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弟弟关鸠一样,关千秋都痴迷于各种符箓的研究。

他得了三枚天符令后,就一直沉迷于十大天符的研究,只可惜,却害死了自己的弟弟关鸠。

可这并没有阻拦他研究十大天符的脚步。

经过了无数的资料考证和先人书籍的查阅,关千秋终于现,上古时期的一种奇符,生死符可能有部分缓解十大天符的反噬的作用。

于是关千秋开始寻觅生死符,只是让关千秋失望的是,生死符从未出现过。

生死符的威力极其霸道,它一旦被炼制出来,其宿主就必须用生命力来养护。

上一枚生死符被炼制出来时,已经是千年之前,是一名痴情的神女炼制出来的。

可那之后,生死符以及它的宿主就再没有出现了。

正当关千秋失望之际,叶凌月出现了。

事实上,叶凌月身上有生死符的事,关鸠并没有告诉关千秋。

关鸠之所以没那么做,也是为了保护叶凌月。

关鸠对自己这个哥哥很是了解,关千秋一旦知道了叶凌月身上有他感兴趣的生死符,很可能就会把叶凌月掠过去,将其当成了试验品,甚至是逼迫她用天符令寻找九大天符的下落。

一次回春天符的反噬已经够了,关老不想叶凌月再重蹈他的覆辙。

可纸包不住火,最终,叶凌月身怀生死符的事还是被现了。

生死符比九大天符还要厉害,这会不会太玄幻了?

叶凌月还有些不大相信,可关千秋看她的眼神,让她一阵毛骨悚然。

“导师……关老前辈?你想怎么样,你该不会想杀了我,开膛破肚把生死符取出来了吧。”

叶凌月倒退了几步。

“咳咳,你个小丫头,怎么能那么想老夫呢。老夫可不会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来。再说了,生死符又不会寄存在肉身里,没猜错的话,它应该在你的魂魄里。老夫没有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试试,生死符是否真的能克制天符令的反噬,解开天符令之谜。你只用配合我就可以了,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关千秋心虚地咳了几声。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她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断定,如果生死符在她的肉身里,关千秋一定会毫不犹豫,把她给大卸八块了。

不过如此说来,关千秋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当小白鼠的意思了。

“那我体内的生死符,到底怎样才能克服天符令?如果克服不了,我岂不会被反噬?”

叶凌月体内的生死符,从出生开始就有。

它曾经一度让叶凌月无法练武,直到重生一世之后,才破解了生死符的束缚。

迄今为止,叶凌月也没法解释清楚,生死符的真正作用是什么,还是说,她的死而复生和生死符有关系。

“生死符最大的威力,就是生与死。这所谓的‘生’指的是宿主的生命力比常人强上许多,如果没看错的话,你无论是精神力还是神力的恢复,还有修炼度都比常人要快,这正是生死符的好处。这‘死’说得却是宿主的身上会萌生出一种‘死’气。这种死气,对于其他符箓而言,具有一种遏制甚至是直接吞噬的作用。”

关千秋在生死符的研究方面,可算是整个神界屈一指的。

经他这么一说,叶凌月如醍醐灌顶,明白了过来。

正如关千秋所说,她的体质在生死符的改造下,的确异于常人。

前世,娘亲和父亲封印了生死符,她身体文弱,连精神力的修炼都疏忽了,所以才会被奚九夜和兰楚楚逼死。

这一世,她因为轮回一世,生死符现身之后,她犹如涅槃重生,体质大大改善了。

“生”的那一面说得通,那“死”又从何说起?

“导师,生死符的两面,我只感觉到了一面,什么吞噬符箓的神力,这一点我从未遇到过。”

叶凌月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的生死符还太弱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让白驹带你们前往‘失落大6’的缘故。生死符依托在魂魄里,魂魄的强弱和元神密不可分,想要让其变强,就必须不断强化元神。带你的元神的修为和你的肉身的修为一致,得到了大神通境,甚至虚空境时,自然就能动用生死符的另外一部分力量了。届时,那就可以不惧天符令的反噬作用,寻找传说中的十大天符了。”

关千秋一说到这里,就两眼光。

叶凌月听得一愣一愣的。

元神和肉身的强度一样?

叶凌月还是第一次听说,元神的境界。

原来在神界,元神的强度和肉身是等样划分的。

也是按照后天、先天、轮回、小神通、大神通、虚空来划分的。

她的肉身强度到了神界后,经过了多次神力洗涤强化,已经是接近大神通境了。

可她的元神,也就在古九洲的黄泉城时强化过,论起强度,只有肉身的一两成而已,也就是相当于是后天和先天之间,到大神通境,这中间可是横隔了好几个元神境的。

叶凌月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在一年的时间里,元神能达到大神通境。

“导师,你的想法挺美好,可现实是残酷的。我加入方仙盟,最多只逗留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我就要返回太虚神院。那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回去。”

叶凌月到方仙盟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成为高级符师,让太虚神院能够存活下去。

方仙盟的学徒,第一年是无法自主离开的,但是满了一年的见习学徒期后,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方仙盟或者是待业修习。

“一年?那可不行,一年时间,你的元神压根不可能强大到大神通境。再说了,那个什么太虚神院,难道比方仙盟更强?只有这里,才有最佳的修炼资源。”

关千秋吹胡子瞪眼着。

“导师,方仙盟虽好,可只有太虚神院才是我的根基所在,那里有我的伙伴。我只能答应你,在这一年时间里,尽量修炼,想法子破解天符令,但是能否成功,我不敢保证。”

叶凌月坚持己见。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年就一年。”

关千秋气呼呼着,只是他心里却嘀咕着,一年之后老夫自有法子让你改口,咱们走着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