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一起继续前行。

“站住,这里已经是玄区的路口,你们是第七军团的人吧,此处禁制入内。”

几名神兵挡在了前路上。

叶凌月才知道,在不同的区域中间,还设置了关卡。

除非是将军级别,否则是不允许随意通行的。

“让开,我们将军去了天区,我们要进去找她。”

冷副将喝了一声。

“我们在这里守了一晚,压根没看到骆将军。”

那几名神兵不愿意放行。

“将军没有前往天区?这怎么可能,她早前分明说过要去天区。”

冷副将不信,两方人马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冷副将,我们先退回去,等天亮了再说。”

叶凌月见状,冲着冷副将使了个眼色。

“这还差不多,小心我们禀告其他将军,让你们第七军团吃不了兜着走。”

那几名神兵趾高气扬道。

冷副将只能忍气吞声,随着叶凌月先走开了。

第七军团的女兵没离开后没多久,几个鬼祟的人影从黄区里走了出来,那几名兵士一脸的了然,放行了几人。

叶凌月和冷副将只得回到了黄区。

冷副将一脸的不甘。

“夜神医,你为何要拦着我,那几名神兵分明就在说谎,他们眼神闪烁,一定不安好心,我很担心将军。”

“他们不过是几名神兵,敢在你面前撒谎,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我们要硬闯,很可能会惊动那些人,只会耽误时间。我知道这附近还有一条密道,可以避开关卡处,进入玄区。”

叶凌月的手上的那份地图,就是早前百宝山庄得来的那份地图。

叶凌月到了地下区域后,就对比过。

她现这份地图上的密道的标示,比军方掌握的要更加详细。

有几条密道,可以从黄区通往玄区。

可惜的是,再往里面的天区和地区的地形图,在这幅地图上没有记载。

看来,那位卖地图给百宝山庄的武者,很可能只是进入了这两个区域,地下区域再深入的地方,他还未涉足。

百宝山庄当时进入荒兽洞穴,很可能也就只是在外围而已。

在天区和地区的荒兽洞穴,他们还未踏足。

若是说地下区域还有荒兽的存在,那必定是在天区和地区。

可叶凌月眼下也顾不上那么多,她必须先找到骆锦冰。

距离骆锦冰进入地下区域,已经有三个多时辰了,叶凌月心底的不安之感,也越来越强烈。

冷副将听后,就尾随着叶凌月。

按照地图上的指示,没多久,叶凌月就找到了一条密道。

那条密道,被多块塌陷的石堆挡住。

若是不细看,很看现那条密道的路口。

叶凌月和冷副将迅清理出了密道。

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后,几人终于进入了玄区。

“从玄区通往地区,最快的通道是这一条,我们就沿着这条路线走。”

叶凌月和冷副将商量之后,继续前行。

越往前走,叶凌月的面色越难看。

因为她现,玄区墙壁上的那些石符,被破坏的痕迹更加严重。

“冷副将,你有没有现什么异常?”

叶凌月环顾四周,这一条是主干道,可她们进来后,一名神兵都没遇到。

这显然有些不同寻常。

这时,叶凌月的鼻尖微微一动。

她的眉一下子拧紧了。

密闭的地下通道里,有一股血的气味。

拐过一个拐角后,走在第一位的冷副将惊呼了一声。

“将军!”

冷副将声音里,夹杂着泪音,她快步往前,扑向了前方的骆锦冰。

叶凌月浑身凉,望着眼前的一幕,心脏骤然一缩,痛楚之感,油然而生。

“将军!”

在场的几名女兵全都痛哭失声。

地上,还有未熄灭的火把。

骆锦冰在内的多名骑兵营的女兵全都躺在了地上。

她们身上的盔甲已经被剥光了,赤*身裸*体躺在了地上。

身上和脸上多处是伤口,她们的身下,一片凌乱,显然是被人……

“是谁!是谁做的!”

冷副将痛哭失声,她抱着骆锦冰已经凉的尸体,眼中泪水不断滚落。

叶凌月的鼻子一阵酸涩。

她和骆锦冰认识不过数日,她不是个轻易与人交心的人,可骆锦冰的好爽和仗义,让叶凌月对她慢慢放下了心防。

她已经将骆锦冰当成了朋友。

可白天还活着的人,却已经死去了。

骆锦冰的眼还张开着,叶凌月走上前去,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盖在了骆锦冰的身上。

“抱歉,我应该尽早赶来的……”

话还未说完,叶凌月的声音就多了几分哽咽。

“我杀了他们!”

冷副将腾地站了起来,就要往外冲。

那些神兵,说将军没有进入玄区,他们在撒谎!

因为改道,她们错过了最佳的营救时间,若是能早点一点,将军也许就不会……

在这个男权至上,什么都是男人做主的军界,其他军团的将军们,早就看骆锦冰不满,是他们,一定是他们害死了将军。

“冷副将。”

叶凌月喝了一声。

冷副将脚下一顿。

“你知道幕后真凶是谁?”

“我……我不知道,但是一定和第六、十一和第九军团有关。负责驻扎这里的,是这几个军团。将军身手很好,如果不是遇到伏击和围攻,绝不会出事。”

冷副将咬牙切齿道。

“你有证据?”

叶凌月尽量冷静下来。

骆锦冰一死,若是第七军团的女兵们再一冲动,整个第七军团都会遭殃。

“我没有证据,可是难道就让将军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冷副将恼火道。

“若是你们将军还在,绝不会让你们鲁莽行事,而且,就算方才你们赶过来了,也无济于事,这里只会再多几具尸体。”

叶凌月的话,让冷副将在内的人很是愤怒。

她们个个瞪着叶凌月,仿佛她就是杀害骆锦冰的凶手,一时之间,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住了般。

叶凌月也知,此时应该安慰那些女兵。

可她天生就不是擅长安慰人的性子,她只知道,骆锦冰的死,她一定要查明真相,那些凶手,决不能让他们逍遥下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