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怀疑着,长生神院中还藏有一个更厉害的符师。

只是,符箓分院分裂出来后,长生神院又从哪里找到了那么厉害的人物?

符箓分院虽然隶属于长生神院,但是多年以来,符箓分院培养的最顶级的符师,都还掌握在符箓分院的手中。

宫惜学长也曾说过,叶凌月和慕容九城、铁风等人,已经是符箓分院成立多年以来,最出类拔萃的年轻天才了。

而后两者,都还留在太虚神院里。

整个符箓分院里,符箓修为比叶凌月高的,恐怕也就只有宫惜和……

叶凌月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难道是他?”

叶凌月想到了符箓分院的分院长严昭。

此人是宫惜学长的师傅,据传,是他杀了关老。

宫惜学长一直不肯相信,叶凌月受宫惜的影响,也不愿意相信严昭就是凶手。

可关鸠死后,符箓分院被迫解散,身为副院长的严昭却一次都不曾出现过。

难道……叶凌月不动声色着,替第一军团的那名军医治疗,眼尾余光扫过长生神院的方向。

长生神院死了一批老生,也不知副院长用了什么手段,在这么短短时间里,又找来了一批老生。

而且这批老生,年纪似乎都不大,修为都很强,比起早前那些人,只强不弱。

只是光从外表上看,叶凌月难以辨认,严昭是否混在这些人当中。

“若是真的是严昭,那恐怕就要麻烦了。只可惜,宫惜学长不在。”

叶凌月想到了宫惜,自从在长生神院分别之后,宫惜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想起了亦师亦兄的宫惜学长,叶凌月不禁有些黯然。

叶凌月替第一军团的军医治疗之时,众人没有再继续前行。

一些迟进入山洞的军团和四大神院的弟子还未全部出来,长生太子则是等待着自己的太子军。

长生神院的副院长见到了长生太子,不免有几分吃惊,他看了眼严昭,严昭也是神情怪异。

他和副院长都认为,来增援的一定是奚九夜,怎么来得偏偏是长生太子。

无命在长生太子的耳边说了几句。

长生太子才留意到了长生神院的人。

“你是长生神院的副院长?见了本太子,还不上来拜见。”

长生太子见副院长傻站在旁,很是不满。

四大神院直属于四大神帝,长生太子说起来,还是副院长的直属上级,副院长见了他,理应恭维才对。

副院长擅拍马,忙上前赔笑。

“太子殿下,属下还以为看错了,您怎么来了?太子乃万金之躯,到这种地方来,岂不是折煞了太子。”

“你以为本宫想来,若非是北境神尊奚九夜那小子的女人误事,寻死觅活的,他和风谷神帝赶回北境去了,本宫才会代替他前来阳泉古道。”

长生太子一脸的傲慢,他这话回答的很有几分技巧,以长生太子的脑子,自然是想不出来的。

方才他的谋士,在他耳后低语了几句,显然是对方教他说的。

此话一出,其他军团和神院的人一听,心中暗道,九夜神尊素来大公无私,想不到会为了儿女私情,顾十三大军团的人的性命与不顾,还真是让人心冷啊。

严昭和副院长一听,心底也有几分不悦。

长生太子虽没说奚九夜的哪个女人出了事,可奚九夜和风谷神帝都赶了过去,不用说,一定是兰妃出了事。

那兰妃在神界素有美誉,说其温良贤淑,想不到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拖九夜神尊的后腿,他们精心布置了大半年的计划,活生生就被那兰妃给毁了。

真是个祸水!

严昭和副院长内心恼怒,若非是兰楚楚是风谷神帝的女儿,他们必定会怂恿奚九夜,早日休弃了她。

兰楚楚出事了?

叶凌月和夜凌日在旁听着,也是一惊。

兰楚楚那样的人,能出什么事,想来是那秦妃嫁进来后,兰楚楚争宠,折腾出来的新花样吧。

不过,她这一闹,可帮了她们大忙了。

若是奚九夜亲临,可比长生太子难应付多了。

说话之间,又有几只军团和两大神院的人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除了叶凌月现了那上古神虫之外,各大军团和势力的队伍中,也有人从壁画上现了一些端倪,侥幸脱逃了出来。

只是除了墨离、长生神院和叶凌月等人外,其他队伍因为没有封魔箓的缘故,伤亡更加惨重。

原本两股势力联盟在一起,组成的百人探险小队,最好的是长生神院和第六军团,留下了九十七人。

再次是叶凌月所在的队伍,第七军团几乎没什么损伤。

夜凌日的队列中,死了五人,长生太子的队伍中,则是伤了十几人。

墨离所在的队伍和冰原神院,一共留下了七十五人。

至于其他队伍,孙庆所在的第二军团和第一军团,一共损失了三十多人。

另外的队伍,大部分的人员损伤近半,伤亡很是惨重。

九座洞穴闯过之后,十三大军团和四大神院的人员一下子减少了四成,这让各大军团的将军们和四大神院的领军人物们脸色都很是难看。

可比起来,心情最差的还要属长生太子。

他在地面上就损害了千余人,带着九千人的太子军进入了地下区域,为了效率,长生太子听从无命大家建议,把队伍分成了一百人一只队伍。

可他的九十只太子军,出来之后,原来的九千人,竟一下子成了八千人,近一成多的太子军都死在了那九座该死的洞穴里。

这个损失,远过了长生太子的预料。

“若是那会炼制封魔箓的小子,是我太子军的人,就可以减少不少的损失了。”

长生太子瞄了眼和夜凌日、孙庆、冷副将等人站在一起的夜凌。

第一军团的丰将军正在感谢叶凌月,经过了她的治疗之后,他们的军医已经苏醒过来了。

“该死的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分明是我长生神院的人,早前竟敢无视本太子的命令,看本太子不收拾你。”

长生太子冷冷扫了眼叶凌月,眼底若有所思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