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看那金甲战士手中的战斧,就已经可以猜测,这阳泉神殿里,必定堆积着数以万计的珍贵神器。

只要得到一件,就足以让人衣锦还乡。

更不用说,里面还可能藏着天赐神体。

只要拥有了天赐神体,在神界就等同于四大神帝之下第一人!

“岂有此理!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小子,你可知本宫是谁?本宫是长生神帝的太子,放眼整个神界,还没本宫不能进去的地方。”

长生太子一听,第一个不干了。

在他看来,太古荒兽早已灭绝了,眼前这金甲战士,就算是再厉害,双拳难敌众手。

“你!不够格!”

金甲战士的目光,落到了长生太子的身上。

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笼罩在长生太子的身上。

那是一种,连灵魂都没法子动弹,仿佛瞬间被人看穿的感觉。

长生太子打了个激灵,说他不够格!

他可是长生太子,长生神帝的儿子,放眼整个神界,他都不够资格进入这座大殿,还有什么人可以进?

长生太子顿觉很是没面子。

“说本太子不够格!本太子倒是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够格!”

长生太子大怒,一挥手。

身后,几名神兵推着一门陨星炮行了出来。

“把这座大殿给我轰成碎片!”

身后,夜凌日和墨离见了,都微微皱了皱眉。

冷副将和孙庆等人,都已经下意识地跟随夜凌日。

冷副将早前就得了叶凌月的叮嘱,进入天区之后,万事需配合夜凌日。

至于余下的那些军团,比起嚣张跋扈的长生太子,他们更愿意听从谨慎的墨离的命令。

夜凌日和墨离直觉觉得眼前这金甲兽人有些不对头,可谁都不愿意先出手试探,有长生太子这个愣头青前去试探,再合适不过。

星陨炮黑魆魆的洞口,对准了金甲兽人和他身后的金色大殿。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星陨炮气势惊人,犹如张牙舞爪的猛兽,直轰向了金甲人的头颅。

圣品神器的威力,自然非同小可,这一炮,别说是一个金甲人,就算是的一座城池,也能瞬间夷为平地。

金甲人的眼神,缩了缩。

他骤然抬手,手中的那一柄神斧,一斧挥落。

半空中,那枚陨星炮被一斧砍成了两半。

“无知的神族!”

金甲人一脚踏出,那两名操控陨星炮的神兵还不及躲闪,只觉得头顶一黑。

两声惨叫声,两名神兵当场被踩踏而死,就连那一座陨星炮也被踩烂了。

长生太子早一刻还嚣张得很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死灰色。

他往后退了几步,打了个哆嗦。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连圣品神兵陨星炮都不能踩了个粉碎。

难怪它压根不把长生太子看在眼中。

长生太子损失了一座陨星炮,顿时哑了火,不敢再造次。

“滚!”

金甲人冰冷的声音,让在场的众神兵都下意识地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夜凌日看了眼金甲人,再看了看他身后的那座大殿。

看样子,这金甲人是大殿的镇守者。

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进入大殿,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条件?

连长生太子都不能吻合,在场的人……

无论如何,还是需尝试一番。

夜凌日壮胆,走向了那名金甲人。

有了长生太子的前车之鉴,夜凌日对那金甲人的态度恭敬了许多。

夜凌日还未开口,金甲人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夜凌日。

身子,犹如腊月天一下子浸泡在了冰水里,夜凌日骨子里生出了一股寒意来。

可他依旧是挺直了脊梁,抬着头,不卑不亢地迎接着金甲人的审视。

足足过去了一刻钟,金甲人再度开了口。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金甲人这次,没有轰走夜凌日。

“神赋值,一,可进入外殿。”

说罢,夜凌日的身子,被一团金光笼罩住,骤然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神赋?”

所有人都不由咂舌,墨离的眼底一片深沉。

原来要进入这座阳泉神殿,必要的条件是神赋?

只是神赋又是什么东西?

神界只有神力之说,哪来的神赋?

墨离略一沉吟,也走了上去。

金甲人的目光,也落到了墨离的身上。

“神赋,二,可进入外殿。”

同样的,又是一道金光笼罩,墨离也消失了。

“都消失了?那两家伙,就这样走了?”

孙庆目瞪口呆着。

他快步走到了那金甲人面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金甲人,那什么神赋,我有没有?我兄弟进去了,我也想进去。”

金甲人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给孙庆一个,冰冷的犹如金属雕琢而成的嘴角,只挤出了一个字。

“滚!”

孙庆脚下一个踉跄,跌出了十几步。

冷副将等人强忍着笑意,将孙庆搀扶了起来。

经过了长生太子、夜凌日和墨离之后,众人大概也摸索出了那金甲人的脾气。

金甲人虽然不算友好,但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不要学那长生太子,想必对方也不会擅自动手。

苏庆失败之后,又有其他神界军团的将军们6续上前,想要进入神殿。

只可惜,除了夜凌日和墨离之外,这些在神界实力不弱的神将们,竟无一人测出有神赋。

“那神赋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大伙儿都没有。”

孙庆嘀咕着。

夜凌日和墨离进入神殿,已经好一阵子了,可是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

金甲人一动不动,若非是早前出手阻拦过,只怕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尊石雕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夜神医!”

冷副将和第七军团的那些女骑兵们回头一看是叶凌月,大喜望外。

第七军团的女骑兵,一个不少,全都闯过了太古九宫棋。

“无命?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太子军的人呢?”

长生太子一见无命,先是一喜,可是一看无命只身一人前来,脸就拉长了。

他刚才被金甲人刁难,这会儿还不死心,想要伺机报复。

“他们都成了兵傀,被符箓分院的严昭控了。太子,北境神尊奚九夜伙同符箓分院的严昭分院长,意欲加害长生神帝。在下也并非无命,在下乃是严昭的弟子,宫惜。”

宫惜上前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