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扫了眼周围的那些丧失了理性的太子军。

他们的额头,闪动着一个犹如符箓般的烙印。

这些神兵,都已经被炼化成了兵傀了。

叶凌月不由想起了一种天符的名字,兵傀符,在万符录中,也有兵傀符的记载。

它本是天符中的一种,但是因为太过邪恶,控制活人意识,而且一旦被破除,活人身体会自爆,只有死路一条。

这种邪符,已经被方仙盟明令禁止,神界方士一概不准炼制。

想不到,身为符箓分院分院长的严昭,竟然违反禁令,炼制兵傀符。

让叶凌月更加愤怒的是,严昭身后的幕后黑手,竟是奚九夜。

关老,是奚九夜命严昭杀的。

奚九夜!

叶凌月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血光,对奚九夜的仇恨,愈演愈烈。

“宫惜,你和当初一样蠢。当初,你以为任萱杀害了司徒玉儿,事实上,司徒玉儿是我杀的,她现了我炼制符兵傀。”

面对宫惜的指证,严昭没有半分羞愧,反倒大笑了起来。

“玉儿竟是你杀的?”

宫惜失声道。

他与任萱,本是同时进入长生神院的天之骄子。

两人一直是竞争对手,有一次,他违背院规,被驱逐出了内院。

那时,是严昭出面保下了宫惜。

宫惜对严昭,一直心存感激。

宫惜在符箓分院,结识了司徒玉儿。

司徒玉儿聪慧温柔,两人很快结成了伴侣。

哪知任萱知道后,却处处刁难司徒玉儿,在三人一同的某次外历练中,司徒玉儿意外被杀,当时种种证据,都表明了任萱是杀害司徒玉儿的人。

当时,告诉宫惜这件事的也是严昭。

宫惜从未怀疑过亦师亦友的严昭的话。

在严昭的挑拨之下,宫惜一怒之下,与任萱决裂。

他没有想到,杀害司徒玉儿的是严昭。

他当真是错得离谱。

“宫惜,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任萱临死前,躺在了他的怀里,绝美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她的手擦过了他俊逸的面庞,没有半分责备的意思。

她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从加入长生神院的那一刻,就与他比肩。

只是为何,明明两人近在咫尺,他却从没有看到过她。

为何,他不信她。

悔恨之意,如决堤的洪水,滚滚而来,心疼得豁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热泪,从宫惜的眼中,滚滚落下。

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任萱……

他负了她。

直到任萱死的那一刻,宫惜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任萱。

他对不起司徒玉儿,也对不起任萱。

“严昭,我今日必杀你!”

宫惜抬起了头来,双眸血红如困兽。

“宫学长。”

叶凌月一把抓住了宫惜的手。

“他和奚九夜勾结一气,杀害了关老的,意图谋害长生神帝,这件事,必须上禀四大神帝。更何况,他还炼制兵傀符,这种符箓,方仙盟早就已经禁止了,论罪,十个奚九夜都保不住他!”

叶凌月虽然也很恼火,严昭杀害了关老,可她很快也意识到,严昭不能杀。

他的幕后是奚九夜。

关老只是一个闭世的老者,奚九夜和关老甚至没有冤仇,关老还尝试着替奚喃思治病。

奚九夜杀害关老,只有一个原因,想来是他以为关老能炼制回春天符。

奚九夜精心谋划了多年,此人野心很大,一直屈居风谷神帝之下,自是不愿意的。

如果长生神帝被回春天符治好了,奚九夜继承神帝的美梦就破碎了。

“小丫头,你倒是有几分聪明,竟被你猜出了我们的用意。只可惜,你和他都没法子活着离开这里。再或者,我直接将你们俩也炼制成了符兵,听命于我。”

严昭冷笑了几声。

方仙盟禁止又如何?

方仙盟还禁止炼制天命符,可依旧没法子制止严昭。

严昭当初,在高级符师和天符师之间,遭遇了瓶颈,一直无法突破。

他偶然得了十大天符之一的天命符的天符令。

他不惜冒着被天符令反噬的危险,强行炼制了天命符,也是因为得了天命符的启示,他知道了奚九夜乃是天命所归,神界的未来,是属于奚九夜的。

顺天命者生,逆天命者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水到渠成,只是宫惜没有死,还真是出乎了严昭的意料之外。

认出宫惜的一瞬,严昭也有几分惊慌,不过好在,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严昭已经炼制成了傀兵符。

严昭身旁,出现了多张天符。

那些天符上,黑金色的光芒不断闪动,化为了一道道利箭,朝着四面八方乱射一气。

傀兵符一入神兵们的神印,顿时一股黑气席卷全身,神兵们纷纷失了控制。

“想要抓我们,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份能耐,柳柳!”

叶凌月轻叱了一声。

她额头,一道神光陡然出现。

一株长得很是拉风的翠柳陡然出现。

“打架找柳柳,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你,嘿嘿!”

九重玉净柳一见有架可大,兴奋异常。

它挥动着柳枝,三条柳枝,就如三根灵敏的鞭子,那些天符还未近身,就被暴力柳给抽了个稀巴烂。

“那是什么怪物?”

副院长和几名老学员好几次尝试着突破九重玉净柳的包围,都被九重玉净柳给狠狠地抽中。

玉净柳看似柔韧的枝条,竟比高级神器还要厉害,抽得副院长等人皮开肉绽,身上的铠甲也七零八落,破损不堪。

“九重玉净柳?想不到,她竟然得到了九重玉净柳?”

严昭像是现了什么,目光不由飘向了叶凌月的额头。

他赫然现叶凌月的额头,还有一抹神印在闪烁。

双重神印!

一个惊人的念头,划过了严昭的脑海。

九重玉净柳,乃是炼制回春天符的不二之法。

这么说来,关鸠果然将回春天符的炼制之法,传授给了叶凌月。

拥有双重神印,又拥有九重玉净柳……这女人的运势未免太好了些。

不过,这也更加加剧了严昭杀叶凌月的心思。

这女人,能够炼制回春天符!

她若不死,长生神帝就不会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