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红衣话音才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叶凌月磕了三个响头!

这下子可把叶凌月给吓坏了。

“烈导师,你这是做什么,可是折煞我了。”

说着,她就要扶烈红衣起身。

“凌月,不……少主人,老生有眼不识泰山,早前竟没认出少主人来,还让洛言母女俩险些陷害了少主人,老生真是罪该万死。”

烈红衣和早前的嚣张跋扈模样,判若两人。

任凭叶凌月怎么用力,也拉不起她来。

“烈导师,你在说什么,我不是你的什么少主人。你先起来……我以你少主人的身份,命令你起来!”

叶凌月被逼得急了,不得不放下狠话来。

烈红衣一听,连忙站了起来。

只是不敢再直视叶凌月,而是垂等候在旁。

“烈导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头疼不已。

她倒是更习惯早前飞扬跋扈的烈红衣。

“少主人,你称呼老生红衣就是了,千万被再喊导师了。”

烈红衣一脸的惶恐。

叶凌月有种欲哭无泪之感。

烈红衣的年龄,比叶家太祖叶无名还大,她居然要直接其名字,这要是在方仙盟里被人听到了,必定会指责她不尊师重道。

“烈导师……红衣,关于太虚神印,还有兽极八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想我烈氏一族,在神界也曾经显赫一时。当初神界初成,整个神界分为五大原始神尊,烈氏侍奉的就是太虚神尊。太虚神尊后来被排挤出了神界,他离开时,顾念烈氏在内的多个神侍都已经有了家室。太虚神尊就只带了两名单身的神使侍离开,留下了我太祖在内的一干神侍。”

烈红衣讲起了当年的事,还有些唏嘘。

太虚神尊的决定,成全了烈氏在内的一干神侍,作为原始神尊的神侍,当年的那批人都是身怀绝技,至少也是上位神的实力。

他们虽被留下来了,却感念太虚神尊的恩情,从那以后,再也不入仕。

这些人,有些像是烈家一样,转眼阵法,成为了闲云野鹤的方仙家族的创立人。

还有一些,雄踞一方,成了神界神尊之外的一方大能。

他们的手中,也或多或少留存有当年太虚神尊的遗物,他们的子孙,也被世世代代教育,要等到太虚神尊回归神界。

只要太虚神尊一回归神界,他们就会全力以赴,拥护旧主,重临神帝之位。

这些势力,看似分散在神界的各处,看多少年积累下来,实力也是不容小觑,尽管万千年过去了,可是他们的忠心已经融入了骨血之内,他们都在等待……

烈红衣也是在那样的教育下长大的,但是时间一久,她已经渐渐失望了,认为太虚神尊不会再回来了。

没想到,太虚神尊虽然没有回来,可是身为神尊传人的叶凌月,拥有太虚神印和一部分兽极八阵图的叶凌月,却回来了!

而且还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她的学徒。

烈红衣说到了激昂处,不免红了眼。

“红衣,你说的这些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还有关于太虚神尊到人界的事,我听到的版本怎么和你有些不同。我听说,是太虚神尊主动放弃神帝之位,前往人界重辟净土。他到人界,也是另有使命的。”

太虚神尊到了人界后,他的侍卫们繁衍后代,形成了妖界。

而他也用一座太虚神墓,镇压住了天魔之井。

尽管太虚神尊最后性情大变,是个及有争议的人物,可不可否认,他对于神界和人界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哼,什么使命,什么放弃帝位,那都不过是四大神帝编造的借口罢了。当年五大原始神尊开辟了神界后,就决定自立为帝,但是太虚神尊却一心要剿灭天外异魔。可另外四大神帝却主张井水不犯河水,只要天外异魔不要太过分,就可以让他们存在在神界之中。最后两方人马不欢而散,太虚神尊才愤而离开。”

烈红衣的祖上,有关于这场争端的详细记录。

她也是如今神界章,为数不多的知道真相的人之一。

但是迫于四大神帝的压力,烈氏在内的一干知情者,从未将此事告诉第三人知道。

叶凌月听着,也是半信半疑。

当年的事,终归是年代太久远了。

四大神帝也不可能旧事重提,但是她总觉得,四大神帝也好,太虚神尊也罢,这五位原始神尊在对待天外异魔的态度上,存在差异。

还有,天外异魔到底来自哪里?

那天魔井为何会有异魔入侵,若是反其道而行,入侵天魔井,那天魔井之下,又是什么?

一个个疑问,在叶凌月的脑中盘旋。

可没有一个,是眼下的她可以解答的。

“无论如何,如今少主人出现了,那一切就都好说了。老生还认识一些和烈氏有联系的,其他太虚神尊的神侍的后人,过些日子,待到老生领悟了青龙阵图的全本后,再想法子联络他们,让他们也知道这个好消息。如今正值长生神帝帝位波动之际,若是少主人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崛起,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叶凌月能临摹出七八成的阵图,烈红衣就有把握领悟全部的青龙兽阵。

只要青龙兽阵一修复,烈红衣就无需再惧怕洛言方仙会对叶凌月不利了。

“这件事,日后再说。”

叶凌月有些心虚。

她这枚太虚神印,说起来可是杀了太虚神尊后得来的,这算不算是他的传人?

万一将来被人识破了,那可就麻烦了。

从这一日开始,叶凌月和烈红衣的身份就颠倒了。

烈红衣认了叶凌月这个少主人后,欢喜之余,对叶凌月的教导也用心严格了很多。

加之这几日,关千秋依旧没有回来,烈红衣就索性将叶凌月扣押了下来,在符塔一起学习阵法。

经过了三日,叶凌月总算是将青龙兽阵的阵图临摹了出来,而且还是“常挥”,临摹出了九成左右。

烈红衣这才欢天喜地,放了叶凌月离开了符塔。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