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你一起去?”

帝莘有些不放心。

“女人生孩子,你去凑什么热闹,要去,也是孩子的爹去,只是烛瀚少族长此时只怕是自顾不暇。你留下来,通知他。我赶过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赶回来。”

叶凌月望了眼烛瀚少族长所在的星台。

很不凑巧,烛瀚这会儿,正在入定,他选择了在第四次流星雨的时候,获取一朵星云,领悟云纹。

虽不知烛瀚少族长此番领悟的是什么奥义,但他这次领悟的时间比较长,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还没有结束。

这会儿,应该是他领悟的节骨眼上,不能打断,否则只怕会损伤到烛瀚少族长的性命。

叶凌月说完这一句时,午夜降临。

天空再次闪过了一道道明亮的流星。

第七场流星雨,如约而至。

叶凌月不再迟疑,跳下了星台。

“慢着!”

帝莘搂住了叶凌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六场星雨,六个愿望,我只愿与你长相厮守,早些回来,我等你。”

男人的气息,落到了而上,湿湿热热的,叶凌月的心也跟着湿漉漉一片。

她抬起了眼来,望着帝莘的眼。

天空,无数的流星划过。

男人的眼底,也是一片星光璀璨。

她笑了笑,踮起脚来,在他微凉的唇上啄了一啄。

“我也一样。”

说罢,她就消失在了漫天星光之中。

原来,他们的愿望是一样的呵~

叶凌月跳下了星台,周遭光芒闪动,人已经离开了观测点。

太古荒兽一族的天工造物古法也是独特,一离开观测点,就回到了阳泉古道。

天依旧漆黑一片,叶凌月没有去理会漫天的流星,急急往了荒兽一族聚居之地赶去。

沿途,叶凌月就现,荒植和荒兽一族的数量少了许多。

看样子,两位老族长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

叶凌月疾行而去。

黄兽一族,曾妙妙的房外。

烛峰老族长正急得团团转。

曾妙妙是昨日中午开始腹疼的,羊水已经破了。

族医也早早就准备好了,可六个时辰过去了,孩子依旧没有生下来。

荒兽一族最出色的族医都已经在里面了,七八名医者,谁也没有法子。

眼看着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素来镇定的老族长也急得手脚冰冷。

“老族长,不行了。少夫人腹中的孩子,生不出来,母子都很危险。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保住一个,您看?”

一名稳婆满头大汗地跑了出来。

烛峰语塞,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去……去把少族长叫回来。”

烛峰的唇抖了抖,憋出了一句话来,心底的不祥之感,愈演愈烈。

曾妙妙是他亲手带大的,她肚子里的是他的孙子,任何一个,都不应该有事。

烛瀚已经知道了曾妙妙肚子里的是自己的孙子小吱哟,那就意味着,小吱哟会活下来,而曾妙妙……叶凌月和帝莘来自四千年后,他们都没有提起,曾妙妙的安危。

只怕这一次,曾妙妙是在劫难逃了。

烛峰也知烛瀚对曾妙妙情根深种,若是她出了什么事,烛瀚必定会抱憾终生。

曾妙妙若是死了,这一面,就是烛瀚和曾妙妙的最后一面。

屋子里,传来了曾妙妙痛苦的呻*吟声。

“去!快去把少族长叫回来!”

烛峰闭上了眼,眼底老泪盘旋。

“不!父亲,不要让……瀚哥回来。”

曾妙妙的声音,异常尖锐。

床榻上,献血早已染满了整个被褥。

曾妙妙大口喘息着,她全身无力,意识正在一点点剥离。

可是听到了老族长要让烛瀚回来时,她的意识一下子被拽了回来。

她有预感,自己活不了了。

她不能让瀚哥,看到她死的那一幕。

曾妙妙他会痛苦内疚一辈子的。

“妙妙,你这傻孩子。”

烛峰哽咽着。

“让开!”

身后,一双手猛地拽开了烛瀚老族长,老族长一个踉跄,险些没有摔倒。

“你……你怎么在这里?”

烛瀚老族长一脸的吃惊,望着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叶凌月。

叶凌月满脸的急色。

“出去!房子里所有的人,全都出去。”

屋内,所有的人,包括曾妙妙都愣住了。

尽管早前叶凌月已经说过,让曾妙妙一临盆,就立刻告诉她,可曾妙妙并没有想到要找叶凌月来。

这一场天河异象足足持续了七天了。

曾妙妙虽然没有参与,但也感受到了这一场天河异象的不同寻常之处。

此时,所有人应该都急于领悟,夜凌也不会例外。

曾妙妙不愿意拖累她。

“想她母子平安的,就照我说的做。”

叶凌月一脸的煞气,她有些怪怨地瞪了眼曾妙妙,这女人,简直是在拿自己的姓名开玩笑。

“夜……夜凌,你不要胡闹,这里是产房,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进来。”

烛瀚老族长目瞪口呆着,望着眼前和疯子似的叶凌月。

“去他娘的男人。”

叶凌月一把扯下头,在脸上摸了几把,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姿容来。

“不仅仅是帝莘,我也来自四千年后,我是小吱哟的老大。我能救她们母子平安。孩子的事,你不用管,该干嘛干嘛去!”

叶凌月说着,不由分说,将烛峰和屋子里的闲杂人等,全都赶了出去。

“这……这究竟是怎么……”

烛峰还没回神来,房门就当着他的面,砰的关上了。

“父亲,我相信她。”

屋内,曾妙妙的声音传来。

烛瀚老族长迟疑了下,咬了咬牙。

“死马当活马医,就信她这一回,小丫头,你听着,一定要保妙妙母子俩平安,否则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烛峰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大步走了出去。

他,得尽快撤离族中的族民。

若是说,早前他对帝莘的话,还有一丝丝的怀疑。

那当他看到了七天连续的流星雨后,最后的怀疑也打消了。

天有异象,必定反常。

当这场天河异象结束后,只怕整个神界的目光,都会聚集在阳泉古道,此地,不宜再久留。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