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箓不管用,我随军方士的手中,也有几张回春箓。”

骆锦冰摇了摇头。

关鸠死后,裸心谷也炼制出了回春箓,不少军团都购买了一些,但是效力都不如关鸠亲手炼制出来的。

如今市面上的,关鸠炼制的回春箓,已经近乎绝迹了。

“等等,你手中的回春箓是……你是关鸠大师的什么人?”

骆锦冰眼尖,辨认出了叶凌月手中的回春箓,并非是普通货色,和以前父亲曾经给他的关鸠的回春箓很相似。

骆锦冰不由想起来,关鸠死后,曾有人谣传,关鸠有一名传人。

只是那传人究竟是谁,外界不得而知。

难道眼前这意味看上去瘦弱胆怯的年轻学员,就是关鸠的传人。

若是真的如此,那自己的几名兵士就有救了。

“我叫做夜凌,算是关老的传人,炼制的回春箓已经有了关老七八成的水准。”

叶凌月不动声色道。

叶凌月这是自谦的说法,她获得了九重玉净柳后,炼制回春箓得心应手,已经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否则她也不可能指导6隐霜,炼制出强化版的召魂天符。

这名学员,在使用符箓施救时,身上没有半点胆怯的模样,他仿佛变了个似的,举手投足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感。

“夜凌?和曾今神界军团的那位女军神同名?”

听到这个名字时,骆锦冰有一瞬间的怔愣。

军旅世家出身的骆锦冰,也听说过这位传奇般的女军神。

骆锦冰的年龄,比曾经的北境那一位,年纪小一些。

但是并不妨碍她知道夜凌的事迹,事实上,她不仅知道夜凌,还隐约知道,夜凌和八荒神尊有一些渊源。

“这人的名字,和夜凌日将军只差了一个字哎。”

旁边的几名女兵士一听,轻声笑了出来,用了很促狭的目光,觑着骆锦冰。

骆锦冰那张黑红色的面庞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多嘴,你们几个,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她干咳了几声,看向叶凌月的目光和缓了许多。

“夜凌,那就麻烦你跟我去营地看看。”

骆锦冰带着叶凌月往前走,第七军团的营地,就在关卡三里开外的一片空地上。

骆锦冰这一次前来,带了约莫五十多人。

早前在地下区域,失踪了两人,在营地里,还有五十名兵士。

这些兵士,清一色都是女兵,比起硬汉味十足的神界的其他军团,第七军团的这一个女骑兵分队,洋溢着一种不同的气息。

不过虽然都是女兵,可并不像是一般女人那样爱好叽叽喳喳。

骆锦冰一路走去,女兵们都秩序分明,各自忙碌着,谁也没有多看叶凌月一眼。

看得出,骆锦冰的治军极其严明。

这一点,让叶凌月对骆锦冰更加欣赏。

“这些女兵,都是些孤儿,大多是我父亲的老部下的遗孀。她们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作依托。我父亲为了体恤她们,将她们收编入军团,交由我亲手训练,成了神界的第一只女骑兵团。”

骆锦冰走过时,那些女兵看向她的目光,满是敬意。

她们人前管骆锦冰叫做将军,人后却是亲热地喊她为大姐。

与其说这里是一个军营,还不如说这里更像是一个大家庭。

骆锦冰就是这些女兵们的家长。

叶凌月颔,她也在神界军团呆过,神界军界虽说不排斥女人,但是千万年下来,真正出众的女将并不多。

骆锦冰能在男人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的十三军团里,建立起这样一直分队,想来是很不容易的。

这也让叶凌月对于骆锦冰,更多了几分敬意。

骆锦冰带着叶凌月朝着其中到一顶营帐走去。

刚到了营帐门口,就听到了一阵犹如野兽咆哮的声音。

“小心。”

叶凌月目光一厉,猛地推开了骆锦冰。

营帐一下子被掀开了,从里面跃出了一名女子。

那是名年轻的女兵士,她双眼怒红,四肢比寻常的兵士壮实很多,手臂腿上,血脉偾张开。

她的咽喉里,呜呜喑喑着,一看到叶凌月,就猛地扑了过来。

“秦梅。”

骆锦冰见了那名女兵士,大迟了一惊。

秦梅就是早前在地下区域,忽然病的女兵士之一。

她这几日,病情恶化,还会出手伤人,骆锦冰不得已之下,只能命人将其用精武铁链捆绑住。

哪知她连铁链都挣脱了,眼看就要伤了夜凌。

可就在这时,秦梅的身子一僵,她腾在了半空中的身子,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

她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的神魂一阵颤栗,仿佛被什么捆绑住了般,身子轰然倒地。

“快绑住她,我的神魂锁定,只能维持几个呼吸的时间。”

叶凌月说罢,和骆锦冰一起上前,将那名女兵士手脚制住。

见叶凌月轻而易举,就将个头比她还要强壮的秦梅制住了,一旁的骆锦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瞟了眼叶凌月。

叶凌月自修罗剑冢里得了古剑尊的神魂锁定的传承之后,学有小成。

不过比起古剑尊来,叶凌月的神魂锁定还只停留在最初步的阶段,也就是遇上秦梅这种无安全不会精神力的武夫,才能挥作用。

骆锦冰把秦梅搀进了营帐,一名女兵士受了伤,躺在了地上,旁边还有一个药碗。

很显然,方才这名女兵士送药时,不慎把人给放了。

“方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秦梅和另外几名女兵每隔一阵子,都会作。我让军医看过了,收拾癫痫。但是服用了癫痫的药和使用了回春箓后,都不管用。”

骆锦冰叹了一声。

“几名女兵祖上可有人染过癫痫?这种病是会遗传的,若是这几人没有血缘关系,同时作的几率很低。”

骆锦冰摇了摇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叶凌月替那名女兵号了脉,趁着骆锦冰说话的功夫里,她用白色鼎息检查了女兵的身体,意外的是,叶凌月在女兵的身体内没有现半点病变的黑斑或者是其它的征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