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葱茏,云笙站在月光之下。

她的脸上,满是愁容,双手抚着肚子,看上去愁眉不解。

夜凌日印象中的娘亲,素来乐观,从不会在他们姐弟几人面前,露出为难之色来。

她今日是怎么了?

“如墨,是你吗?”

云笙幽幽说道。

身后,男子走了过来。

看到男子时,夜凌日的又是一惊。

云笙深夜在外等候的男人,不是爹爹夜北溟,而是另外的男人。

而且那个男人……夜凌日望着那个叫做如墨的男人。

那是个比起夜北溟来也毫不逊色的男人,若是夜北溟是夜,他就是昼。

他满头银,一双眸里满是柔光。

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正熟睡着,她的小手脏兮兮的,抓紧了男人的衣袖,看上去和那男人很是亲近。

夜凌日从未见过,阿姐和爹爹夜北溟之外的人,如此亲近过。

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他和娘亲、阿姐到底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娘亲和阿姐从来没有提起过。

“阿姐?”

夜凌日下意识地就要往前一步,抢过男子手中的夜凌月,哪知却扑了个空。

“云笙,你快临盆了,应该多休息。”

姬如墨望着云笙,眼底带着化不开的温色。

夜凌日在姬如墨的眼中,看到了和爹爹夜北溟一样的关爱之意。

这个男人同样深爱着娘亲云笙。

“我睡不着,这阵子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闹腾的厉害。月儿又去缠着你了?夜狐狸每次外出打仗,她无人玩耍,就喜欢召你出来,也是难为你了,这丫头,野得跟猴子似的。”

云笙轻声笑道,想要接过女儿。

姬如墨摇了摇头,与云笙并肩而行,送小凌月回寝宫。

“月儿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孩子,我疼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她烦。倒是你……可是想好了是否要加入千佛宗?”

听到了千佛宗的名讳,云笙脚下一顿。

“若是你的话,你可愿意加入千佛宗?”

姬如墨看了她一眼。

“可不是人人都有神赋的,云笙,错过了这一次,你以后可能会后悔。”

“我拒绝了。我舍不得夜狐狸和孩子们。我六根未净,又怎能成佛。”

云笙笑了笑,这时,小凌月醒了过来,看到了云笙,小家伙咧开了嘴笑了起来,一双月眸弯弯,十分美好。

云笙哄着女儿入睡,母女俩恍若一幅画。

姬如墨凝视着母女俩,直到两人酣然入睡。

这时,八荒神殿的上空,已然生变化。

一阵佛光大盛,看到了那阵佛光之时,姬如墨凌空而起。

“姬如墨,你与佛有缘,可愿皈依我佛。”

“我不愿。”

姬如墨沉声说道。

她六根不净,他又何尝清净。

只要她在一日,他就心境难平。

那佛光之中,传来一阵冷哼声,一连两日,被两人拒绝,对于佛光里的那位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

“但,若是为她,我愿皈依我佛,只求换她万世安宁。”

姬如墨淡淡说道。

“好一个万世安宁,姬如墨,你与佛有缘,乃是天命。云笙六根未净,但佛缘未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千佛宗予她五百年安宁。五百年之后,浩劫降至,她不成佛,必定成魔。你,与我走罢。”

那佛光笼罩住了姬如墨,只是一瞬,就消失在了天际。

八荒神殿内,云笙绝美的脸上,长睫微微一颤,隐约有泪意可见。

轰——

夜凌日脑中一阵轰鸣,八荒神殿的那一幕,犹如惊慌水月,一下子破碎开。

姬如墨,娘亲……千佛宗……不成佛,便成魔。

眼前,一团佛光。

“夜凌日,你可愿意,加入千佛宗?”

“我……”

夜凌日一惊,望着那团佛光。

他仿佛一瞬间,成了姬如墨。

他不知姬如墨是何人,可看上去,他应该是娘亲的一个故人。

阿姐,也认识姬如墨。

那个男人显然是娘亲云笙的爱慕者,只是和长生太子不同,同样是追求者,可夜凌日却对姬如墨没有厌恶的情绪。

那个男人,他牺牲了他自己,只为了求娘亲的万世安宁。

佛光,依旧在眼前闪烁。

五百年,带走姬如墨的佛光说过,云笙有五百年的安宁。

“若是我答应了加入千佛宗,我娘亲是否可以躲过那场浩劫?”

夜凌日凝视着那团佛光。

佛光看似很近,又似很远。

看不透,摸不清,夜凌日不知它来自何方,神秘而又强大,连云笙在它面前,都很渺小。

“不能。”

佛光里的声音,让夜凌日的心一下子坠入了谷底。

既是浩劫,无可避免。

“那……若是我答应了加入千佛宗,是否可以代替我娘亲,承受那场浩劫?”

夜凌日深吸了一口气。

姬如墨能做到的,他为人子,更要做到。

既是不能阻止,他宁可代替娘亲去承受。

“如你所愿,记住你今日所言,你的命,属于千佛宗。”

那佛光忽然大盛,从佛光之中,迸射出了一道光芒,瞬间刺入了夜凌日的眉心。

夜凌日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佛光消失了。

早前出现过的那个神秘声音,再度出现。

“恭喜你,通过八难阶,你获得了一个神赋值的奖励。你已经拥有两个神赋值。”

夜凌日已经站在了第八阶上。

一切,犹如梦境一般。

夜凌日摸了摸额头。

这一摸,他的指尖不由一颤。

额头的神印上,有一股灼热之感,仿佛刚才穿过他的额头的那佛光,依然存在。

那一幕,不是幻象?

夜凌日回头看向了八难阶。

八难阶的第八阶,已经恢复如常。

第八阶,佛阶。

人人心中有佛,佛也魔也,一念之间。

他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佛还是魔?

这时,夜凌日的目光一动,第六阶上的叶凌月,动了。

足足停顿了近半个时辰之后,叶凌月又往前垮了一步。

无尽的黑暗,瞬间被驱散。

叶凌月踏上了第七阶。

风云幻变,叶凌月仿佛又回到了十三岁时。

那个痴傻不堪的叶家傻女,过往生的每一幕,不断在眼前穿梭。

万事不堪回,叶凌月心如止水,一脚就要踏上了第八阶……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