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不是摊上了6隐霜这个“疯子“的缘故,叶凌月当晚的运气不大好,几次进入修罗剑冢的深处,都没有遇到古剑尊。

到了第三次,叶凌月都已经要放弃了,奈何6隐霜还是不依不饶。

“我都闯了修罗剑冢千余次了,一次都没遇到,才两次,遇到才奇怪了。最后一次,若是这一次还遇不到,我们……我们就明天再来!”

6隐霜豪情万丈地说道。

叶凌月无语地耸了耸肩。

两人再度一路横冲直撞,扫荡沿途的剑煞。

在两人踏入修罗剑冢的深处时,这一次,那些高等剑煞没有出现。

“咦,高等剑煞不见了。”

6隐霜有些意外,叶凌月却已经警觉了起来。

她能感受到,身子的四周,早前那种紧迫之感再度出现了。

“小心!”

叶凌月猛地回过头去,在她和6隐霜的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一把古剑,虎视眈眈悬在了两人的身后。

上一回,叶凌月还没反应过来,元神就被撕裂成了两半。

那时候,她甚至连罪魁祸都没有看到。

可今日,她小心戒备,终于看到了行凶者的真面目。

“古剑尊!”

6隐霜的语气里,透着兴奋和惊慌之色。

她得了修罗纪事之后,就一直想要会会古剑尊,奈何时运不济,一次都没遇到。

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看到古剑尊的真容。

该用怎样的字句来形容眼前的存在。

说它是剑,它却没有实体,说它没有实体,它却无处不在。

这是一把剑息足以覆盖整个修罗剑冢的可怕存在。

仿佛有无数双眼,同时在多个角度,注视着叶凌月和6隐霜,使得她们无所遁形。

“我来!”

6隐霜可没忘记她和叶凌月的约定,看到了古剑尊,她一跃而起,那身形,犹如一道星光,疾驰而出。

她的脚下步伐极其精湛,乃是一部神通技功法,手上,七张高级符箓和三张天符同时激射而出。

6隐霜的度很快,可就在她飞身跃起,符箓如箭矢般射出的一瞬间。

古剑尊的剑影,一道幻影闪出。

就如一道疾风,扑面而来。

6隐霜只觉得脑中一恍,脑海中,出现了一把惊人的大剑。

那大剑的气势,排山倒海,凌空落下。

6隐霜的身影被那剑气笼罩,无法动弹,元神在刹那间被撕裂成了两半。

一招斩杀!

叶凌月眼睁睁看着6隐霜的元神被撕成了两半,此情此景,如此熟悉。

神魂锁定,果然厉害!

叶凌月亲眼目睹了古剑尊灵魂锁定,斩杀6隐霜的整个过程。

同时也现,古剑尊灵魂锁定是靠着剑息。

剑息所到之处,就没法子摆脱神魂锁定。

她想要破解神魂锁定,就必须比古剑尊的剑息的度更快。

即便是已经经历过一次,但是看到伙伴在自己眼前被击杀,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叶凌月没有惊恐的时间,击杀不过眨眼之间,古剑尊就立刻盯上了叶凌月。

也就是趁着须臾之间,叶凌月的身影迅往后一撤。

古剑尊的剑气陡然一变,朝着叶凌月扑去。

它的度,比叶凌月快了数倍有余,已经逼近。

半空中,一道绿光骤然出现,几重玉净柳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拥有了两条柳枝的玉净柳,比起早前来,度更快,反应也更加敏捷。

两条柔韧性十足的柳枝,一条在空气中狠狠一抽,枝叶上的嫩叶陡然全都绷直了,化成了一片片闪动着寒光的刀刃朝着浩瀚如奔流江河水的剑息抽去。

而另一根,迅往后一撤,它盘旋着,如同一根藤蔓,绕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那柳枝,继承了九重玉净柳的度和反应,加上叶凌月自身的身法,在半空中竟是完美避闪开了古剑尊的灵魂锁定的攻击。

只见一道道金光火花,在半空中显现。

九重玉净柳的一根枝条再次和古剑尊的剑息狠狠撞在了一起。

柔韧的柳枝,在面对霸道蛮横的剑息时,还能勉力应付,只是柳枝上已经是伤痕累累,随时都有碎裂。

那古剑尊的剑身上,出了一阵阵嗡响声,似在得意的叫嚣。

它也知叶凌月完全是靠着九重玉净柳来躲闪自己的灵魂锁定,只要将那两根讨厌的柳枝全都斩断,叶凌月就死定了!

叶凌月腰间的那根玉净柳枝也已经有些精疲力尽,躲闪的势头越来越慢。

忽的,一剑凌光闪过,九重玉净柳被斩成了两半。

一道剑息,如汹涌的洪水,朝着叶凌月扑杀去。

叶凌月神识一动,腰间的那一根九重玉净柳倏然松开。

那道剑息一笼罩住九重玉净柳,玉净柳就一动不能动了,一剑落下,眼看玉净柳就要再次被被斩断了,可几乎是同时,叶凌月将手中的“斗转星移天符”掷了出去。

那天符迎着古剑尊的“灵魂锁定”攻击,那一张薄薄的符身,在碰触到剑息的那一刻,符身上瞬间光芒大盛。

犹如镜子反射一般,那道光芒反射在了古剑尊身上。

古剑尊的剑影一下子僵硬着,无法再动弹了。

“看你还敢这么横!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叶凌月轻飘飘落在了古剑尊面前,只见叶凌月一掌拍出,掌内夹杂着熊熊灰火。

灰火一沾上古剑尊,就如破了油似的,那足以铺天盖地的古剑尊的剑影,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

在火光中,出了吱吱的怪叫声,仿佛火中有一头老鼠。

终于,火熄灭了。

只听得“哐当”一声,火焰里跌出了一根乌漆嘛黑的东西。

“这是?”

叶凌月定睛一看,才现那是一团剑形的五品,灰火烧去了它的表层,露出了真貌来。

竟是一把和手掌差不多大,用桃仙木炼成的桃木剑。

“古剑尊的真面目就是一把桃木剑?”

叶凌月目瞪口呆着。

操控整个修罗剑冢的剑煞,一剑把她的元神劈成了两半的,就是这毫不起眼的桃木剑?

叶凌月有种被坑的错觉,亏了6隐霜还把这古剑尊说得神乎其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