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来到北境,风谷神帝依旧是带上了曾四轩。

只是早前形成匆匆,风谷神帝还没来得及告诉奚九夜,有曾四轩这号人物。

他没有现,曾四轩在来到北境神宫后,就显得有些反常。

“四轩,见过九夜神尊。”

风谷神帝命曾四轩上前。

小怪物走到了奚九夜面前,行了个礼,动作行云流水,颇有几分优雅的意味。

看来,诸神山的礼官教得很好,眼下看来,一点都看不出,他只是个长生色神院里不起眼的小学员,倒像是神界世家贵族中培养出来的贵公子。

奚九夜见了,心中暗想着。

“能被父神器重,也是你的造化。”

奚九夜对曾四轩,谈不上有什么好感,见过了礼后,就不再理会小怪物。

看在风谷神帝的面子上,他倒是没打算难为曾四轩,况且,风谷神帝将曾四轩招入麾下也好。

奚九夜隐约察觉,小怪物对叶凌月只怕也有非分之想。

一想到有人觊觎他看中的人,奚九夜也很不耐烦。

他命令了北境十三骑,带着曾四轩和另外四名侍卫前去住处,自己则是陪着风谷神帝前去寝宫。

曾四轩是风谷神帝眼前的红人,北境十三骑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将曾四轩安顿在了梅园里。

梅园原本的主子,也就是和奚九夜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洪明月。

自打洪明月住过之后,那地方奚九夜和兰楚楚都不乐意再去了。

不过此处风景优美,梅花常年不绝,所以奚九夜就将改建成了客用的别院。

“曾侍卫,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北境十三骑客气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曾四轩,也就是小怪物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次来到北境,而且还是以风谷神帝的侍卫的身份回来的。

得知兰楚楚自杀的消息后,小怪物的心情不知该如何形容。

他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不应该再前往北境神宫。

这个地方,曾经是他的噩梦。

可他心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

若是他不去,也许他连兰楚楚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他的身上,始终流着那女人的血。

最终,他还是来了。

可看到奚九夜的那一刻,小怪物心底的怒火又再度燃烧了起来。

他同样,也在奚九夜的眼底,看到了嫌恶之色。

他不知不觉,走出了院落,一路踏着雪。

昔日的枯井,已经被填死了,看到了井口的那一刹,小怪物的身子不觉一颤。

脑海中,有一些记忆划过,他不由想起了数年前,兰楚楚想要害死他的那一幕。

真是讽刺,那个歹毒的可以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女人,居然也会有自杀的一天?

她,是不是真的死了?

听说奚九夜另娶了新妃,那女人一定是接受不了,才自杀的吧。

小怪物犹豫着,要不要去偷偷看兰楚楚一眼。

北境神宫的一切,都和当初一样。

他曾经无数次偷偷去看过兰楚楚,自然知道,她住在何处。

“就去看一眼,我只是想看到她痛苦的模样。”

小怪物不断地游说着自己,脚下,不知不觉向着兰楚楚的寝宫走去。

兰楚楚的寝宫内,奚九夜走了出去,兰楚楚就起身坐了起来。

“九夜哥哥,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的。在十三大军团和我之间,你还是选择了我。”

兰楚楚抹了抹脖子上的那一道青紫色,颜色迅淡去了。

原来,这道勒痕是假的,兰楚楚根本没有自尽。

她只是用苦肉计,挽回奚九夜的心。

那一日,奚九夜一碗药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兰楚楚事后才知,因为体质的缘故,她以后再也没法子怀孕了。

知道了此事后,她的确一度心如死灰。

可她始终相信,奚九夜是爱她的。

这次试探,证明了她的猜测。

奚九夜肯再给她一次机会,须乐方仙也已经死了,她和九夜哥哥之间的障碍一个个被消灭了。

只是想到了自己无法再孕育孩子,再想到秦妃肚子里的哪一个,兰楚楚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来人,去把小公主找过来。”

兰楚楚没好气道。

“神妃娘娘,您喊小公主来做什么?她……她只怕已经睡下了。”

奶娘一脸担忧地望着兰楚楚。

自从那一日,兰楚楚被奚九夜逼着喝下了堕胎药之后,兰楚楚就恨透了奚喃思。

她把小公主和小皇子分开了,不让小公主去见玉手毒尊。

小公主这几日都一直吓得不肯吃饭不肯睡觉,神妃这时候叫小公主来,一定没什么好事。

“本宫想看看自己的女儿都不行?本宫落到这副田地,全都是那小贱人的错。把她带过来。”兰楚楚想起了奚喃思那一日制止奚星落,心底燃起了一团火。

她不能生育了,这世上唯一的骨肉,就是奚喃思。

可这小贱人,偏偏与自己不亲,反倒是和秦妃走得很近,她要好好教训那小贱人,让她睁大眼睛看看,谁才是生她养她的娘。

奚喃思被带过来时,一脸的胆怯。

“你们都退下去。”

兰楚楚阴沉着脸,等着奚喃思。

“你过来,让母妃好好看看你。”

奚喃思不敢往前,相反,还往后退了几步。

“少给我装模作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听得懂我说什么,小贱人,你倒是好能耐,把你毒聋毒哑了,你还能听得懂唇语。不愧是我兰楚楚的女儿。”

兰楚楚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在她看来,奚喃思是她生出来的,没有她,哪来的奚喃思。

就是她让奚喃思去死,都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是当初害死小怪物之后,她也没有半分愧疚之意。

兰楚楚已经不止一次,听奚九夜夸赞奚喃思聪明。

这小贱人,每次见了她这个当娘的,就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见了奚九夜,就一副巴结的模样。

“你和你那下贱的爹,是一个德行。看看你那张脸,这么小就长得一脸的狐媚相,难怪哄得奚星落对你唯命是从。”

兰楚楚满嘴恶毒,一看到奚喃思,她就想起自己被害死的那个胎儿。

她的孩子,她和九夜哥哥真正的孩子!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