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那一声夜凌时,兰楚楚已经觉得浑身冰冷,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多久了,九夜哥哥没有再提过那个名字了。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让她的心骤然跌落谷底的,却是奚九夜紧接着的那一个“夜凌月。”

夜凌月?

兰楚楚手脚冰冷,近乎是踉跄着滚落了床榻。

多少年了,那个犹如梦靥般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她和奚九夜之间。

她本以为,她和九夜哥哥之间,如今之横隔着一个秦妃,可哪知道,他的心中还有“夜凌月。”

兰楚楚在冰冷的地上枯坐了一夜,两眼无神。

直到奚九夜醒来,她才缓缓起了身,她像是往常一样,亲自替他宽衣,梳。”

奚九夜并没有留意到她的反常。

兰楚楚失魂落魄着,等到她回过神来时,现自己竟到了胜平宫。

呵~

兰楚楚极其讽刺地笑了笑。

笑声回荡在宫殿里,听上去很是诡异。

她竟自甘堕落到来找须乐方仙的地步。

至少,在那个男人面前,她还算是个有诱惑力的女人,他会疯狂地与她交换,而在奚九夜面前,她连个死人都比不上。

只是到了胜平宫,兰楚楚才现,须乐方仙根本不在宫里。

她一询问,才知须乐方仙竟被打入了牢房,而且还是奚九夜亲自下的令。

九夜哥哥怎么会无端端将须乐方仙打入天牢?

他和须弥方仙交情不错,须乐方仙一来就入住胜平宫可见其态度,难道是九夜哥哥知道了什么?

兰楚楚心中,波澜骤起。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前往牢房一探。

刚到了牢房外,就被几名神侍拦下了。

“神妃娘娘,神尊有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探须乐方仙的监。”

“放肆,本宫是什么人,难道你们以为神尊口中的任何人,也包括本宫?”

兰楚楚怒斥道。

几名神卫面面相觑,只得放行了兰楚楚。

北境的牢房,也是用冰雪雕砌而成,四周冰天雪地。

兰楚楚看到须乐方仙时,他披头散,瘫在地上,高大的身躯无法动弹。

再看他的上肢,骨头断裂,竟是被人打折了。

他的身上覆了一层冰霜,牢房里空无一物,连御寒的衣物都没有,待遇竟是比一般的犯人还要差很多。

很显然,奚九夜不打算立刻杀了须乐,但要让其饱受折磨。

兰楚楚一见,愈心惊胆颤。

须乐方仙见了兰楚楚,惊喜不已,挣扎着坐了起来。

“楚楚,你是来救我出去的?”

“闭嘴!”

兰楚楚粉脸白,怒瞪了须乐方仙一眼。

“须乐,我说了多少次了,外人面前,你必须喊我神妃。你是不是说漏了什么,九夜哥哥怎么会突然震怒,将你关入牢房?”

兰楚楚乃是薄凉之人,对于须乐,除了男女之欢,她并无半点喜欢。

可她也不能贸然下手杀了须乐,须乐精通毒术,想要杀他,可不像是兰苍那么容易。

“我不要命了不成,岂会胡言乱语。我只是说了些方仙盟的事,哪知道奚九夜会为了个女人,翻脸不认人,连我师兄的情面都不顾了。”

须乐方仙浑身上下,疼痛欲裂。

他自小受须弥方仙保护,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奚九夜折断了他的手骨,又禁锢了他的精神力,他如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女人,什么女人?”

兰楚楚警铃大作。

奚九夜什么时候和方仙盟的人有了来往?

而且还是个女人?

须乐方仙干笑着望了眼兰楚楚,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女人,即便是受了金火合欢藤的蛊惑,依旧是对奚九夜死心塌地。

她恐怕并不知道,奚九夜早已对其他女人神魂颠倒了吧。

“你不知道?你的九夜神尊,痴迷者一个方仙盟的女学徒,一听说我早前想要侮辱那女学徒,就勃然大怒,将我狠狠教训了一顿。”

“你胡说!九夜哥哥素来冷静,他怎么会……怎么会做出这等事。”

兰楚楚不信地摇了摇头。

奚九夜是她见过,最能忍的人。

他幼年落魄,靠着一己之力崛起,成了北境神尊。

他若是不能忍,在找到兰苍的事后,又怎能与她重归旧好。

他若是不忍,又怎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你别不信,我是亲眼看到九夜神尊动怒。他敢这么对我,我师兄一定不会放过他。他还想当神帝,做梦去吧!”

须乐方仙呸了一口浓痰。

“那女学徒叫做什么名字?”

兰楚楚的周身散出一阵寒气,甚至过了牢房里的冰冷。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不管那女学徒是谁,九夜哥哥是否心仪她,只要是有那么一丝可能,她都不会让那女学徒活下来。

“想要知道那女人的名字?除非你能把我放了。”

须乐方仙可不愿意一直呆在牢房里。

北境的牢房,太过苦寒,他又没有精神力护体,这样子下去,他未必能活着见到师兄。

“不可能,九夜哥哥下的令,除非他答应,否则你这辈子都只能留在这里。”

兰楚楚摇了摇头。

“不放我出去,你就别想知道那女人的名字。”

须乐方仙说罢,就闭目养神了起来。

“我可以提供一些丹药供你疗伤。须乐,你我终归在一起过,我也舍不得你死。”

兰楚楚想了想,语气陡然一变,柔声说道。

她那声音,听得须乐方仙浑身骨头一酥。

“罢罢罢,我须乐这辈子,是栽在你身上了。那女人叫做叶凌月。”

须乐方仙禁不住兰楚楚的蛊惑,脱口而出。

“什么,你说她叫做什么?”

兰楚楚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

叶凌月……夜凌月。

九夜哥哥口中念叨的那个女人,难道是她?

“叶凌月,那女人长得很美,身段也很销魂,难怪北境神尊会上了心。我要是知道那女人是北境神尊的心上人,我哪敢打她的主意。这下子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便宜没讨到,反倒是害得我连神界都混不下去了。”

须乐方仙一脸的后悔莫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