴躁的雷神之力,在它的控制下,变得很是温驯。

这股力量,让夜凌日有种莫名的心情平和之感。

同时,它也让夜凌日感到很熟悉。

“对了,这股力量和他身上的气息很像。”

夜凌日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正是他在八难阶的幻景里看到的宗少卿。

那个浑身沐浴着圣洁之光的男人,他身上也同样散着这种力量。

难道说那个幻境里的一切,并非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

他的这股力量的突然滋生,又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有机会应该问问娘亲,那宗少卿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在此之前,必须先返回四千年后。

夜凌日收回了思绪。

那块陨石被他击溃后,他急忙将纪伯康救醒了。

纪伯康早前在星台上,也领悟了一门奥义。

他因为记挂着镜盟的其他散修,就先返回了镜湖。

哪知他在半途中,却遇到了星河倾落,他赶到镜湖时,大量的散修已经受伤,他边转移着那些伤者,边想法返回星台,想要去支援夜凌日。

一番施救后,纪伯康醒了过来,看到夜凌日还活着,纪伯康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小子福大命大。这场该死的天灾,我们快些离开这里。”

纪伯康看到四周一地的尸体,心酸不已。

“纪大哥,你听着,我不能离开。早前我们现的那条密道是时候挥作用了。你立刻带着剩下的散修,离开这里,千万不要再回来。离开这里后,你也不要对外宣布你来过阳泉古道的事,你带着你获得的兵法奥义,前去神界军团,加入第三军团。”

夜凌日郑重其事地叮嘱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得了兵法奥义?”

纪伯康吃了一惊。

天河异象之中,不少人都获得了非比寻常的奥义。

纪伯康也是如此。

纪伯康的实力没有得到显著的提升,但是他却获得了一门兵法。

这兵法,不知来自何种传承,很是玄妙,纪伯康本打算他和夜凌日一起离开阳泉古道后,再将此事告诉夜凌日。

“纪大哥,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快点离开,这里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夜凌日回头看了眼还在不断加剧的星河倾落。

漫天的陨石如骤雨般砸落,若是此时再不走,待到四大神帝的人杀到,整个阳泉古道只怕没有人能幸存。

夜凌日不知道历史能不能改变,但是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场星河倾落之后,必定生了什么。

四大神帝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绞杀荒族。

“凌日,好兄弟,你随我一起走吧。若非是你,我也没法子得到这部兵法,我们一起加入军营。以你的才干,一定能在军营建立一番丰功伟绩。”

纪伯康抓着夜凌日的胳膊,满脸的热甄。

夜凌日身上有太多的谜团。

他不仅劝说纪伯康争夺黄金观测点的位置,也暗中让纪伯康打造了一条密道。

那条密道潜伏在地下,只有他和夜凌日才知道,他本以为,夜凌日会随他一起离开。

“我与你不是一路人,我的家人和朋友,还在四千年后等我。”

夜凌日推了纪伯康一把。

身后,是更加强烈的轰炸声,不时有陨石从天空砸落,将整个阳泉古道炸得千疮百孔。

“凌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纪伯康蹒跚了几步,才站稳了脚步。

“离开,避开四大神帝的人。”

夜凌日挥了挥手,眼神前所未有的坚毅。

有几名镜盟的散修从一旁冲了出来,拽着纪伯康离开。

“好兄弟,你的情谊,我记下了。”

纪伯康长叹了一声,渐渐远行。

望着纪伯康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夜凌日喃喃道。

“纪帅,望你珍重。”

这一场天星河倾落,对于无数人而言,都是灭顶之灾,可它同时也成就了少数的人。

纪伯康,神界第三军团的第十一任元帅,自那以后,加入军团,靠着天河异象得到的那套兵法,成为一代军事奇才。

他只怕有生之年都不会想到,自己在镜湖旁邂逅的一名年轻人,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夜凌日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再看了看天际。

他提起了一口神力,现自己的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

“送走了纪伯康,我也算是了解了一桩心愿,无论是生是死,我也得去找阿姐和帝莘。”

夜凌日看了眼倾落的星河,再不迟疑,朝着地下区域的方向赶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