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自两位神妃都怀有了身孕,奚九夜的心情明显不错。

兰楚楚自己也有了身孕,两位神妃顾着安胎,北境神宫的后宫自会安妥不少。

奚九夜安抚了兰楚楚几句,又命令侍女们小心伺候着神妃,询问了几句兰楚楚为何会摔倒,兰楚楚自是不敢说是因为奚喃思的缘故,随口敷衍了个借口,奚九夜有公务要忙,这才起身离开了。

兰楚楚瞄了眼一旁的奚喃思。

从宫廷方士进来诊断后,她就一直没有动弹,仿佛是被方才的兰楚楚的出血给吓傻了。

“把她带出去,看到她本宫就心烦。”

兰楚楚想着肚子里孩子,又是欢喜又是忧愁,若是这孩子真的是须乐的,那该如何是好,须乐那人,一直关在牢里,关着也是个祸害。

但是他精通毒术,下毒害他显然是不可能的,必须想个法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置了她。

奚喃思被侍女带出了内殿,奶娘抱着奚星落走了进来,见了奚喃思呆愣愣的模样,奶娘叹了一声,将她带回了房中。

“神妃怎么这般狠心,下这么重的手。往后,你们姐弟俩的日子可怎么过。”

奶娘打小就带着奚喃思,对她很是疼爱,掀开她的衣服一看,现奚喃思的腰间、后背全都是淤青,有一些已经是黑青色的了,新伤加上旧患,奚喃思小小的身子上,满是伤痕,看着触目惊心。

奶娘边替奚喃思擦着伤药,边抹着眼泪。

“姐姐……不疼。”

奚喃思趴着一旁,他年纪小,不懂事,可也知道姐姐身上的伤很疼,他学着奶娘的样,替奚喃思揉着淤青。

奚喃思望着小小的奚星落,眼底的泪雾一点点地扩散开。

她缓缓松开了紧咬着唇的牙关,唇上只有一条深深的血痕。

奶娘以为她不懂,宫里的那个毒妇也以为她不懂。

她怎么会不懂。

那毒妇再过不久,就会生下新的孩子。

那孩子,可能和她一样是个女儿,也可能是一个儿子。

那孩子,和她、星落都不同,那毒妇会当他(她)如珠如宝。

父皇,也会对他(她)宠爱有加,那个孩子,才是北境神宫里最尊贵的。

有了他(她)之后,自己和小星落很可能会被那毒妇杀死。

奚星落想起了兰楚楚边打她边咒骂她的嘴脸,兰楚楚会杀了他们。

她该怎么办?

她能向父亲大人求助?

她不能,也不敢,她怕自己的身世被揭,那时候,她将面临比死还要惨的下场。

奶娘替她擦了伤药,就退下去了。

奚星落玩了半天,偎依在奚喃思的身旁睡着了。

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奚喃思的眼底闪过了一丝丝的怜惜。

“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你是我唯一的弟弟。”

奚喃思摸了摸小星落的脸蛋,她亲手亲脚下了床,摸索着到了一旁的墙角。

她挪开了墙角的一块砖,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一颗丹药。

这颗丹药,是她从玉手毒尊那偷偷换回来了的。

她跟着玉手毒尊也有一阵子了,对毒有一定的了解。

手中的这颗丹药,原本是兰楚楚用来对付秦妃的,可如今却落到了她的手中。

没记错的话,这种丹药能让人一辈子生不出孩子来。

早前,奚喃思曾经偷偷地用了一点点药粉在兰楚楚的膳食里,可最终她还是因为惧怕,没有下毒。

可如今,兰楚楚有了身孕,奚喃思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她把那孩子生下来了。

奚喃思也不知道,这颗丹药对于已经怀有了身孕的人是否有用。

可是如今,这丹药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外头已经是深夜了,兰楚楚因为怀有身孕的缘故,这时候必定会命膳房准备炖品。

奚喃思想了想,偷偷朝着膳房走去……膳房里,一盅炖品正冒着香气。

厨娘在旁打着瞌睡,奚喃思踮着脚摸了进去,将那颗药融入了炖品中。

同样的夜,在修罗剑冢外,叶凌月吐了一口浊气。

“今天的第三次了,总算会进入了修罗剑冢的深处。”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叶凌月每天至少三次闯入修罗剑冢。

靠着九重玉净柳和自身元神之力的提升,叶凌月从最外围,一路杀进了最底层。

经历了低等剑煞和中等剑煞的折磨,叶凌月的元神已经强大了不少。

她的第二元神同时也得到了强化。

如今,她的元神在两个元神符分裂的情况下,已经可以达到七成左右她的实力了。

前方,一片片闪动着幽红色戾气的中等剑煞,已经悉数被击落。

叶凌月将那些被九重玉净柳净化的古剑,一一收进了鸿蒙天。

一个多月的时间,九重玉净柳越来越彪悍。

如今对上一群中等剑煞,玉净柳抖抖嫩枝条,就足以抽飞那些中等剑煞了。

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九重玉净柳受了柳氏几十年的熏陶,才成了慈悲济世的慈悲树,可被叶凌月拐进了修罗剑煞后,不过一个多月,就成了暴力野蛮的暴力柳。

“柳柳,朝深处进军!”

叶凌月目光一闪,身旁,一道绿光笼罩着九重玉净柳。

一人一柳,身形一致,朝着剑冢深处掠去。

修罗剑冢,失落大6里让人最避讳的存在之一。

从建立之初迄今,已经有几百年了,能进入修罗剑冢内部的人很少,其中大部分还是四五星的导师,能进入这里的学徒,几乎一个都没有。

叶凌月是第一个真正闯入修罗剑冢的学徒。

她本以为,进入修罗剑冢的深处后,必定会遇到更多的剑煞,可事实恰好相反,在踏入剑冢深处时,早前的低等剑煞和中等剑煞都消失不见了。

四周,一片空旷,只有一缕缕的微风吹过。

别说剑煞,就连戾气都不见半点。

“这里真的是修罗剑冢?”

叶凌月嘀咕着。

她左瞅瞅,右瞅瞅,再看看身旁的九重玉净柳,小家伙没嗅到剑煞的气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就是这时,叶凌月忽觉得头皮一阵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