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墨离的神魂出窍之时,他同时也释放出了几张封魔箓。

封魔箓里,封印了早前墨离在地下区域捕捉到了的几头荒兽魂魄。

荒兽魂魄怒吼着,暴戾的气息喷薄而出,强壮的身躯,犹如几座山岳横挡在了叶凌月的元神前头。

嗤——

一头玉骢豹的口中,喷出了一道可怕的声波。

强悍的声波犹如利刃般,斩开了空气,狠狠劈向了叶凌月的元神。

“卑鄙。”

叶凌月的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来。

不待叶凌月反应过来,只听得一道惊芒掠出。

轰的一声,那几头荒兽魂魄被撕成了碎片。

周遭,几朵星云也祸殃池鱼,全都被绞成了碎片。

那一道惊芒,乃是帝莘释放出来的剑气。

叶凌月的身前,已经挡了个人。

男人眸眼微微眯起,淡樱的薄唇里吐出了一句冰寒刺骨的话来。

“我的人,你也敢动。”

“你们这是要二对一,有本事,就一对一的来。”

墨离脸色阴沉,他求助式的,看了眼下方星台之上的无心太子等人。

哪知这一看,才现无心太子已经和小囚天、夜凌日等人动起了手来,一时半会儿,也无人接应。

“一对一,如你所愿。”

身后,叶凌月冷嗤了一声,眼底眸光一晃而过。

墨离忽觉得头皮一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目光一转,落到了自己所在的那个星台上。

只见星台上,赫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正是夜凌!

暗夜之中,那“夜凌”抬起了头来,冲着半空中的墨离,诡异的笑了笑。

“她”红润润的唇,动了动。

“墨离,你可还记得被你和冰原女帝害死的渊神尊?”

墨离神魂一震,再狐疑地看了眼叶凌月的元神。

渊神尊?

夜凌他到底是谁,他知道渊神尊,又拥有双生元神。

方才夜凌元神出窍的只是一个元神,余下的另外一个元神还好好的在肉身里。

“你敢!”

仿佛意识到了夜凌下一刻会做什么,墨离怒吼道。

他的话音才落,星台上的“夜凌”毫不迟疑,手起掌落,一张炎爆箓落在了墨离的肉身。

处在入定状态的墨离,肉身也处于防御最薄弱的时候,根本没有招架之力,身上的炎爆箓瞬间炸开。

一团火球腾起,墨离的那具肉身被生生炸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渣滓,鲜血染红了星台,血液如溪流蜿蜒流下,空气中弥漫着刺激的血腥味。

帝莘耸了耸肩,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自家洗妇儿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夜凌!我誓要杀你!”

墨离愤怒的嘶吼着,他的肉身,被夜凌给毁了!

他墨离贵为四大神帝继承人之一,上天入地,从未被人这般算计过。

他肉身被毁,再难恢复。

墨离如杀红了眼的困兽,扑向了叶凌月。

“洗妇儿,你领悟云纹,他交给我。”

帝莘轻飘飘一句,墨离虽然肉身被毁,但他终归是四大神帝继承人之一,自身的实力毋庸置疑。

帝莘要保证,叶凌月能够顺利领悟云纹上的天符奥义。

只是这样一来,帝莘自己可能就会丧失最宝贵的领悟云纹的机会。

叶凌月迟疑了下,终归是不放心帝莘。

即便只是元神,男人的背影依旧高大。

只要他在,星月都要黯然逊色,他宽阔的肩膀,能给她筑起最安全的一道墙壁,顶天立地。

“小吱哟母子俩,还等着你去救。”

帝莘的话,戳中了叶凌月的软肋,她深吸了口气,强迫着自己收回了视线。

叶凌月再度凝起了精神力,只见她一挥手,早前感受到了天符之力的那朵星云,被她收入了囊中。

“把它还回来!”

墨离肉身被毁,怒到了极致。

他那一身的神力释放出来,汹汹如黑色的焰火,整个人处在黑火之中,那俊逸的面庞变得狰狞无比。

帝莘凌空傲立,眼底多了几分慎重之色。

这就是墨离的真正实力,早前墨离在于囚星交手时,展示出来的不过是五步虚空境的实力,如今看来,墨离至少也是七八步虚空境的存在。

帝莘手中,神力凝聚成了擎天之剑,只听得轰的一声。

剑气倾泄而下,犹如九天剑瀑。

剑光搅得整个天空,星云翻滚,一道数十丈的沟壑,泾渭分明,骤然而生。

“人剑合一,此人的剑术,在神界绝对排得上前三。”

帝莘和墨离交手,风起云动。

星台之上,原本正在缠斗的无心太子等人,不禁抬头望去。

看到了帝莘的九天瀑布般的剑气,撕开了半个天空,无心太子也不禁心惊胆战。

这一剑,比起早前两人交手时的那一剑要更加霸道,那叫做帝莘的男子,已经领悟到剑道的极致了。

他若是遇上了这一剑,也是束手无策。

墨离的眼底,黑光山洞。

他的口中,出了古怪的吟唱声。

一个黑色的阵法,盘旋着出现在他的脚下。

一条黑色的罡龙,破阵而出。

那罡龙,铁骨铮铮,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血肉,那双灯笼大小的眼,在暗夜苍穹之上,犹如两个红色的灯笼,闪耀着蜇人的光。

“渊之罡龙。”

帝莘眸光微动,眼前这条腾空而出,挡在了墨离身前的恶龙,正是他在九重神渊里遇到过的那头罡之渊龙的骸骨所成。

只是这畜生,比起早前,更强了,也不知墨离用了什么法子,替其重铸了这一副可怕的身躯。

天空,多了一条庞然大物。

渊之罡龙前肢挥出,爪风化为了罡雷,隆隆作响,只听得铿的一声,天与地在那一刻,仿佛都为之颤栗。

渊之罡龙的两只利爪,挡住了那一道如虹如瀑的剑气。

它身上的黑色骸骨上,闪动着一道道的华美纹路,那纹路让帝莘觉得很是眼熟。

脑中,有一抹记忆隐隐浮现,变得越来越清晰。

类似的纹路,当帝莘还是巫重时,就曾经在巫重的身上看到过。

每到凤莘“寒症”作,化身为巫重时,他的身躯上就会浮现出类似的纹路,那些纹路越清晰,巫重的战力也就越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