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到了地下区域的入口处,就见荒植一脉的人和神族的一干人等相互对持着。

“囚星,你这个叛徒,竟还有脸勾结无心太子。”

囚天带着一干荒植一脉的战士怒斥着囚星。

老囚天一脸的痛惜,望着囚星等人。

她已经从囚天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囚星和小囚天都是她的孙辈,手心手背都是肉,在感情上,她不愿意偏袒任何一方。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这让老囚天很为难。

“外婆,你不要相信她的话,我根本没有背叛荒族一脉,分明是小囚天被那几名来历不明的散修控制,意图谋害荒族。她们的阴谋被我识破,才会想杀人灭口。不信,你可以问问无心太子。”

囚星倒也不慌不忙,倒打一耙。

“不错,老族长,我和我的手下亲眼目睹,小囚天少族长动手,杀了几名荒植一脉的战士,她还想加害两位老族长。我可以替囚星作证,少族长才是叛徒。”

无心太子瞥了眼小囚天。

小囚天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你们含血喷人,奶奶,你要相信我。”

“外婆,你千万不能被小囚天给骗了。”

囚星和小囚天的话,听得老囚天一个头两个大。

“都被吵了,无心太子,此乃我囚天一族的族内事,就算是要评断,老生自会判断,无需太子插手。天河异象即将结束,太子若是没有其他事,还请带着你的人马离开阳泉古道。”

老囚天没好气道。

自从神族进入阳泉古道后,阳泉一带就事端不断。

夜凌等人还说,神族近日就会围剿荒族,虽说眼下半点征兆都没有,可老囚天对无心太子等人,已经是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将神族立刻驱逐出去,永绝后患。

无心太子一听,面色很是不善。

他身为神帝之子,何曾被人这般驱赶过,更何况,无心太子惦记着曾妙妙诞下的那个新生儿,自然更不愿意离开。

他已经命人打听过,早前有人见曾妙妙抱着一头小兽进入了地下区域,想来那孩子眼下就在地下区域之中。

无心太子盘算着,怎么想法子进入地下区域。

他干笑了两声。

“老族长,你未免管得太多了,要知道阳泉古道乃是你和烛峰族长一起共治。本宫要不要离开,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老囚天说得没错,荒族的事务无需其他人过问,还请无心太子带着神族的一干人等,离开。”

烛峰老族长和烛瀚也走了出来。

无心太子被两大族长联名驱赶,心头怒火大盛,正欲火,却一眼瞥见了烛瀚怀里的小兽。

小兽皮毛上还染着血,体型娇小,一看就是刚出生没多久。

小吱哟刚夺舍,也累了,趴在烛瀚怀里一动不动,瞅到无心太子时,连正眼都懒得给对方一个,撅着个屁股,用后背对着无心太子等人。

荒兽一族,幼年时是兽形,成年之后,就会化为人形,这小兽,必定就是烛瀚和曾妙妙的骨肉。

而且看那样子,必定是头母兽。

烛峰和烛瀚父子俩如今都是心急如焚,只想快点找到夜凌和帝莘。

可偏偏无心太子是个不长眼的。

无心太子仿佛没有听到烛峰老族长的话一般,往前一跨,还一扫早前的嚣张跋扈样,满脸关切道。

“听闻少族长夫人刚临盆,这位应该就是少族长的女儿吧,还真是长得惹人喜爱的紧。”

烛峰老族长一听,正欲解释,哪知一旁的烛瀚却是递给了对方一个眼神。

烛瀚轻咳了一声。

“太子谬赞了。”

“本宫一见这孩子,就喜欢的很,本宫有一个不情之请。本宫想要与令嫒结亲,不知烛瀚少族长意下如何?”

无心太子急忙说道。

烛瀚和烛峰老族长的脸皮抖了抖。

原本正眯着眼休息的小吱哟一听,腾地一声支起了身子,一身的毛,就如绒球似的,一下子炸开了。

一连串的脏话,差点没破口而出。

幸好烛瀚少族长反应快,一把捂住了小吱哟的嘴。

噗——

那一边,小囚天第一个极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太好笑了,无心太子,我看你应该改名叫做无脑太子才对。你居然说要和小吱哟结亲,笑死我了。”

囚天笑得差点掉眼泪。

“放肆!你胆敢嘲笑太子殿下!”

囚星一听,当即呵斥小囚天。

“小囚天,不得无礼。”

老囚天忙制止小囚天。

“无心太子,你真要娶‘它’?”

烛瀚的脸止不住地抽动着。

无心太子对荒族的藐视一早就已经暴露出来了。

他一改常态,自降身份要与荒兽一脉结亲,一听就不对头。

“自然是真的,本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无心太子拍胸脯保证。

“不要脸的东西,亏你还自称神族太子。烛瀚少族长,你可千万别信他的话,与荒兽一脉结亲,全都是无心太子和囚星的阴谋。囚星得知尊夫人拥有玄阴之血,早前曾建议无心太子强抢尊夫人。无心太子畏惧神界舆论,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想要与求娶‘令嫒’。”

小囚天冷嗤道。

无心太子和囚星也是一脸的尴尬。

烛瀚一听,脸色剧变,他冷眼怒视着无心太子和囚星。

“无心太子,少族长说的话可是真的?”

无心太子和囚星眼看阴谋被戳穿,也很是尴尬。

囚星振了振嗓,满脸的献媚。

“烛瀚,你别给脸不要脸。太子能看得上你的女儿,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只要你肯答应两人的亲事,从今以后,荒族就可以离开阳泉古道。横竖不过一个赔钱货,你大可以再生几个。当初娶曾妙妙为妻,不也就是贪图她是玄阴之女,修炼起来方便嘛。”

囚星大言不惭地说道。

“囚星,你找死!”

囚星不说还好,他一提起曾妙妙,恰是踩到了烛瀚的疼处。

他怒咆一声,身形骤然出现在囚星面前。

只听得一阵更加惊人的怒吼声,在烛瀚出手之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比烛瀚更快一步,到了囚星面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