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姐!”

夜凌日惊呼出声,喊住了叶凌月。

“阿日,你成功了?”

叶凌月才留意到,夜凌日已经过了八难阶。

她很是欣慰,冲着夜凌日点了点头。

她的阿日,果然是最厉害的。

她再四顾一看,略有些诧异。

“墨离也闯过去了?”

八难阶上,已经没有了墨离的身影。

“不仅是墨离,还有长生太子,他们俩都已经进入了阳泉神殿。阿姐,这第八阶……其实八难阶可以用神赋值来交换。阿姐,你可还有多余的神赋值?”

夜凌日不知,叶凌月会在佛阶上看到什么。

“这什么破石阶,连长生太子也能闯过去,想来他一定是用神赋值交换了,才能通过。神赋值……我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神赋值。”

叶凌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早前金甲人可没说,她到底有多少的神赋值。

毕竟最初的时候,金甲人不愿意让她进入阳泉神殿,是临时起意,才放她进来的。

若是她的神赋值是零,这一交换,岂不是要被赶出阳泉神殿了。

荒兽之王的肉身还未找到,她还不能放弃。

叶凌月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阿姐,你可认识一个叫做姬如墨的人?”

夜凌日大概形容了下姬如墨的样貌。

“镜子叔叔?阿日,你见到镜子叔叔了?他在什么地方?”

叶凌月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

姬如墨,是她幼年时的第一个玩伴,也是最好的玩伴。

在阿日和阿光还未出生前,爹娘一个忙于平定战乱,一个忙于救死扶伤。

有一次,她一个人偷偷溜出了神殿,看到其他的孩童,都有爹娘的陪伴。

她躲在了角落里偷偷抹眼泪,一面镜子出现在她面前。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他告诉她,他是她娘亲的好友,她爹爹和娘亲不在时,他可以陪伴她玩耍。

虽然年龄差了一截,可夜凌月和镜子叔叔的关系,很是融洽。

她闯祸,他善后,她挨骂,他安慰。

她不认识什么姬如墨,她认识的是镜子叔叔。

他是娘亲的好朋友,教给了她很多东西。

他亦师亦友,是她生命意义上的另外的一个父亲。

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镜子叔叔不见了。

为此,小凌月还找爹爹夜北溟哭闹过,她以为是爹爹赶走了镜子叔叔,毕竟跌得每次提起镜子叔叔时,都会一脸的不满,恨不得将镜子砸碎的郁闷样。

夜北溟欲言又止,最终也没有告诉她,镜子叔叔去了哪里。

叶凌月没想到,多年之后,她会从阿日的口中得知镜子叔叔的下落。

“他似乎去了一个叫做千佛宗的地方。我也不知我算不算见过他了,方才在第八阶,我见到了五百年前的娘亲和姬如墨。他们还提到了……”

夜凌日迟疑了下,不知是否要将佛光里那人的话,告诉叶凌月。

“第八阶能看到镜子叔叔?那这第八阶我非要闯闯不可。”

叶凌月一听到能再见到姬如墨,雀跃不已。

“阿日,你既已经闯过了八难阶,又得了一点神赋值,就不能再耽搁了。阳泉神殿里,藏有了不可知的神秘存在,也许我早前的猜测是错的,里面真的可能藏有天赐神体。你不能再耽搁了,还是快进神殿看看。我闯一闯八难阶,如果能闯过去,再好不过,若是闯不过去,至少还有一个你。如果我失败了,荒兽之王的肉身,只能拜托你了。”

叶凌月也知,阿日是担心她,所以才迟迟不入阳泉神殿。

望着叶凌月清澈见底的目光,夜凌日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

“阿姐,那你一切小心了,我在阳泉神殿里等着你。”

说罢,夜凌日就走进了阳泉神殿。

叶凌月看了眼第八阶石阶。

她不再犹豫,带着对姬如墨的怀念,她踏上了第八阶。

这一步落下,叶凌月也觉得周遭的环境不断变化。

和夜凌日一样,眼前的神殿消失了。

只是叶凌月的眼前,并没有出现夜凌日所说的八荒神殿。

她此时,正置身在一片漆黑的夜空下。

“天黑了?”

叶凌月看看四周,没有现姬如墨的身影时,她不免有些失望。

看来,第八阶佛阶也不是人人相同的。

夜凌日的考验和叶凌月的考验显然不同。

八难阶消失了,叶凌月也不知自己如今身在何方。

她有些茫然地往前走,走了一段箓后,四周的环境开始变得很熟悉。

“我来过这里。”

叶凌月看了看四周。

天空,一阵轰鸣声。

叶凌月抬起头来,看到破墨水般的夜空上,张牙舞爪着闪过了一条电龙。

蓝紫色的闪电,将天空狠狠撕碎了。

云海翻滚,整个天空仿佛一块碎裂的玻璃。

轰隆隆,一道电龙从天空劈下。

闪电彻亮了整个大地。

叶凌月惊讶地现,自己置身在一片树林之间。

周遭,一片焦臭的味道。

大量的树木,在这个雷雨夜里,化为了焦炭。

那道雷闪,宏在了一棵树上。

不过比叶凌月的个头高上一些的树木,叶片在狂风暴雨之中,吹落了一地。

一片叶子,打在了叶凌月的脸上。

她随手一抚,那是片紫色的叶子,卵形。

看到那棵树时,叶凌月脑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菩提……”

叶凌月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沐浴在雷光电鸣之下的那棵树。

那棵树,紫色的叶子,金色的树干,美得不可思议。

同样的树,叶凌月曾经在独孤天里见过。

只是那时候,她忘记了前尘记忆,没有认出它来。

记忆的某扇门,一下子被打开了。

叶凌月无意识地走到了那棵树前。

她抬起了手,纤细的手指落到了树干上。

“紫紫,是你么?”

叶凌月的眼底,有些酸涩。

太虚墓境一别,紫堂宿就下落不明。

眼前的菩提树,是师父紫嘛?

她已经知道了,他就是紫紫。

镜子叔叔离开后,她度过了一段孤寂的日子。

那时,紫紫出现了。

她以为它是一棵树,每日将自己的一些小心是,叨叨絮絮地告诉它。

它从不嫌她啰嗦,默默地陪伴着她。

她死后,他寻觅她良久,替她搜命魂,补全三魂七魄。

这一切,她都不知道。

~放师父紫,此处该有推荐票,点击下一页,月票留着先别投,月底最后三天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