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听身后,两名神族也没有如意料中的那样,将叶凌月拿下。

无心太子回头一看,却见身后,竟有两个叶凌月?

“元神分身?该死,这小子居然这么难缠!”

无心太子的脸,沉了沉。

他犹不死心,正犹豫着,要不要动用星陨炮。

“我若是你的话,绝不会蠢到在这时候动手。”

就在无心太子迟疑之际,一个让他浑身一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原本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帝莘,站起了身。

那双凤眼里,闪过了一道暗红色的光,犹如暴怒的凶兽。

这小子,竟敢趁着他不在之际,为难洗妇儿。

明明对方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要比自己低很多,可不知为何,在帝莘的面前,无心太子觉得自己的气势顿时矮了一截。

“太子,天快亮了。”

那两名神族也有些急了。

叶凌月虽然修为不高,可此人身上,各种符箓不断。

她的元神分身,比泥鳅还要滑溜,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来。

无心太子那边,在帝莘和古剑尊的夹击之下,也不敢妄动半步。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眼看天就要亮了,那两名神族也急了。

他们虽然是无心太子的爪牙,可此行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天河异象,若是天河异象结束了,他们就白来了。

“走。”

无心太子从再看看被保护的点滴不漏的玉净柳,牙缝里,憋出了一个字来。

趁着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保护的那会儿空档里,柳柳已经入定,看样子,再过不久,就能领悟长生诀了。

那星云之上的云纹,也在一点点暗淡下去。

很显然,当有人领悟了星云上云纹奥义之后,星云就会失效,这时候,就算是他夺了星云也是白费功夫了。

无心太子气急败坏地带着人,离开了星台。

叶凌月还真有些羡慕玉净柳那小家伙,她这个当主人的,可不想“”

“帝莘,我是不是妨碍到你领悟了?看样子,这场天河异象我们都注定无缘了。”

叶凌月见帝莘忽然清醒,以为是自己妨碍了他入定。

她算算时辰,不到一刻钟,天就要亮了,两人都没有机会再领悟了。

“你无需自责,我早就该提防着无心太子那帮人的。再说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还有机会,我感觉,这场天河异象应该不会那么快结束。”

帝莘是第一个神魂出窍的人,方才漫步云端,也是神游的最远的,当他意识到星台上生变时,就立刻折返。

他能感受到,尽管天亮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可天空的那些星云的神力并未消散,反而有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帝莘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日出前后,东方依旧一片碧蓝色。

太阳没有像往常那样升起,天河异象还在持续。

不仅如此,原本已经沉寂了一夜的苍穹之上,竟又出现了一缕缕流星。

“第二场流星雨!”

叶凌月不由惊呼出声。

当流星的长尾,再度划过天际之时,第一场比早前规模更加惊人的流星雨登场了。

这一次,天空的流星的数量更多,在流星过境之后,又有大量新的星云形成。

这些星云,又象征了新的云纹和更多的奥义和神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叶凌月本以为,她和帝莘这一次都是领悟无望了,哪里知道,这一次的天河异象,会持续下去。

天依旧一片墨蓝色,没有半点要亮起来的征兆。

太阳,像是被这片墨蓝色的苍穹给遮挡住了。

星云在了天空里翻滚着,只听得观测点外,阳泉古道的其他区域的那些神族和荒族们都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天河异象持续的越久,那就意味着,他们领悟的时间越长,能够获得神通奥义的机会也就越大。

早前没能夺得长生诀的无心太子,在看到天河异象还在持续时,也是转怒为喜。

“真是连老天都要帮我,我就不信,这一次,我还不能领悟比长生诀更高明的奥义。”

无心太子和他身旁的两名神族大喜望外,当即盘腿而坐,观摩领悟起新的星云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凌月在欢喜的同时,面色也更加凝重。

“这应该是传说中极夜,在妖族,曾经有个说法,当灭世的灾难降临时,魔族吞噬了阳光和生机,黑夜持续,就会出现极夜。”

帝莘低声说道。

“这就是极夜?帝莘,我也听说过极夜,我还听说过极昼。不过极夜和极昼的出现和魔族没关系,那是一种自然现象。”

叶凌月见帝莘神情不豫,好笑着揉了揉他皱着的眉心。

她的帝莘,今日怎么看上去有点阴沉。

叶凌月的娘亲云笙,来自现代,小时候,每当叶凌月睡不着时,云笙就会讲一些关于现代的故事。

其中云笙就曾提起过,在她所在的那个世界的两极,会出现极昼和极夜,那时候白天和黑夜将会持续出现。

难道说,阳泉古道也就位于神界的两极,所以才会出现天河异象?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忽的心头一动。

娘亲曾经说过,极夜极昼现象一旦出现,就会持续多日。

这么说来,这一次天河异象会不会也持续多日?

若是极夜持续出现,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会有多场流星雨出现?

这个大胆的念头一出现,叶凌月就有了另外一个更大胆的猜测。

第二场流星雨出现后,天空出现的星云散的神力更强了,如果还有第三场第四场流星雨,那最后出现的星云里隐藏的神通奥义,无疑也会是最强的。

叶凌月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帝莘。

“你的意思是暂时不要领悟奥义,一直等到最后的流星雨过后,等待最强的奥义的出现?”

帝莘迟疑着,看了眼天空的星云,第二场流星雨之后,星痕形成的的星云,散出来的神力更强烈了。

“我只是猜测,也不敢保证就是如此。”

叶凌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错过了这一次的天河异象,下一次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