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廷本以为叶凌月会勃然大怒,哪知她只是张了张嘴,说道。

“尊老爱幼,看在你比我年长了一大截的份上,我姑且让你两只手。”

这话声音不轻不重,可话音一落,原本人声鼎沸的人群,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你说什么!”

6廷气得额头的青筋犹如蚯蚓般,一条条扭曲纠结。

一个不过半步虚空境的小子,居然说让他两只手!

“你是聋子不成,我说我让你两只手,对付你这种人,我无需自己出手。”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放肆!这可是你自寻死路,我今日不卸下你两只手来,我便不是6廷!”

6廷怒喝一声,左手倏然而动。

他左手神力,氤氲而出,就如一头猛虎,破闸而出。

一拳,连着一拳。

6廷的武学,走得是刚猛一路,乃是一种圣品武学,名为裂阳拳。

裂阳拳,顾名思义,有开山裂阳之能。

裂阳拳练到了高明时,神力犹如阳光般金灿灿,威力非同小可。

拳影轰向了叶凌月的面门,拳风还未至,叶凌月就觉得脸皮一阵阵紧紧。

她的身躯,猛地一逝。

6廷的拳刚至,眼前的叶凌月却已经消失了。

“好快的身法,不对,那不是身法,是符箓。”

第一岛主在旁旁观着,不由暗暗称奇。

他还以为,对方会一招就败给了6廷。

哪知6廷连出几拳,拳拳相扣,拳风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看似无处可躲,可每到了关键之时,那身形矮小的女武者,都如泥鳅般,滑溜地躲了过去。

本以为她是仗着身法高明,可细看之下,却现那女武者的手间,有一张符箓。

那符箓上,散着风属性的神力,那是一张天行者符,一种天符,能让人的身法,瞬间提升十倍以上。

原来老囚天派出来的这名女武者,是一名高明的符师。

“我就说了吧,那女武者不会输给6廷的,她真的连一只手都没用哎。”

曾妙妙见叶凌月如花蝴蝶般,在结界内穿梭,看得目不转睛。

“未必,据我所知,这种天行者符虽说能让人的身法提高数倍以上,可也有个缺点。这种天符,只能单独使用,不能辅之以其他符箓。对方既然是符师,就只能用符箓攻击,只能用天行者符的情况下,只能躲避,不能进攻,一直这样下去,她的精神力迟早要消耗一空。”

第一岛主摇了摇头,对于叶凌月的这种作战方式很是不以为然。

6廷是四步虚空境,他的修为可比半步虚空境的叶凌月要强得多,对方想要用持久战耗光6廷的神力,必输无疑。

几个回合下来,6廷的神力看上去并没有损耗多少。

反倒是叶凌月那边,身法满了许多。

“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6廷被叶凌月忽悠的团团转,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忽然间,他拳法陡然再变。

原本狂暴无比的权力,变得阴柔绵长,犹如潮水一般,一波连着一波。

那拳力,犹如水波纹般,连绵扩散开。

“缚!”

那拳力荡漾开,原本还在了数丈之外的叶凌月,只觉得身法一滞,犹如深陷沼泽般,寸步难行。

“呵~看来6廷是动了真怒了,居然用上了的裂阳拳中的第二式,裂阳如潮。这一式,能瞬间将金属性的裂阳拳转为水属性的潮汐拳。转变不过瞬息之间,让人防不胜防,那夜凌这次可要倒霉了。”

无心太子勾了勾唇角。

一旁的墨离冷眼旁观着,没有动声色。

虽说表面上看上去,6廷的修为比夜凌高得多。

但是墨离和夜凌交过手,此人的真正危害性,绝不能单纯用实力来评估,若是6廷和无心太子以为,第一场比试已经稳操胜券,那就大错特错了。

叶凌月身法骤然变慢,6廷已经欺身上前。

他一拳轰向了叶凌月的头颅。

“啊!”

曾妙妙惊呼了一声。

老囚天和第一岛主也是不由皱了皱眉,前者很是不快,两族交战,早就约定了点到即止,6廷这样,分明是要置夜凌于死地。

老囚天花藤一动,正要阻拦6廷。

可就在这时,身处潮汐拳的拳力之中的叶凌月,眸光动了动。

额头的神纹,一道血光闪动。

她的身后,浮现出了一个树影。

只听得地面一阵摇曳,地面上,噗噗噗数声,绿影闪动。

倏然之间,无数犹如柳叶般的飞刀,犹如飞蝗一般,迎面飞来。

那“飞刀”又密又急,6廷的潮汐拳的拳力形成的泥潭般的神力舒服,一下子被击成了粉碎。

6廷大吃一惊,正欲躲开。

地面上,爆射出了三根柳枝,破空而来,犹如疾箭一般,倏然射出,其中两根缠上了6廷的双手,另外一根,穿过了6廷的胸膛。

一阵惨绝的叫声,6廷的双手,被那两根看上去纤细柔韧的柳树,直接撕扯了下来。

另外一根柳枝,犹如一枚疾驰箭射穿了他的胸口,将其死死钉在了地上。

嘶——

结界外,一阵到抽气声。

早一刻还胜券在握的无心太子,嘴角的笑涸了下去,眼珠子险些没蹦出来。

“住手!”

无心太子疾喝了一声,冲入结界之内。

只是一瞬之间,6廷居然就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说好了单打独斗,你居然召唤同伴!”

长生太子怒喝道,扶起了6廷。

后者双手断裂,胸口重伤,口中不停地咳出血来。

“无心太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只是我的神印神植罢了,根本不是什么荒植。”

叶凌月摊了摊手。

她的身后,一株长相奇特的柳树摇曳生姿着。

和寻常的柳树不同,那柳树只有可怜兮兮的三根柳枝,那柳枝柔弱的好像一折就会断,可就是这三根不同寻常的柳枝,方才破了虚空境的强者6廷的防御,将其打成了重伤。

“神印神植?”

无心太子瞪着叶凌月的额头,果然见她额头一片神光闪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