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大赛结束后,帝莘毫无悬念,最终获得了这一届的兵王。

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会被配到十三神魔岛的事实。

帝莘以蚩印的身份在军团里呆的时间并不长,他虽说为人不冷不热,但却意外的人缘不错。

在启程离开之前,第一军团的将军们以及十三军团里其他他有过交集的将军们替他践行。

这场践行会上,不少人都喝醉了。

孙庆揽着帝莘的肩膀,边喷着酒气,边哽咽道。

“蚩印,你小子是条汉子,我在军团里呆了那么多年,除了夜家那对父子和我们家的元帅,就只服气过你一个人。你小子可不要辜负我的欣赏,一定要活着从十三神魔岛回来!”

说着,这厮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帝莘无语地撇了撇嘴,长腿一跨,很干脆地从孙庆的身上跨了过去。

他也喝了不少酒,好在酒醉心不醉,打算写封信托人留给叶凌月。

他离开的太仓促,叶凌月又身在方仙盟,他言简意赅,讲明了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只字不提自己是因为要替她出气,才被调职了。

帝莘刚落笔,就见营帐外,矗着个黑影。

那影子,已经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了,似乎在迟疑要不要进来。

帐帘被掀开了,夜凌日那张脸钻了进来。

看到帝莘时,夜凌日的脸上还有几分尴尬。

“怎么?临走前还想和我打一架?”

帝莘调侃道,只是在看到了夜凌日手下挟的那坛酒时,他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今晚的践行会,夜凌日没有出现,帝莘并不意外,毕竟两人的关系,算不上友好。

夜家的两个弟弟,都是出了名的姐控,对待他这个姐夫的态度,和情敌没什么两样。

难得这小子竟还会找他喝酒,只是那酒里确定没毒吧?

夜凌日走到了帝莘面前,抓起了那酒坛子灌了一口,然后递给了帝莘。

“今日,谢谢你替阿姐报仇。”

夜凌日打听过了,第六元帅已经找来了最好的军医,可是还是治不好金暮的伤势。

据说他连夜带着人去求医去了,不过以他作为医佛云笙的儿子的经验看,那小子,废定了。

帝莘也不接过酒,而是用一种很挑衅的目光看着他。

“帮自己的女人出气,需要你道什么谢。”

夜凌日和帝莘大眼瞪着大眼,就像是两头斗红了眼的牛,高挺的鼻子下,嗤嗤喘着粗气。

“你早前和我打架时,是不是留了一手?”

夜凌日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这事他藏在心里已经很久了。

他夜凌日是什么人,从小到大,即便是对着夜凌光那小子,也从没认输过。

可是今日在帝莘身上,尤其是看到了帝莘那一招“君临,”人剑合一之势,让夜凌日的内心很是震撼。

他曾想过,若是将金暮换成了他,他是否能躲得过那一剑,答案是否定的。

“对着你那张脸,我还真下不了重手。”

帝莘那性感的唇勾了勾,长臂一捞,将那坛子酒喝了一大口。

呛鼻的烈酒,一下子把咽喉里灼热了。

夜凌日和夜凌光对他而言,总归是不同的,他们是洗妇儿最最宝贝的弟弟们。

他们有类似的黑亮的头,漂亮的五官,还有明亮的眼。

帝莘从没想到,冷血如他,有一日会“爱屋及乌”到这种地步。

夜凌日冷哼了一声,坐在了帝莘身旁。

“和我说说阿姐(我洗妇儿)的事。”

两个大男人,异口同声说道。

说罢,两人都诧异地望着对方。

两人之间,油然生出了一种默契。

那种默契,来自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用彼此的生命去守候的女人。

夜凌日俊脸飞红,咳了一声。

“告诉我一些阿姐在人界的事,我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有我在,他怎么会过得不好。告诉我一些她在神界的事,嗯,关于那个野男人的事,可以忽略不计。”

某男人傲娇状。

两个性格八字从未合拍过的男人,你一句,我一句,一大坛子的酒很快就喝完了。

天也已经亮了。

夜凌日站了起来,眼神异常的清醒。

“看在你我打过架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十三神魔岛不是什么好地方。在那,你要忘记你的实力,想要活着回来,就必须学会容忍。”

“呵~看在你是我女人的弟弟的份上,我也提醒你一句,做事不要太冲动,有时候诱惑后面往往是最大的陷阱。”

帝莘闭着眼,答非所问。

身旁,夜凌日已经走远了。

帝莘睁开了眼,凤目里,一片清明。

对于旁人而言,十三神魔岛也许是个炼狱。

可对于帝莘而言,十三神魔岛却有着不同的意味。

他本就是从炼狱里走出来的男人。

大步走出了第一军团,帝莘深吸了一口气。

清晨的空气,冷厉而又情信,让他血管里的血,一点点热了起来。

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处处都是束缚的军营了。

十三神魔岛,他,来了!

帝莘启程离开了第一军团,对于他而言,就如龙游九天,很是自在。

可是对于如今身在北境的奚九夜而言,就不同了。

奚九夜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身旁坐着他的新神妃。

第六元帅带着躺在担架上的金暮,连夜到了北境。

第六元帅来找奚九夜的原因很简单,正是为了全身筋脉尽段的金暮。

金暮是第六元帅培养了多年的得力助手,他被帝莘摧残的不仅仅是一身的筋脉,更糟的是连意志力都直接被摧毁了。

他受伤后,就浑浑噩噩,嘴里胡言乱语着。

奚九夜看到这样一个似人非人的废物,多看一眼都嫌污了眼。

只可惜第六元帅没有半点自觉,他喋喋不休的那些话,奚九夜一句都没听进去。

“九夜,我听说你手下有一名十分了得的方尊,擅长各种内外伤,我想让她帮忙看看金暮的伤势。”

奚九夜命人,将玉手毒尊传了过来。

玉手毒尊早年是用毒高手,用毒一流,治伤也是一流。

她替金暮稍一检查,面色有些反常。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