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悠一进了屋子,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她只当是白驹进来了,心中暗喜,面上却假装恼火,坐在了一旁,背对着来人。

她以前和白驹闹矛盾时,总是来这一招,白驹每次都是好脾气地哄着她让着她,果然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纪悠甚至盘算好了,她要让他难堪,再狠狠责备他为什么不来找她、

“你进来干什么,不是说不用管我了。”

“白驹已经回去了,他让我来开导开导你。”

蒋雪走到了纪悠身旁。

“怎么是你?蒋雪,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世上只有白驹才会那么蠢,被你那副白莲花般的外表所欺骗。”

纪悠一看到蒋雪,气不打一处。

“纪悠,别怪舅妈没提醒你,你这般不懂得礼数,将来只怕没有哪家男人敢娶你。”

蒋雪假惺惺道。

“见鬼的舅妈,蒋雪,你少不要脸了,你一个小神尊的女儿,哪来资格当我舅妈。”

纪悠一听到舅妈两字,就觉得恶心。

蒋雪不过是一个靠着行贿买了个神尊位置的上位神的女儿。

蒋雪的为人和她那个爹如出一辙。

她第一眼看到蒋雪,就不喜欢她。

这女人,在外人和白驹面前老装出一副很柔弱的模样,可她曾经看到蒋雪,将一头怀着幼崽的神兽的肚子剖开,只是为了用幼崽的血来给几名神尊的妃子炼制养颜丹。

这个女人,心思很是歹毒,白驹若是娶了她,将来一定会被其所累。

“怎么,这样就恼羞成怒了。纪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白驹,只可惜,白驹压根把你当成了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他要娶我为其妻,还要与我双修,我们连日子都选好了。不信,你看看他说了什么。”

说着,蒋雪取出了一张符箓。

那张符箓一祭出,柳化为了一道流光。

前方出现了一面镜字,镜子里出现了白驹和蒋雪是身影。

蒋雪搂着白驹,两人看上去如同连体婴般亲密,蒋雪面色娇羞,白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落在了纪悠耳中。

他只是当她是外甥女,他爱得是蒋雪?

他答应了和蒋雪一起双修?

看着镜箓里的一切,纪悠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

纪悠脸上的血色,一下子都消失了,整个人如同从冰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僵硬。

“纪悠,我告诉你,白驹心中根本没有你,他爱的是我,将来也只会和我在一起。我们的婚事再过不久就会举行,到时候我会请你来喝我们的喜酒。”

蒋雪咯咯娇笑着,不顾纪悠惨白的脸色,一脸得意地离开了。

纪悠再也忍不住,她脸上的泪水滴落,心疼得厉害。

脑中,一幕上过了一幕又一幕。

她依稀记得,那一年,她五岁,白驹十五岁。

她瞒着娘亲,偷偷在溜除了家门,去偷偷采集城外池塘里的采摘七彩莲,一不小心落入了水中。

就当她小小的身子沉入水中时,一个乞儿跳入了水中,将她救了起来。

破旧的衣服,贴在了他的身上,可他身上,却有种很好闻的气味,黑湿漉漉地滴着水。

他有双很温润的眸子。

纪悠只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

家人前来寻她,他想悄然离开,却被她死死拽住了。

闻讯赶来的娘亲意外现,他长得像极了家中一个早夭的小舅舅,娘亲顾念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就将他认做了义弟,改命白驹,成了她的小舅舅。

她那时,还不知道,“小舅舅”是自己不可以嫁的男人。

她再大了一些后,白驹去了方仙盟,那几年,她对白驹的感情已经生了变化。

她十六岁生辰,白驹赶回了家中,替她庆祝。

那一晚,她喝了一些酒想壮胆,向白驹表白,可却在白驹的卧室外,听到了白驹和娘亲在讨论定亲的事,白驹和蒋雪定下了婚约。

那一夜,纪悠喝得醚酊大醉。

她毅然放弃了修炼了十余年的武道,改修炼精神力,在三年时间里,达到了方仙级别,来到了方仙盟。

她想和蒋雪公平竞争,用实力向白驹证明,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丫头了。

可是,为什么还没等到她成长起来,白驹就要成婚了。

纪悠闭着眼,眼角一阵干涩,泪水已经流干了,心疼得已经麻木了。

她在屋子里烫了一天,外面的天黑了,又亮了,她浑浑噩噩,浑然不知天日。

直到外头,传来了敲门声。

“纪悠,长老会找你。”

纪悠浑浑噩噩听到了元老会三个字,猛然惊醒了过来。

长老会找她?

纪悠急忙起了身,打开了门。

门外,是方仙盟的一名二星导师。

“这位导师,请问长老会找我有什么事?”

纪悠强打精神,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不安。

“长老会找你去作证,洛音神女状告叶凌月在失落大6里陷害她,两人正在元老会争执,叶凌月说你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那名二星导师说道。

纪悠一听,不免有些吃惊,整晚沉浸在白驹和蒋雪即将成亲的坏消息中,浑然忘记了生在失落大6里的事。

如今想来,洛音神女那样的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她一定会前去告状,但是没想到,洛音居然敢告到元老会。

糟糕,凌月有麻烦了。

纪悠想了想,此事因她而且,她一定要解释清楚,她连忙问道。

“这件事,关千秋长老和烈红衣长老可知道?”

“关长老有事刚好外出了,烈红衣长老不知去了哪里,这会儿只有白驹导师在。”

那名导师摇了摇头。

两位长老居然都不在?

纪悠觉得这件事愈不对劲了。

她咬了咬牙,随着那名导师向元老会走去。

刚走到元老会旁,纪悠就听到了一阵哭声。

“娘,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叶凌月她陷害我。诸位长老,叶凌月伙同几名老学徒,在失落大6里毁我清白。我要求严惩她,有她没我!”

一听到洛音神女的声音,纪悠的心里咯噔一声,洛言方仙怎么也在?

~周日会慢慢开始月票加更,有票就麻烦大家投一投哦,被爆了,话说你们脑补下,渣九夜怎么样认出月月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