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族长也拥有星陨炮!我们再也不用怕神族了!”

荒植的族民们个个欢呼出声,簇拥向小囚天。

小囚天干咳了几声,有些心虚地望了叶凌月一眼。

叶凌月冲着小囚天比了个手势,小样,这一手扮猪吃虎的本事,可是尽得了她这个当主人的真传了。

小囚天哪来的什么星陨炮,它身上有两枚星陨炮弹,那都是上一次对阵长生太子时,得来的。

小囚天将其吞进了肚子里,刚才不过是吐了出来罢了。

至于威力,几千年后的星陨炮,威力自然比数千年年前的要强化很多,这也刚好成功地吓着了神族。

那些神族眼看星陨炮被炸了个稀巴烂,炮手也被炸死了,个个脸色青,看到眼前一片黑压压的荒植,士气大振,其中几人立刻调头,前去找援兵去了。

“不吃耻的神族,滚出阳泉古道。”

“观测点是我们的,一个都不让给你们。”

荒植们自认也拥有了星陨炮,顿时底气十足,冲着神族怒气汹汹咆哮道。

囚星等人赶来时,恰好就见到了这一幕。

他们原本以为,一口星陨炮就已经吓得小囚天哭鼻子了,没想到,小囚天竟然顺利制止了神族?

囚星一打听,得知小囚天居然也拥有星陨炮,脸色沉了沉。

“它哪来的什么星陨炮,一个连炼器都不懂的小奶娃罢了。那它的星陨炮是从哪来的,难道是和它身旁的那人族有关?”

囚星看了眼叶凌月。

后者陪伴在小囚天身旁,不动声色着。

叶凌月没有理会周遭嘈杂的声音,她留意着那架被炸毁的星陨炮。

又是星陨炮,方才她似乎在人群中听到那些神族直呼太子。

可长生太子数千年前,只怕还没出生吧。

叶凌月分明记得,阿日说过,长生太子不过千余岁。

神界四大神帝的子嗣中,除了长生太子,还有哪位神帝座下,也有太子?

正在叶凌月纳闷之际,神族那边也欢呼了起来。

“太子来了!无心太子来了。”

那些自命不凡的神族们,立刻散开了,让开了一条通道。

有几人走了过来。

叶凌月最先看到的,是最左侧的一人。

墨离?!

叶凌月看到了墨离,墨离也留意到了叶凌月。

夜凌?这小子居然也来到了几千年前?

难道说,那颗毒丹没有毒死他?

墨离也是有些能耐,他和夜凌日闹僵之后,靠着自身的实力以及多年陪伴冰原女帝养成的贵族气质,暗中杀了一名神界的小贵族,拿了他的身份令牌,加入了神族这一边。

他的实力,本就突出,在得到了神族这边的领军人物无心太子的认可后,竟得到了黄金观测点的一个名额。

如今他混迹在天区,被无心太子视为心腹,一直陪伴左右。

他得知无心太子手中已经握有星陨炮后,就建议无心太子使用星陨炮对付荒族,今日的事端,罪魁祸可谓就是墨离。

墨离和叶凌月眼神一个交汇,两人都没有点破对方的身份。

两人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无论是谁的身份被揭穿,对任何一人都没好处,所以两人都选择了保守这个共同的秘密。

但是因为站在不同的阵营中,各自为政,要起纠纷已经是势在必行。

“你就是神族的话语人?”

小囚天昂起了花盘,看着来人。

它见到这位无心太子的第一眼,就觉得很是眼熟。

“和长生太子很像。”

叶凌月轻声提醒道。

小囚天和叶凌月都现,无心太子和那个纨绔二世子长生太子长得很神似。

“在下长生无心,乃是长生神帝的长子。这位一定就是囚天族的小囚天少族长了,久仰。”

长生无心虽然和长生太子长得有七八分相似,可言辞之间,比长生太子强了不少,颇有几分太子风范。

长生无心,难道此人是长生神帝的长子?

长生神帝的膝下,原本是有两子,长生太子的上头,的确有一名更年长的,但那人叫做什么名字,神界一直没有人知道。

关于那位长子,外界的传闻一直是,对方天赋极其普通,虽然是神帝之子,却只有主神级别的修为,和眼前这一位显然不相符。

长生无心,长生神帝的长子,长得英武伟岸,修为至少也在六步虚空境左右,怎么看,此人比起后来那个长生太子都要强许多。

叶凌月若是长生神帝,绝不会选那二世祖。

可为何,真正的无心太子和传闻中会差那么多,叶凌月若非是亲眼目睹,绝不会相信。

至于无心太子,在看到了破碎一地的星陨炮时,神情也很是古怪。

他早前听说过荒族的这位少族长是个草包,莫名其妙失踪了,想不到它再出现时,居然一手就毁掉了星陨炮。

对方手中,若是真的持有比星陨炮威力更大的神器,那此次天河异象的观测殿之争,只怕会很麻烦。

小囚天的脑子里就没有叶凌月那么多弯弯绕绕了。

“无心太子,我就开门见山说罢。你们在荒族的领地上,伤了我们的人,你总该给我们个交代。”

“少族长,此话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阳泉古道自古就四大神帝的领地,这里的一草一木,就连荒族都是四大神帝的子民。再说了,我们的人伤了你们的人,你也毁了我的星陨炮和一名炮手。要知这星陨炮光是炼制,就需要耗费数以百万的万的曜晶。这么算来,我方的损失,比起你们来,更加严重。就算是赔偿,也是你们赔偿我们。本宫也不想与你多做计较,只要你们交出手中三成的观测点,毁炮一事,本宫可以不予以计较。”

无心太子义正言辞地说道。

“岂有此理,你这分明是狡辩……难道说……”

小囚天一听,勃然大怒。

荒族的领地,自古就是独立,何来王土之说,一架星陨炮就抵得过百余名荒族的性命不成?

小囚天忽的一顿,到了嘴边的怒骂声又收了回去,就在方才,叶凌月用神识传音,和它嘀咕了几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