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阵!”

严昭心底,已经动了杀念,今日非置叶凌月与宫惜于死地。

他一声令下,那些兵傀就列成了一个圆阵,将九重玉净柳层层围住。

那些兵傀,浑身坚硬,犹如痛批铁骨,仿佛全然不知疼痛,朝着九重玉净柳冲去。

玉净柳抽飞一片,他们就又接上一排。

“主人,这些家伙像是打不死的跳蚤。”

九重玉净柳抵御了一阵后,也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人海战术了。

眼看周身的兵傀越来越多,宫惜拧了拧眉。

“凌月,你无需管我,带着你的人先离开。这里交给我应付。”

宫惜见严昭等人追的紧,催叶凌月先离开。

宫惜看得分明,叶凌月能从太古九宫棋里逃出来,想来是已经知道了破解之法。

虽然对长生太子没有什么主仆情谊可言,但这几千名太子军是他带入阳泉古道的,宫惜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

他更不能看着严昭,逍遥法外,真是逼急了,他宁可和严昭同归于尽。

“宫惜学长,我们一起走。”

叶凌月抓住了宫惜。

“追兵太多,我们一起只会送命。”

“我有法子,我们大伙儿一起进入九宫棋盘,就能躲过去。”

宫惜略一迟疑,他也不知叶凌月葫芦里卖什么药。

进入九宫棋,那不就等于腹背受敌?

可宫惜认识的叶凌月,从不是胡来之人,宫惜下意识地相信了叶凌月。

叶凌月呼喝了一声,身旁的五六名神兵朝着太古九宫棋移去。

“真是自寻死路,兵傀还拦不住,再遇上战兽棋……也罢,就让我将战兽棋也拿下。”

严昭见叶凌月等人已经退到了战兽棋前,并不惊慌,示意副院长上前去追人。

数百名太子军围住九重玉净柳,余下的人朝着太古九宫棋涌去。

“死丫头,这一次看你往哪里来,本长老要亲手宰了你!”

副院长见叶凌月“夺路而逃,”狞笑着,带着十几名长生神院学员朝着太古九宫棋冲去。

叶凌月和宫惜以及几名女骑兵、神兵闯入了太古九宫棋内。

才一入棋盘,就见了十几尊战兽棋林立在那里,宫惜和几名神兵见了,都是大惊失色。

本以为这些战兽棋会蜂拥而上,哪知叶凌月一走近,战兽棋非但没有袭击她们,反倒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宫惜等人,屏着气息,一步一步走向了战兽棋。

那些早前,眨眼之间,就击杀一名神兵的荒兽们,一动不动,仿佛眼前根本就没有人,而只是空气。

七人毫无障碍的通行而过。

叶凌月吸收了荒兽之王的那滴精血之后,已经掌控了九宫棋盘。

七七四十九轮九宫棋,内里蕴含着七百多尊战兽棋,这些战兽,如今都是叶凌月的手下。

“看你们往哪里跑!”

副院长也已经杀入了九宫棋盘内。

一轮战兽棋最多只能进入十六名挑战者,早起那叶凌月等人已经进入了七人,副院长无奈之下,只能带了八人进入。

他眼看叶凌月等人旁若无人,通过了战兽棋。

副院长先是一愣,暗想道。

“这些战兽棋怎么一动不动,难道说战兽棋遇到了什么故障。”

他想着叶凌月能过,没理由自己过不了,二话不说,带着手八名老学员追了上去。

就在副院长走过了天枢区,经过了那尊咆哮地猿王的身旁时,原本一动不动的猿王,眼中一道幽光迸射而出。

沉重的身躯,腾地飞了起来,狠狠砸向了副院长。

“不好!”

副院长挥舞着手中的一根斩妖棍,朝着那地猿王甩去。

吼——

地猿王口中一声咆哮,声浪犹如惊洪般,扑面而来。

几乎是同时,充当了象棋“车”“马”之位的虎豹人战士蹿了过来,利爪挥向了副院长,三头凶悍的荒兽战棋,呈三角之势,包围住了副院长。

副院长身法不慢,可直面着地啸猿王,身形暴跌,手臂被利爪擦过,撕下了一片血肉来。

宫惜回头看去,正见到了这一幕。

“那些战兽棋?”

宫惜不由大惊。

“自己人。”

叶凌月眨了眨眼。

宫惜猛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望着叶凌月。

自己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叶凌月在太古九宫棋里到底生了什么事,这些没有思维的战兽棋,怎么就成了自己人了。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我们快追上去。”

叶凌月冷眼旁观了着九宫棋盘里。

在副院长带人闯入战兽棋后,九宫棋盘里,又多了十六尊战兽棋,副院长已经被逼迫的险象环生。

七七四十九轮太古九宫棋,还余下十几盘,就算是不能杀了副院长,也足够他和严昭头疼了。

叶凌月眼下更加关心的是在前头的夜凌日和冷副将等人。

阳泉古道的“天区”里,到底藏了什么?

她能不能和小吱哟一起顺利找到荒兽之王,也就是小吱哟爷爷的肉身?

小吱哟能不能完美继承荒兽之王的肉身?

接连多个问题,纷至沓来,叶凌月也无瑕再去理会副院长等人。

一行人迅朝着最后的天区方向奔行而去。

“叶凌月!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副院长身陷囫囵,双眼怒红。

他手中的斩妖棍已经被两尊战兽棋领给围攻地断成了数截。

太古九宫棋盘外,严昭目睹了叶凌月和宫惜逃走,恨得直咬牙。

那女人,为何能逃脱出太古九宫棋?

难道说她已经驯化了太古九宫棋?

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怎么可能炼化无主之物?

严昭的心底,忐忑不安着。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既是正主逃走了,那就用它来抵债好了。”

严昭目光冷凝,扫了眼九重玉净柳。

九重玉净柳像是觉了什么。

“呸,不要脸的东西,想要打柳柳我的主意,做梦!”

九重玉净柳眼看主人不见了,身形不断缩小,到了最后,竟倏地一声,消失了、

那些中了兵傀符的神兵撞在了一起,哪里还有九重玉净柳的身影。

“遁地诀?混账!”

严昭见了,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