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长得奇形怪状,却异常厉害的柳树,居然只是神印神植?

众人的目光,又从叶凌月的身上,落到了九重玉净柳身上。

玉净柳个头不高,也就比叶凌月高小半个头,它一身翠绿色,娇翠欲滴,可就是那翠绿色的柳枝上,这会儿还淌着6廷的血呢。

别说是无心太子,就连荒植一脉,也是目瞪口呆。

老囚天打量着叶凌月身后的那柳树,它当了那么久的荒植族长,还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柳树,看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可那叶片比神器还要锋利,还有那柳枝,坚韧无比。

最是难能可贵的是,那怪柳虽是一身的杀气,可周身却有种圣洁之意。

有如此的神印神植,夜凌将来的修炼之路,必定会一帆风顺,难怪小囚天会认她做主人。

老囚天默默在心里,给叶凌月加了一丢丢的印象分。

神界,觉醒神印的神植魂魄就好比神器一般,属于装备的一部分。

那夜凌看上去不过半步虚空境,可她的这所谓的神印神植,却彪悍的很,单打独斗,只怕连个6廷都未必是它的对手。

“嘿嘿嘿,我是暴力柳柳,让你丫不长眼,敢鄙视我家主人。左抽抽,右抽抽,再上来一个,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一双收拾一双。”

九重玉净柳嘿嘿哈嘿着,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方才叶凌月使用天行者符,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她暗中让玉净柳观察自习了6廷的攻击路数,再暗中出手,果然一击得手。

无心太子犹如吞了一头苍蝇般,脸色奇差无比。

“无心太子,神印神植就如武学在招式,老生以为,这一场,夜凌赢得毫无悬念。”

老囚天的大花盘上,那张香肠大嘴,因为欢喜,咧得大大的。

“哼。愿赌服输,第二场,墨离,你上。”

长生太子命人将6廷搀了下去。

6廷重伤,看他的伤势,只怕接下来的天河异象他也没法子参加了。

对方下这么重的手,下面几场,他也绝不会放过荒族的人。

无心太子看了墨离一眼,墨离心领神会。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赢,瀚哥,我说的没错吧。”

曾妙妙松了口气,得意洋洋地和第一岛主说道。

“那女武者的神印神植的确很厉害,我还从未见过那般的神植。”

第一岛主笑了笑。

在他看来,荒植一脉的第一场比试,是获胜概率最低的,既然第一场都胜了,剩下的第二场和第三场,应该会轻松很多。

第二场,轮到了囚星出场。

他对阵墨离,还是颇有信心的。

开始比试之前,叶凌月正准备回去找帝莘,询问有关十三神魔岛的事,可时就在这时,她额头的太虚神印动了动。

“小吱哟,怎么了?”

叶凌月感受到了小吱哟异样的情绪。

“老大,我感觉到了,我的族人……是我爹娘的气息!他们就在附近,就在围观的人群之中。”

小吱哟的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激动。

“你的爹娘?”

叶凌月也吃了一惊。

她转过身去,环顾四周。

荒植一脉的居住地距离荒兽一脉的居住地并不远,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

早前叶凌月也询问过小囚天,只可惜小囚天说它只认识荒兽之王,至于小吱哟的爹娘是什么人,它也不是很清楚。

叶凌月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了一圈。

周围围观的人很多,有神族也有还未化形的各种荒植,叶凌月也不知道这些人中,哪两个才是小吱哟的爹娘。

“是他们!”

在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人群中的东南角时,她现了一堆年轻的夫妇。

那对男女看上去二三十岁,男子身形高大,他半搂着身旁的女子,女子长相娇俏可人,夫妻俩正说着什么。

女子怀有身孕,身形有些臃肿。

“小吱哟,你确定,他们就是你的爹娘?”

叶凌月心中微微一动,看向了女子的肚子。

“我可以肯定,我娘肚子里的就是我。”

小吱哟的声音有些哽咽,它的魂魄,依附在叶凌月的神印之中,隔着成百上千的人,看着另一面的爹娘。

那对年轻的男女,正是它的爹娘。

他们的影像,曾经无数次出现过在它的睡梦之中。

它还以为,自己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老大,我要见他们。”

小吱哟急切地说道。

“小吱哟,我知道你很着急,可是,你暂时还不能与他们相认,要知道,你现在还没出生,又没有肉身。你该怎么说服他们,让他们相信,你是他们的儿子?”

叶凌月也很想立刻上前与小吱哟的爹娘相认。

那对夫妻看上去很是恩爱,男子不时挡住身旁的人的推攘,让女子倚靠在自己身上,女子边看着比试,边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肚子。

看得出,他们对于肚子里即将出生的那个孩子,很是爱护,满是期盼,像世上任何一对相爱的夫妇那样。

如果不是后来生了四大神帝围剿荒族的事,小吱哟本该和他的父母在一起,幸福生活在阳泉古道。

可这一切,都将会在半个月之后改变。

在找到荒兽之王前,叶凌月的任何言行都必须谨慎再谨慎,眼下,不是冒险的时候。

叶凌月安抚了小吱哟几句,小吱哟的情绪才稍微和缓了些。

这时,一道友善的目光看了过来。

叶凌月抬起一看,就见了身怀六甲的曾妙妙正好奇地看着她。

很显然,早前叶凌月打量曾妙妙时,她也感觉到了。

曾妙妙冲着叶凌月和善地笑了笑。

叶凌月也付之一笑。

“看样子,囚星要败了。”

帝莘走到了叶凌月身旁,长臂一捞,将叶凌月揽进了怀里。

而那一边,第一岛主也搂住了曾妙妙,两个男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一个对接。

帝莘眼眸微微眯起,视线错开。

“要败了?”

叶凌月回过神来。

这时,场上一阵哗然,两女的注意力,一下子又回到了赛场上。

只见结界之内,两道身影猝然分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