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心太子看来,帝莘与他的这场比试毫无悬念可言。

对方看上去,和墨离的修为差不多,不过他显然是比不上墨离的。

墨离除了是一名五步虚空境的武者之外,还是一名厉害的符师,这让他的真实实力,至少达到了七步虚空境左右。

可眼前的帝莘,周身没有半点精神力波动,他实打实,就是一名武者。

“若是我不愿呢?”

帝莘嘴角勾了起了个冰冷的弧度。

“那你就是自寻死路!”

无心太子暴喝了一声,一道人影,急掠出。

一股惊人的神力,自无心太子的体内爆出。

就如纪伯康所言,无心太子修炼的乃是长生神帝的一套帝王武学。

他为了战决,一上阵,就用上了帝元斩中的帝元千斩。

无心太子手腕一震,那神力瞬间化为了无数道的那刀刃,雪白色的半月形刀刃,呈包抄之势,袭向了帝莘。

位于帝元千刃正中的帝莘,别说是躲闪,就连眼皮子也没动一下。

事实上,他也无处可避。

无心太子的帝元千斩攻势如绵绵潮水,以千计的神力刀刃,犹如扇翅的飞蛾,扑杀而至。

荒植一脉都提心吊胆了起来。

“主人,他不会有事吧?要是不行,我们认输算了。”

小囚天担忧地看着禁制之内。

“帝莘不会有事的。”

叶凌月对自家男人,有一种近乎盲目信仰的信任,再说了,都到了这节骨眼上,胜负输赢,已经不是小囚天说了算的,就算是它想要认输,老囚天只怕也不会答应。

叶凌月的眼角余光,扫过了老囚天,后者满脸的慎重。

禁制之内,帝莘面对千道刀刃,眼眸里没有半分畏惧之色。

“帝御剑阵。”

帝莘周身,五步虚空境的神力,迅凝结。

却见他长飞扬,一缕缕白色的,犹如丝般的神力,从他体内涌了出来。

慢慢地,那些丝越来越多,迅膨胀开,化为了剑气。

剑气犹如游鱼般,在帝莘的周身游动着。

当无心太子的帝元千斩轰杀而至时,那些游离的剑气,竟如大鱼吞小鱼般,奋勇而上。

数以千计的刀刃,和剑气碰撞在一起。

游鱼般的剑气当真如鱼群一般,吞噬着帝元千刃,那些剑气却以惊人的度膨胀开。

“那是什么武学?”

场外,神族和荒植一脉见状,都大吃一惊。

“不仅仅是武学,其中还夹杂着阵法。此人,原来还是个阵师,难怪,他这般有信心,一定能胜过无心太子。”

老囚天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阵法和武学想结合的剑阵。

“剑阵?”

墨离也是吃惊不小,不过他眼底的惊色,很快就收敛了起来。

就算是对方有特殊的剑阵武学,可是只要无心太子用出了那一招,对方未必能讨到多少好处。

墨离加入神族那一派时,本是冲着领头羊的位置去的。

但偶然见无心太子用过帝元斩后,就改变了主意。

无心太子传承自长生神帝。

几千年后,长生神帝因为年龄老迈,所以后世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最擅长的其实是刀法。

也鲜少有人见识过,长生神帝一脉的刀法。

无心太子,正是得了长生神帝的这一传承。

刀法之流,有入门、进阶、圆满、天人境四阶。

而无心太子,练刀百年,在前不久已经达到了圆满之境,若是使出全力,眼前的小小剑阵根本不是对手。

墨离思忖之际,场上的形势陡然一变。

方才的刀刃,无心太子也已经意识到,只用进阶的帝元千斩,还不足以击退帝莘。

“这可是你逼我的,本宫原本还不想取你的性命。”

无心太子目光一厉,周身气势再是一变。

他胸腹一个吞吐,原本已经被帝莘的剑气大量吞噬的帝元千斩,就如覆水般,急退回。

刀刃落入了他的手掌内,凝聚在一起,新生的刀刃不断地压缩凝聚。

无心太子的身后,冉冉升起了一轮半月。

此时,还是白昼。

何来的月!

那不是月,而是刀刃之气所化城的刀月。

帝元斩修炼至圆满境,能聚刃为月。

月刃如山岳般,倾泻而下,这一刀之下,别说是肉身就连人的魂魄,只怕也要被击得魂飞魄散。

那小子,输定了。

墨离的嘴角扬起,仿佛已经看到了帝莘被击败的一瞬。

莫名的,他不喜欢帝莘,也许是因为,那人无论是外貌上,还是实力上,都足以和自己媲美的缘故。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定时……帝元斩落下,距离帝莘不过咫尺距离。

刀刃眼看就要劈开他的身子。

可刀刃却落了空,第新的是身影,消失了。

“!”

无心太子眸光一凝。

帝莘的身影再度出现时,已经在了半空之中。

他目光凛冽,喉头动了动,只听一声怒吟,贯彻天地。

无数的游鱼剑气迅在了半空中凝聚,与帝莘的身影合二为一。

“那是!”

老囚天和墨离等人,不约而同看向了半空。

人剑合一!

天人之境!

一把擎天巨剑破空而出,它一惊人之势,横劈而下。

犹如一把巨斧破开了山岳。

当帝莘的剑对上了无心太子的刀。

镜花水月,一阵崩溃碎裂的声响。

月,破开了。

无心太子的额前,多了一道血痕,那把擎天之剑,巍巍立于他之前。

“你输了。”

剑,消失了。

帝莘站在了无心太子的身前。

一时之间,无心太子分不清,他身前的,到底是人还是剑。

一道血痕,出现在无心太子的额前。

“人剑合一,天人境,你竟达到了天人之境。”

无心太子犹如失了魂般,早前的自信和跋扈,和刀月一样被擎天巨剑彻底粉碎了般。

他失魂落魄着,瘫坐在了地上,原本身为天之骄子的那份骄傲,此刻被彻底击碎了。

帝莘走出了禁制,那禁制,在他面前,判若无误。

“你究竟是谁?”

墨离快步上前,搀住了无心太子。

帝莘凤目一挑,他在墨离的身上,嗅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过几天要去参加年会,年前最后一次出远门,为了不断更,努力存稿中,厚脸皮继续双倍月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