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纪悠,你这火爆脾气,哪个导师收了你,就要倒霉,也就只有我能治得了你。”

白驹笑眯眯着,揉了揉纪悠的脑袋,那模样,就像是看一个小孩子似的。

纪悠瞪了眼他,只是眼底却闪过一抹羞涩。

尽管她掩饰的很好,可却被叶凌月给捕捉到了。

叶凌月挑了挑眉,再看看白驹和纪悠两人,心里若有所思着。

纪悠理所当然,选了白驹当导师,随即,她就拉着自己的舅舅到了叶凌月面前。

“舅,这是我刚认识的伙伴,叶凌月。你不如把她一起收下,我和她也好作个伴。”

“你这丫头,学徒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收的,一名导师,只能带一个新学徒。”

白驹哭笑不得着,嘴上敷衍着,眼角扫了眼叶凌月。

“凌月可聪明了,她第一次炼制圣品丹药就炼制成功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你可以把她推荐给其他导师的不?”

纪悠急了。

“我可以试着将她推荐给蒋雪。”

白驹说着,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名女方仙。

那是名二星导师,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左右,长了张讨喜的鹅蛋脸,模样颇为清秀。

“纪悠,好久不见。”

那叫做蒋雪的女方仙走上前来,一脸讨好地看着纪悠,一旁的叶凌月,她连看都没看。

纪悠哼了一声,没有搭腔。

“小纪悠,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蒋雪和你打招呼呢,她可是你未来的准舅妈。”

白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蒋雪是他的未婚妻,不知为何,纪悠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大好。

“我可没承认这个舅妈,不过是未婚妻而已。舅,凌月的事你一定要给我安排好。”

纪悠显然不待见那个叫做蒋雪的。

“蒋雪,你看?”

白驹无奈地摇了摇头。

蒋雪是三星导师,在白驹看来,叶凌月不过是一星鼎,蒋雪如若是肯收她为学徒,已经是很不错了。

蒋雪这才看了眼叶凌月,她扯了扯嘴角。

“你叫做叶凌月是吧,我方才看过你炼丹了。你为何没有按照丹方上的要求,私自变更了炼丹次序?”

蒋雪比白驹来得早,自然是留意到了最后一个考核的叶凌月。

叶凌月的那口破鼎,让她的第一印象很不好。

如果不是白驹开口,她压根不可能看上叶凌月。

“我觉得丹方上的次序有点问题,所以调整了下。”

叶凌月如实相告。

她在炼制的途中,觉得百毒丹的丹方的炼丹次序变更下,会更好,所以直接改动了。

“放肆,你不过是一个小方仙,居然敢随意变动我的丹方。”

蒋雪冷哼了一声。

纪悠和叶凌月都是微微一怔。

这才知道,纪悠的那张百毒丹的丹方居然就是出自蒋雪之手。

纪悠早前也不知道,她的这张丹方是她去年缠着白驹,软磨硬泡得来的。

若是早知道这张丹方出自蒋雪之手,送她她都不要。

“丹方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只是按照我的直觉炼丹而已。”

叶凌月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每个方士炼丹,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

她并不认为自己的调整有任何问题。

叶凌月的话,让蒋雪很是难堪。

蒋雪的天赋,虽然比不上白驹,可二十五六岁就能当上三星导师,这其中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族的庇护,但是她个人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像是叶凌月这样的学徒,天赋差,脾气还差,这种学徒,蒋雪还是第一次碰到。

她冷笑了几声。

“好一个狂妄的叶凌月,就凭你这种态度,你这辈子都只配炼出连一条丹纹都没有的破丹!白驹,这个学徒我可不敢收,我倒是看看,谁敢收这样的的学徒。”

蒋雪此话一出,在场的导师都面露难色。

早前有一两个导师还打算招收叶凌月为学徒,被她这么一说,谁好意思再开口,若是开了口,不就是得罪了蒋雪了嘛。

“蒋雪,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舅,你倒是说句话啊。”

纪悠急了。

她本意是想帮助叶凌月,哪知道弄巧成拙,真是害了凌月嘛。

“蒋雪,纪悠,你们都不要动怒。其实这位叶小友说得也没错,丹师的确是要勇于创新。”

白驹的娃娃脸上,堆满了笑容,面对外甥女和未婚妻的两面怒火,他也是一脸的尴尬。

“舅,你收凌月为学徒,我大不了拜其他人为导师。”

纪悠也被惹毛了。

“这……”

白驹急得只抹汗。

“纪悠,你也别太任性了。白驹宠你,才由着你胡闹。要是这次答应了你,你以后随随便便带了什么狐朋狗友入方仙盟,都要当白驹的学徒,白驹的名声岂不是全被你毁了。”

蒋雪一脸的为白驹着想的模样。

“慢着,你说谁是狐朋狗友?”

叶凌月皱了皱眉,骤然说道。

叶凌月原本没打算闹事,但是这蒋雪,欺人太甚了。

蒋雪冷嗤了一声。

“纪悠,谢谢你帮我出头。不过,就算是方仙盟只剩一个导师,我也不可能拜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为导师。她几次三番出演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说我炼的丹是破丹,那我就让你看清楚,什么叫做破丹!”

叶凌月说罢,摊开了手。

她的掌心内,那一颗百毒丹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

掌心内,鼎印微微一动。

忽然间,一片金光从丹体里迸了出来。

一股浓郁的丹气,瞬间飘了出来。

丹气越来越浓烈,在场的导师们的神情也是不由一变。

白驹挑了挑眉。

“丹气好强,这颗丹……”

白驹还未看清那颗百毒丹的木有刚,丹体力,一道莹白色的光直射了出来。

半空中,出现了一团模糊的景象,那景象越来越清晰,最终化成了一头巨大的蟾蜍。

那蟾蜍,两眼鼓鼓的,犹如灯笼,它雄踞在丹塔的上空,口中喷出了一团白雾。

那白雾扩散开,在场的所有人只觉得神智一清。

尤其是那些刚完成了考核的人,他们早前消耗了不少精神力,可吸入了白雾之后,无不觉得心旷神怡,体内的精神力也恢复了不少。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