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练剑成魔,千万余年,纵横三天九地,方领悟出此剑。奈何天寿将尽,吾难以返回故土,弥留之际,将此剑笈藏于天地造化之中,待寻有缘人。”

云纹上的这些字,解除了帝莘的困惑的同时,也不由他精神一振。

星云之所以吞噬帝莘,恐怕是受了这位魔帝的神念驱动,多年来一直在找寻传人,它很可能是感受到了帝莘身上的剑气,才会做出破格之举。

帝莘,已经被默认为是这位叫做血剑魔帝的人的传承人了。

帝莘的猜测,也是八九不离十,但他绝不会想到,其实这一朵星云,并非是第一次吞噬人。

早前那些被它认为具有资格继承血剑魔帝的剑招的人,也有双手之数,但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没能领悟剑海潮生。

他们被困死在了星云里,最终尸骨无存。

虽然不知对方是什么身份来历,可他的天地人三剑,听上去口气不小。

帝莘自认掌握了帝御九天,可还不敢号称开天辟地,也不知这剑海潮生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武学,只怕比帝王级的还要高明一些。

只是神界之中,帝王级的武学之上,难道还有更高明的武学?

为何他从未听说过,那魔帝所说的三天九地又是怎么一回事,竟要用千万年才能踏破。

到了最后,他竟无法返回故土,客死异乡。

这些疑惑,盘踞在帝莘的心底,只是已无人可回答。

不过帝莘也不是钻牛角尖之人,他也知,世间万物,总有一些事是无法解释的。

就如他妖祖重生,化为凤莘和巫重,他拥有帝御九天的帝王武学,可实则上,这武学自有记忆以来,就深植在他的脑中。

帝莘迄今不知,帝御九天是什么人传授给他的,生在自己身上的疑团犹不能解,更何况是生在他人身上的。

更不用说,他们四人服用了乾坤丹,为何就偏偏回到了四千年前。

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亦或者是有人幕后操控,帝莘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犹如一团乱糟糟的线团,解不开摸不透。

既是无法解决,帝莘不会多费气力。

他索性收回了思绪,仔细研究起那些云纹来。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学会剑笈,突破人剑,就可以破除万般禁制,那眼前的这朵星云就困不住他了。

帝莘全神贯注,凝视着那些血脉一般的云纹。

云纹,扭曲着,不停地汇聚着一个个文字,那些文字,拼凑在一起,就形成了一篇五百余字的剑诀。

帝莘逐字逐句,念着那剑笈。

待到他逐字逐句推敲之后,眼眸骤然一亮。

“好高明的剑法,无形之剑,胜过有形。”

帝莘终于明白,为何这位魔帝一直没法子找到传人。

这剑海潮生,听上去只有三招,天地人三剑。

可实则上,每一剑都蕴含着八百六十四种剑招变化。

常人别说是演练,就算是记都很困难。

很多人,剑才到了一半,神力就已经消耗一空。

不过,帝莘体质特殊,又身怀神力和妖力,在耗力之时,肉身能吸收天地灵力。

他,有信心能演练完一招人剑,帝莘右手一振,剑气凝聚成一把剑,演练了起来。

他很快就进入了忘我之境,就连星云之外的叶凌月,也暂时被他忘在了脑后。

星云之内,帝莘身影如梭,星云之外,叶凌月和夜凌日还在半空中寻找着。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天河异象真的妖彻底消失了,此时已经临近日出前后,叶凌月眼里的希望之光,越来越暗。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天就快亮了。

最后的几朵星云也要消失了,帝莘……你究竟在哪里……若是半个时辰之后,

而就在叶凌月失魂落魄,寻找着爱郎之时,小吱哟也深陷阳泉神殿之中。

距离小吱哟跟踪曾妙妙,进入阳泉废墟已经是一天半夜了。

小吱哟看着曾妙妙修复着那个阵法,心乱如麻。

它看了看被放在地上的小兽,小家伙刚出生没多久,双眼还是紧闭着,它睡得正甜,浑然不知,小吱哟内心正在进行天人之战。

“我该夺舍了它的肉身,想法子制止娘亲。”

“它就是我,我就是它,我用自己的肉身,天经地义。”

小吱哟纠结了半天。

“若是老大在,绝不会这么迟疑,当断不断,算什么男子汉!”

小吱哟不由看向了阳泉废墟之外,地下区域,依旧一切如故。

但是小吱哟知道,此时已经是天河异象的第九天了。

再过一天,最多一天,四大神帝就会围剿荒族。

虽然爷爷和老囚天送走了一批荒族族民,可大部分的青壮年,都还留在阳泉古道里。

就在小吱哟咬了咬牙,准备夺舍之时,曾妙妙突然停住了动作。

“不好,那阵法已经修复好了!”

小吱哟这才留意到,就在它犹豫不决时,曾妙妙已经修复了好了那个阵法。

原本阵文模糊的传送阵,在修复之后,变得文理分明,上面的阵文也崭新一片。

曾妙妙下一刻,划破了手指,几滴鲜血滴落。

当曾妙妙的血落下时,原本毫无光泽的阵法,陡然大亮了起来。

整个阵法,出了嘎嘎吱吱的响声,就像是一个沉重的石磨,多年未动,终于被推动了。

小吱哟大吃一惊,曾妙妙将地上的孩子抱了起来,她没有如小吱哟预料的那样,立刻进入阵法之中,而是跪在了阵法旁边。

随着阵光的闪耀,阵法之中,竟出现了几个人影。

小吱哟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阳泉废墟里竟然还有人。

这些人,就是暗中操控娘亲的人?

难道那人会是阳泉殿主?

随着阵法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小吱哟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阵法中的人影,虽然还不能看清脸,但是那身形高矮,必定是女人无疑,绝不会是阳泉殿主。

“恭迎太阴圣女阁下,圣女金安,太阴族千秋万代,永世不坠。”

曾妙妙见了女子,额头触地,极其恭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