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一双鹰目里,透着意味不明的光。

须乐方仙被他注视着,只觉得无所遁形。

他忽然有种感觉,此番躲避到了北境,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只是他如今除了北境,已经无处可去,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坦白说明白了的好。

“实不相瞒,在下这一次是栽了个大跟头,惹上了洛言方仙……”

须乐方仙只得将自己阴差阳错,羞辱洛音神女的事,告诉了奚九夜。

须乐方仙说罢,在偷偷查看奚九夜的神情,见奚九夜面上并无意外之色,想来早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对方也没有立刻表态赶他走,这已经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只是,此事隐藏的那么深,奚九夜足不出户,也能一清二楚,看来北境的消息网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

想到了这里,须乐方仙不禁有些心虚,那他和兰楚楚的事……

“此事说来,的确是你不对,只是你和洛音神女未免也太粗心大意了,算计人不成,反倒被人算计。”

奚九夜嗤了一声。

难怪须乐方仙要这般狼狈,洛音神女疯,被四个男人羞辱,这事生在任何女人身上,只怕都是无法接受的。

不过他人怕洛言方仙和冰原女帝,他可不怕。

须乐方仙对他还有一些用处,他倒是乐意收留他的,只要他在北境神宫里安分些。

“说来说去,都怪叶凌月那女人,若非是他,我怎么会惹上那么大的麻烦。若是让我看再遇到那女人一定要她好看!”

须乐方仙一提起叶凌月,就一肚子的恼怒。

他这辈子,还没吃过那么大的亏。

“叶凌月?”

奚九夜的眉心突突一跳,鹰目之中,迸出了一丝异光。

“就是方仙盟的一个臭丫头。哼,那女人长了张蛊惑人心的脸蛋,看似纯良,实则歹毒的很,我和洛音原本是打算暗算他的,可哪知道,那女人居然倒打一耙。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旁人吸食了金火合欢的毒都会欲*火焚身,为何她什么事都没有,否则……”

须乐方仙正说的起劲,忽觉眼前一片阴影笼罩住了自己。

奚九夜站在了他的对面。

奚九夜的个头和须乐方仙的个头相差不多,但是站在奚九夜的面前,须乐方仙不知为何,就自觉矮了一大截。

奚九夜的脸上,一阵铁青。

“否则,这一次被害的就是她了?”

“可不就是嘛,九夜神尊,你只怕没见过那臭丫头。她的样子长得那叫一个标志,还有那腰身和……”

须乐方仙还未说完,喉咙一阵剧疼。

奚九夜的手,就如铁条般死死箍住了须乐方仙的脖子。

五指一点点收拢,须乐方仙大惊失色。

“北境神尊!你这是要干什么!放开……”

“须乐,你真该死!就凭你,也配染指她?”

“她……什么她……九夜神尊,你在说……你在说叶凌月?”

须乐方仙才回过神来。

奚九夜和叶凌月认识?

“我的精神力,九夜神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须乐吓得浑身僵硬,他的体内一丝精神力都没有了。

“不过是禁锢了了你的精神力而已。放心,还没废。”

奚九夜冷笑着。

“九夜神尊,你不要误会,我什么都没做。”

须乐方仙试着挣脱,可他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古怪的神力在流窜,神力所到之处,自己的精神力一点都挥不了作用。

“你该庆幸,你什么都没做!否则,你这会儿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奚九夜冷哼了以上,只听得两阵骨裂声传来。

须乐方仙惨叫着,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流下。

“来人,将须乐方仙打入牢房,一天只许供应一顿,没有本尊的命令,谁都不能放他出来!”

奚九夜没有理会须乐方仙的求饶,命人将须乐方仙拖了下去。

“九夜神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须弥方仙的师弟,他说过,要让你护我周全!”

须乐方仙不顾身上的疼痛,冲着奚九夜叫嚷着。

“不错,本尊的确是答应了须弥方仙会呼你周全,北境的牢房很安全,本尊保证,洛言方仙的人找不到你。”

“你什么这么对我?”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早一刻奚九夜对他还是客客气气的,为何下一刻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若是说,奚九夜现了他和兰楚楚的奸情,可那也不对啊。

“你该问问,你得罪了什么人。本尊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染指,你该庆幸,本尊还顾念须弥方仙的交情。”

奚九夜冰冷的声音,犹如寒冬腊月的风,让须乐方仙的一下子如坠冰窖。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

奚九夜这般对待他,并非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和兰楚楚的关系,而是因为叶凌月。

那个身在方仙盟,看上去毫无北境的臭丫头,竟是北境神尊看上的女人?

须乐想起了兰楚楚早前的那番话。

她和奚九夜的夫妻房*事并不和睦,原来并非是兰楚楚一个人的原因。

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心早已不在兰楚楚身上了。

叶凌月……都是因为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

须乐方仙被打入了牢房的消息,没多久就传到了兰楚楚的耳里。

兰楚楚一听,也吓了一跳。

还以为是自己和须乐的事东窗事了,可奚九夜当晚依旧像是往常一样,宿在了她的寝宫里。

她这才放心了些。

当晚,兰楚楚用尽了手段,和奚九夜恩爱了一番后,奚九夜倒头就睡。

兰楚楚却并无睡意。

和奚九夜在一起的滋味,还真是比不上和须乐方仙在一起时的畅快。

“九夜哥哥,你我难道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兰楚楚凝视着奚九夜的侧颜,有种说不出的低落感。

许是感觉到了脸上的那只手,奚九夜微微偏了偏头。

“夜凌,不要乱动。”

兰楚楚的眼一下子瞪圆了,手下意识地就要缩回来,哪知手一下子又被抓住了。

奚九夜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

“不要走,叶凌月,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哪都不能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