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胜利,让荒植一脉额外得了三成的观测点,最重要的是,它大大打压了神族贵族的气焰。

无心太子被帝莘所创,气急败坏,带着人急急离去。

“无心太子,记得把你的三成观测点交出来,可别赖账。”

小囚天还落井下石,在后面喊道。

无心太子整张脸都绿了。

“夜凌,你别太得意。”

墨离越过人群,警告性地瞪了叶凌月一眼。

虽说是输了,但是对于墨离而言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他胜了,在神族中的威望更高了,而且照样获得了一个黄金观测点。

这次的天河异象,他一定能够领悟出不同的奥义来。

至于夜凌那小子,就姑且让他再得意一阵子吧。

见神族一干人等,灰溜溜地走了,荒植一脉欢呼不已。

只见前方,一群长得奇形怪状的荒植,簇拥了上来。

“快走!”

帝莘眼明手快,拉起了叶凌月,一溜烟就跑了。

身后,小囚天被欢喜的族民们高高举起,抛向了半空中。

“赢了!”

“少族长万岁!”

欢呼声雷动,人群之中,囚星和囚坤等人目视着已然跑远的叶凌月和帝莘,眼底的怨愤之色,昭然若揭。

人群之中,夜凌日看着夜凌月离开,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前去。

他认出了小囚天来。

他没想到,阿姐带在身旁的小囚天,竟是荒植一脉的少族长。

阿姐如今身在荒族中,看她的样子,和荒族的人相处的不错。

夜凌日猜测,她是想借着荒植一脉的关系,接近小吱哟的族人,既是如此,他若是这时候和阿姐相认,也许还会打乱阿姐的计划。

于是夜凌日放弃了和叶凌月相认的念头。

他决定先留在镜盟,集结一帮散修的力量,待到天河异象之后,再联络阿姐。

“愿赌服输,没想到,对方的剑术达到了天人境。”

纪伯康还在感慨着,帝莘的那一剑给他的启可不小。

对于夜凌日和阿日的心思,叶凌月还是毫不知情。

“这么说来,你会到阳泉古道来,是因为得了小吱哟的爹爹的一颗乾坤丹?”

比试结束之后,叶凌月和帝莘没有参加荒植一脉的庆功宴。

叶凌月从帝莘的口中,得知了帝莘在十三神魔岛的经历。

得知小乌丫安然无恙,还得了第一岛主的传承,叶凌月很是欣慰,可当听到第一岛主身亡,叶凌月又不免一阵黯然。

小吱哟更是激动不已。

“小吱哟,你先不要激动,事情生在几千年后,只要我们行动及时,一切都还可以避免。你也说了,你爹爹和娘亲这会儿还活得好好的。”

叶凌月很庆幸,她回到了数千年前,还有机会,挽回荒族的无数性命。

“不仅如此,我在第一神魔岛除了见到了小乌丫外,还见到了一个人。那人就是你的授业恩师之一的鸿蒙方仙。”

帝莘又丢给了叶凌月一个惊人的消息。

他告诉了叶凌月,鸿蒙方仙是被冰原女帝和须弥方仙所困,这些年,一直留在第一神魔岛,与第一岛主为伴。

“洛言方仙身旁的那个鸿蒙子果然是冒牌货。可是,为何他看上去不像是伪装的,而且医术和相貌,就连功法也和鸿蒙方仙一模一样,他又是谁?”

叶凌月纳闷着,那个鸿蒙子和鸿蒙方仙本人一模一样,连玉手毒尊都险些被蒙蔽了过去,难道说鸿蒙方仙在世上还有双胞弟弟不成。

“这些事,只有我们回到数千年后,见到鸿蒙方仙和鸿蒙子,才能确认。我比乾坤丹带到了数千年前,第一岛主又死了,我离开后,想来鸿蒙方仙和小乌丫会想法子离开十三神魔岛。”

帝莘分析道。

“我们得尽快赶回去,我担心鸿蒙方仙和小乌丫会去洛神岛找那冒牌鸿蒙子。”

叶凌月蹙了蹙眉。

那冒牌鸿蒙子的入梦之术,很是了得,她早前就险些着了他的道。

“那也得我们先回到数千年后,乾坤丹只能将我们送过来,但是不能将我们送回去。眼下我们必须先想法子,制止四大神帝屠戮荒族。只是我有一事不大明白,我来这里半天,所见所闻,感觉神族和荒族的关系并不像是后世传闻的那么恶劣。”

帝莘沉吟道。

帝莘看到的,也正如叶凌月所见,两人都很纳闷,四大神帝和荒族结成联盟,两方的关系若非是因为天河异象的缘故,甚至还可以称之为融洽。

可历史上,的的确确是生了屠戮荒族的事情。

半个月之后,几乎可说是一夜之间,四大神帝突然围剿荒族,整个荒族,遭遇灭顶之灾。

“到底是生了什么事,会让四大神帝如此震怒,难道是即将到来的天河异象?”

叶凌月想到了什么。

“天河异象到底是什么,你我都未曾经历过,我们妄自猜测也没什么用,不如就静观其变。”

帝莘提议道。

叶凌月也别无他法,只能和帝莘先留在了荒植的部落里,希望不久以后的天河异象,能解答他们心中的疑惑。

神族和荒族的比试之后,神族的气焰被打压,余下的两日多里,神族和荒族之间,再也没有生纠纷。

但这也仅仅是局限于神族内部。

因为那一日的赌约,纪伯康输给了夜凌日,他们回到了镜湖之后,当即组织了镜盟的散修,与神族的另外的几个势力,展开了拼杀。

无心太子自顾不暇,没有出面阻挠此事,最终纪伯康和夜凌日联手,竟打败了好些神界中人,只是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虽然散修们获得的名额还是很有限,可是比起早前散修们只能屈居“黄区”的结果来,已经好了太多了。

眨眼之间,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了,这几日,叶凌月和帝莘,依旧没能见到荒兽之王。

但是靠着小囚天的帮助,他们总算是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小吱哟的爹娘的消息。

小吱哟的爹娘,名烛瀚和曾妙妙,烛瀚是荒兽之王烛峰的长子,也是荒兽一脉的少族长,曾妙妙已经怀孕两年,还未临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