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惜猜测得并没有错,神赋并非一定要天生,除了先天就有之外,还可以通过某些渠道额外获取神赋。

譬如长生太子天生没有神赋,所以第一次,他被拒绝。

可当他手中持有的星河天皇拳套后,就不同了。

星河天皇拳套,来自长生神帝。

为了保护自己的幼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长生神帝不惜在里面加持了三道神帝神力。

这三道神力,甚至比早前兰楚楚在青洲大6,通过混元老祖用来击杀叶凌月的神帝神力还要厉害,因为里面附加了神赋值。

一副星河天皇拳套里,就有附加的神赋值。

也因为这点额外的神赋之力,让长生太子第二次,获准进入阳泉神殿。

但是和天生拥有神赋的不同,长生太子通过附加获得神赋,是不可成长的。

而叶凌月在内的三人拥有神赋,却是可以成长的。

这就意味着,除非长生太子进入神殿后,能额外再获取神赋,否则,他即便是进入,也只能是炮灰,甚至可能是有去无回。

这一点,长生太子还不知情,而金甲人虽是知情,可长生太子的傲慢,也是彻底得罪了金甲人,他自不会那么好心,告诫长生太子。

宫惜失望地退了回来。

“这可怎么办?夜凌日和夜凌都进入了那座神殿,我们又进不去,难道就在这里干等着,也不知他们几个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孙庆沉思着。

“可我们也不能擅自撤出去,夜神医还在里头呢。”

冷副将也不愿意撤离。

“叶凌月!”

就在冷副将和孙庆迟疑之际,就听到一阵怒咆声。

严昭带着副院长以及手下的一干太子军杀了过来。

严昭面色黑的跟锅底似的。

他为了能够夺取太古九宫棋盘,放弃了立刻追踪叶凌月,又闯了几次九宫棋盘。

即便是严昭,在面对太古九宫棋盘里凶猛的战兽棋,也是大费周章。

最终,他靠着数量众多的太子军的兵傀,以人海战术,总算是闯过了全部七七四十九轮的九宫棋盘。

可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副院长的手臂断了一只,原本还有八千多人的太子军,只剩了五千人,足足折损了三千号人在太古九宫棋盘内。

可让严昭差点吐血的是,在他闯过了最后一轮后,他现,自己根本没法子炼化太古九宫棋盘。

他的精神力提醒他,太古九宫棋盘,已经被人先一步炼化了。

而所有人中,最后可能炼化了太古九宫棋盘的,只有是叶凌月。

早前也就只有叶凌月和她的人马,不费吹灰之力,就闯了过去。

严昭不得不承认,他小看了叶凌月。

他一定要抓住叶凌月,那女人身上同时拥有太古九宫棋盘,还拥有了九重玉净柳,她甚至拥有双重神印。

这其中的任何一点,都让严昭羡慕的抓狂。

既是不能为己方势力所用,严昭就要杀了她,永除后患。

“严昭!”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宫惜怒目瞪着严昭。

“叶凌月人呢?怎么只剩了你一个,看来,她把你给丢下了。”

严昭环顾四周,现了叶凌月等人都不知所踪。

远处站着一个身形惊人的金甲人。

那金甲人身上,有一股变幻莫测的神力。

身为天符师,精神力修为很是了得的严昭,一眼看过去,竟看不出对方的虚实。

更不用说金甲人身后,还有一座金色神殿。

那神殿,比起诸神山的四大神帝的神殿,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股隐隐的天威,在神殿四周扩散开。

严昭不由大惊。

他自认对阳泉古道一带已经是很了解了,可眼前的神殿和金甲人他在史料里,从未现过。

“严昭,你我的仇怨也是时候该了解了。”

宫惜面对严昭,再也无法冷静。

“没了从长生太子和叶凌月,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叫板,我是甚至不需要动手。六长老,我知你对这小子一直很不满,他就交给你了。”

严昭不屑自己出手。

宫惜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宫惜有多大的能耐,严昭很清楚。

“严昭,你还真愿意把你的宝贝徒弟交给我?也好,这小子早前一直与我作对,今日就让我亲自动手。”

副院长的一只手,被战兽棋所断,又恼又怒。

若非是当初宫惜这小子,招收了叶凌月,他今日又怎么会落了如此下场。

见宫惜孑然一人,副院长愈的有恃无恐。

他一挥手,身后的十几名长生神院的老学员,站了出来。

“要动他,先问问我们肯不肯。”

第七军团内,冷副将目光一凝。

宫惜是夜凌带过来的,方才夜老大说过,他是自己的学长。

冲着这一点,第七军团也不会让长生神院的人动宫惜。

“一群不知死活的女兵,严昭,派一百名傀兵给我。我要生擒了这些娘们,犒劳我的学员们。”

副院长见了第七军团居然想要出手,冷笑了两声。

他骨子里,也是瞧不起女人的。

第七军团的这群女人,靠着叶凌月那丫头,一路横冲直撞闯了进来,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这群女兵的相貌和身段不错,抓住之后,先蹂躏一番,再杀也不迟。

“不要脸的老东西,亏你是四大神院的副院长。全员听令,”

孙庆身后,第二军团和第三军团的还幸存着的那些神兵们,也顿时被激怒了。

“还有我们第一军团!”

第一军团的神兵们,也在各自的军医和神将的率领下,与宫惜、冷副将等人站在了一起。

阳泉神殿之外,一场大战一触即。

而这一切,身处阳泉神殿之内的四人却是毫不知情。

叶凌月通过了金甲人的考核,被金光笼罩,一瞬金进入了阳泉神殿。

她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站在了阳泉神殿的金色台阶上。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进入了阳泉神殿,才知自己此时,方到神殿的外围,也就是脚下的这一片金色台阶上。

周遭一片寂静,叶凌月脚下是闪闪光的台阶,她刚一步踏前,身子就是一僵。

脚好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