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伤势怎么样,有话直说就是了。”

奚九夜扫了玉手毒尊一眼。

玉手毒尊追随他已经好阵子了,奚九夜对她已经比较信任了。

“启禀神尊,他的筋脉属下有法子帮忙回复三成以上,但是他这里……属下无能为力,对方下手很绝,直接摧毁了他的意志力。”

玉手毒尊用手指了指脑袋。

连玉手毒尊都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尽然让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直接给吓疯了。

奚九夜的面色更加难看了,居然为了一个疯子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第六元帅一听自己的左臂右膀再无痊愈的机会,愈恼怒。

“都怪蚩印那小子,若非是他,金暮也不会成了这副样子。”

“下手的是蚩印?”

奚九夜听了这个名字,稍微有了些异常。

“就是他,除了他之外,军团里哪里还有人敢下这么重的手。不过那小子也没落到什么好处,他被流放到十三神魔岛,只怕他的下场比金暮也好不了多少。”

第六元帅满面的恶毒。

“蚩印被流放?他和金暮为了何事动的手?”

奚九夜愈好奇。

蚩印那个男人,他见过几次。

那男人是个极其冷静的人,金暮这种人,竟能激得他牺牲自己的大好前程?

“哼,为了个太虚神院的一个女人。九夜神尊应该没听说过这个神院,它是符箓分院的前身。”

第六元帅没好气着。

金暮的事生之后,第六元帅也命人调查过,金暮和蚩印私下到底有什么过节。

可是调查来,调查去,两人早前并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出前,第六元帅才从大嘴巴的第一元帅那里知道了点眉目。

金暮那小子不长眼,得罪了蚩印的女人。

那女人,就读于太虚神院。

这么一说,第六元帅才有了点印象,早前金暮的确奉了他的命,占据了太虚神院的院址所在。

听说,金暮还杀了个把人。

没想到,就因为这事惹上了麻烦。

第六元帅没留意到,奚九夜的眼神,在听到太虚神院的一个女人时就变了。

奚九夜的心里,咯噔一声。

副院长瞒着他,将叶凌月赶了出来去的事,他也是刚知道不久。

这阵子,他忙着笼络神界军团的人,倒是疏于命人监视叶凌月了。

但他大抵也知道叶凌月离开了长生神院后,建立了太虚神院,甚至连她去了方仙盟,他也还不知道。

蚩印那小子的女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是她。

奚九夜早就听说了夜凌日和蚩印抢女人的事。

那女人,就是叶凌月。

好个叶凌月,对他冷若冰霜,可却把蚩印和夜凌日迷得团团转。

只不过……这个金暮,居然敢欺负她?

奚九夜看向金暮的眼神,足以冻死人。

也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奚九夜冰冷的目光,原本就已经神志不清的金暮,不由打了个哆嗦。

只听得一阵恶臭味,从他身上飘了出来,金暮竟是大小便失禁了。

奚九夜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九夜神尊,很抱歉,我立刻就带他……”

第六元帅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这个外孙女婿的不快。

“来人,把这垃圾丢出去,丢入冰窟喂贪食魔鲨。”

奚九夜的眉宇上,阴云密布。

“九夜哥……”

秦妃听了,刚要劝阻,却被奚九夜的一记冷视给吓到了。

“本座还有政务要忙,秦妃,你好好招待第六元帅。”

奚九夜霍然起身,走了出去。

秦妃只能陪着笑,迎了上去。

“雨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前你不是说九夜神尊对你很是体贴,他方才的模样,分明没把我当长辈看。”

第六元帅黑着脸。

“外公,你别生气,九夜哥哥只是这阵子比较忙。”

秦妃忙陪着笑脸,可眼底却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奚九夜已经很就没有碰她了。

本以为,他是因为事务繁忙,可就在半个月前,他又和兰楚楚言归于好了。

听说,是兰楚楚借着风谷神帝寿辰之名,和奚九夜外出,两人回到了两人儿时相遇的村落。

奚九夜也不知是听了兰楚楚什么甜言蜜语,两人又和好如初了。

听宫中的女官说,奚九夜已经连着两晚宿在了兰楚楚的宫中了。

兰楚楚这几日,都是春风得意,她还特意到了自己面前炫耀。

兰楚楚亲口告诉他,九夜哥哥心中只有她一个。

她是九夜哥哥的救命恩人,她和奚九夜之间,有一道其他女人永远都跨不过去的鸿沟。

“雨韵,你这孩子,有时候就是太实心眼了。论手段,你可比不上风谷神帝的那位私生女。”

第六元帅冷笑了两声。

兰楚楚是什么来历,在神界军团的这些元帅们的眼中,可是一清二楚的。

能从一介私生女成为风谷神帝的掌上明珠,此女的手段可不低。

更何况,早前兰楚楚和兰苍之间的那些污秽事,早就在耳目聪敏的神界军团的高层传开了。

“外公,那我该怎么办?我真的爱惨了他。”

秦妃红了眼。

“亏你是我秦某人的外孙女,怎么就一点都不长脑子。要笼络奚九夜,不外乎是两个法子。其一,你要对付兰楚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要好好调查她和九夜神尊小时候到底生过什么。还有一个……你去打听下他和太虚神院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第六元帅可不是普通人。

方才奚九夜的态度变化很是明显。

他不顾自己的颜面,直接处死了金暮,难道仅仅是因为金暮污了他的地?

蚩印为了那女人,一怒之下,重创了金暮。

奚九夜也是立刻变了脸色,太虚神院的那女人只怕不简单。

“外公,你是说九夜哥哥对其他女人动了心思?可是……可是……”

秦妃心里一阵酸涩。

“雨韵,枉费我教你你这么多兵法,蛇打七寸,你对付不了兰楚楚,但若是换了个女人,那也许就不同了。”

第六元帅意味深长道,能够同时吸引奚九夜和蚩印的女人,想来才是兰楚楚的对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