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被脐带缠绕住了脖子,小兽的气息很是微弱。

叶凌月用白色鼎息替其检查了一番,好在身子没有什么大碍。

趁着小兽还没有神识之前,让小吱哟立刻进入小兽的体内。

自己夺舍自己的肉身,应该不算是谋杀吧?

叶凌月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眼曾妙妙,她闭着眼,不知是不是太累了。

“它……是……”

曾妙妙轻声问道。

“是头健康的小公兽,看上去有点丑,不过等它长开了之后,会是个很漂亮的小家伙。”

许是亲手接生的缘故,叶凌月一脸的骄傲,仿佛怀里的是自己的孩子。

“公兽……”

曾妙妙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颤抖。

只是这时,叶凌月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里,没有听出来。

“妙妙夫人,你替它取个名字吧,不如就叫做小吱哟好了。”

叶凌月的手指凑在了小兽的嘴边,小家伙意识模糊地咬住了叶凌月的指头。

身后,曾妙妙睁开了眼,在睁开眼的一瞬,她的眼眸微微有些变化。

她倏然起身,以惊人的度,祭出了一张符箓。

叶凌月只觉得神识模糊,身子直直倒了下去,无法动弹。

在闭眼的一瞬,叶凌月看见了曾妙妙抢过了那个孩子。

意识陷入了黑暗中,叶凌月倒在了床榻上。

“娘亲!你这是做什么?”

小吱哟正在考虑,怎样在不惊动娘亲的前提下,夺舍新生小公兽的肉身,哪知,曾妙妙突然翻脸不认人。

叶凌月的身上,贴着一张符箓。

那竟是一张天符!

眠之符,这种天符一沾上身,人就会陷入睡眠之中。

不过这种符箓,只会让对方丧失战斗能力,不会伤害到人的身体。

叶凌月和小吱哟都没有预料到,曾妙妙竟是一名符师。

而且看那冬眠符的成色,她只怕最差,也是一名天符师。

小吱哟的声音,曾妙妙自然是听不到的。

在叶凌月陷入“冬眠”之后,曾妙妙恢复了人形,她将叶凌月搀扶着靠在了床榻上。

“抱歉,我必须带走这个孩子。”

曾妙妙朝着叶凌月鞠了一躬,她将刚出生的小兽,抱在了怀里。

小兽意识不清,出了一声微弱的唤声。

吱哟——

“叫你小吱哟还真是贴切。可惜了……翰哥没能亲眼看到你。可怜的孩子。”

曾妙妙用衣服裹住了小兽,她从自己的床下,取出了一个包裹,往外走去。

看她的模样,分明是早就准备好了,想要离开荒兽一族。

“娘,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小吱哟又惊又诧,它怎么也想不到,那么爱爹爹的曾妙妙会在临盆后,选择离开阳泉古道,而且还带走了孩子。

怎么会这样?

四千年前,不是爷爷亲自将它交给了鸿蒙方仙的师父的嘛,可为何,这时候娘亲会带走自己?

是历史改变了,还是四千年前又生了什么事?

曾妙妙走得极快,眼看她的身影就要消失了。

小吱哟迟疑着,看了眼床榻上的叶凌月的,再看看已然走远的曾妙妙。

主人,抱歉,我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娘亲。

小吱哟的魂魄,化为了一道流光,追了出去。

床榻上,叶凌月依旧昏迷着,那张眠之符贴在了她的脑后。

这时,叶凌月的右掌之上,鼎印微微动了动,一股黑色的鼎息钻了出来。

那鼎息游到了叶凌月的脖颈上,鼎息遇上了眠之符。

符箓上,化为了齑粉。

“嘶——”

叶凌月动弹了下,她睁开了眼,就听到了鼎灵的声音。

“主人!大事不好了,小吱哟的娘带着小吱哟私奔了!”

叶凌月运起了气来,将体内的眠之符的影响彻底消除,手脚才恢复了自如。

“你说曾妙妙带走了小孩?”

曾妙妙为何要对她出手?

“小吱哟又哪去了?”

房屋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小吱哟的影子。

叶凌月也不知,自己到底“冬眠”了多久。

她试着联系小吱哟,可不知是距离太远,亦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叶凌月和小吱哟的精神联系,中断了。

叶凌月只能是拔腿就往外跑。

“夜凌,妙妙怎么样了?”

刚跑出几步,叶凌月就和烛峰老族长撞了个正着。

“她没事,母子平安,不过你孙子有事,小吱哟被曾妙妙带走了,我要去找她们。”

叶凌月说罢,头也不回就往外回去。

留下了个烛瀚老族长,一头雾水。

“妙妙把人给带走了?外面黑灯瞎火了几天,妙妙会去哪里?等等,你回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烛峰老族长连忙调配了人手,前去找寻曾妙妙的下落。

可曾妙妙就像是人间蒸了似的,阳泉古道的整片地上区域,全都没有她的踪影!

叶凌月追赶了一路,依旧没有用半点小吱哟和曾妙妙的线索。

“这可如何是好?别说是小吱哟的肉身,就连小吱哟的魂魄都不见了。它这会儿没有肉身,处于离魂状态,会很危险。”

这时,天空上,有一道道明亮的流星扫过。

“又是一场流星雨?这是……第八天了?”

叶凌月看着满天的流星划过,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昏迷,竟是昏迷了大半天。

她离开观测点时,才是第七天的凌晨,替曾妙妙接生耗费了不少时间,又昏迷了一阵子,这么算来,小吱哟和曾妙妙只怕都已经离开阳泉古道了。

“无论如何,必须先把事情告诉烛瀚少族长。”

叶凌月不禁有些懊恼。

这件事,说来说去,就怪她掉以轻心了。

她从未想过,曾妙妙会背后伤人。

事已至此,叶凌月只能是先返回“天区。”

“天区”的观测点内,帝莘在叶凌月走后,目睹了第七场流星雨。

这一场流星雨形成的星云,前所未有的壮观。

帝莘心念一动,沉思着是否要再度元神出窍,领悟云纹。

在决定之前,帝莘依旧是看了眼墨离所在的星台。

让帝莘有些意外的是,第七场流星雨了,墨离,依旧没有动!

这小子,未免太淡定了点。

还是说,他还在等待机会?

帝莘皱了皱眉,打消了元神出窍,领悟云纹的念头,既然墨离能等,他自然也能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