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下,李将军惨叫连连,那声音,在暗夜里听着让人头皮一阵麻。

“住手!我让你放了他!”

金暮喝了一声。

“放了他?”

叶凌月那张连明媚的月色都要为之失色的俏脸上,绽开了也抹动人的笑容。

她手腕微微转动,掌用力一挥。

小神通技十重天动。

只听得轰的一声,李将军的头就跟熟透的西瓜一样,一下子炸开了。

她在九重神渊历练了一番,十重天禁制越炉火纯青,这一掌下去,力可达万斤。

在这般掌力之下,李将军根本承受不住。

“你敢!你今日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金暮的眼珠子一下子凸了出来。

他没想到,叶凌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此毒手。

第六军团的所有神兵目睹了这一幕,个个面面相觑,背脊生寒。

眼前的女子漂亮的不可思议,谁又能想到,她的手段也同样残忍的让人指。

脑浆、血水喷洒了一地,可叶凌月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她若是怕,就不会来报仇。

程岳死时受了多少的苦,她就要李将军付出多大的代价,不仅如此,她还要让第六兵团的人也付出代价。

“他敢杀程岳,我为何不敢杀他。我能走进来,我就能走出去!”

叶凌月脚一踢,李将军的那具断头尸如同一片落叶,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只听得嗤的一声,尸体插在了第六军团的军旗上,和早前程岳死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岂有此理!拿下她!”

金暮暴怒,他一声令下,兵士们将叶凌月层层围住。

就是这时,军营里四周,数道人影齐掠而来。

“谁敢动她!”

小怪物和慕容九城、铁风分立在叶凌月的身旁,一脸的警惕。

“不错,谁也别想动我们的学员。”

穆挽枫和黄腾也及时赶到。

“一群符箓分院的丧家犬,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杀军方的人,你以为凭你们几个,就能逃出去?”

金暮认得眼前这几人,都是符箓分院的中级符师。

倘若对方来了名高级符师,他也许还会惧怕,只是凭这些中级符师,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凭我们几个人已经绰绰有余了。上将军是吧,这片军营的周围,已经被我们埋下了五十多张高级雷爆箓。只要你们敢妄动,我们就引燃符箓,大不了大伙儿同归于尽!”

铁风冷笑道。

金暮的身子一僵,可旋即,他露出了不信的表情来。

“小子,想要骗我,你还太嫩了些。这周围我们一直子巡逻,你们根本没机会布下符箓。”

可金暮话才说完,身后,一阵爆炸声传来。

东边的营帐处,一道火光冲天而来,一顶储备军粮的帐篷淹没在滚滚火海之中。

这一炸,可是震住了金暮。

“你们居然敢!”

不仅仅是金暮,连穆挽枫和黄腾也是一脸的震惊。

铁风那小子什么时候……铁风耸了耸肩。

“别看我,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说着,他看了眼叶凌月和慕容九城。

雷暴箓是慕容九城提供的,计谋是叶凌月出的。

他们早前追上了叶凌月,慕容九城提议炸死那帮神界军团的。

叶凌月沉吟了下,让他们几人分头去置放雷暴箓,她去引开李将军和那帮神兵。

这也是为什么早前,她要和李将军周旋的缘故了。

“不仅仅是军粮,还有军备,四周每一次都有雷暴箓。用我们几个人的性命,换一千名神兵的性命,值得。”

金暮气得脸都青了,可是他不敢贸然作。

一千条神兵的性命,他的确不敢冒险。

可再看看悬挂在军旗上的李将军,金暮肚子里的恶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我谅你们也不敢,只要我们出了事,第六元帅一定会血洗整个符箓分院!连他们的家人,也不会放过。”

金暮威胁道。

“好一个第六军团的上将军,恶人先告状。你们强占了太虚神院的院址在先,杀人在后,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算是告到了四大神帝面前,我们也不理亏。”

叶凌月厉声说道。

“当真是可笑,符箓分院早就被取缔了,你们既没有高级符师,也没有神帝许可,根本没有成立神院的资格,何来太虚神院的院址一说。神箭营准备,将这群贼匪击毙。”

金暮面色沉沉,只见他一声令下。

两百名神兵手持劲弩,对准了叶凌月等人。

“谁说太虚神院没有许可?!”

只听得一声轰鸣作响,朗朗晴空之上,飞出了数张符箓。

那是数张高级符箓,五雷箓。

刹那间,晴天一个霹雳。

五雷滚滚,犹如五条蛟龙,破空而出。

伴随着一阵轰鸣,第六军团的数十名神箭手,刹那间被雷击中,化为了焦炭。

天空中,有一名女子翩然落下,她目光冰冷,扫视了第六军团的的众将士一眼。

“裸心谷龙氏!”

第六军团的那些将军们不由往后退了几步,上将军金暮也是微微动容。

裸心谷是两大圣地之一,其声望不下于四大神院,尤其是裸心谷的谷主今年刚突破到天符师,传闻四大神帝都对其很是尊敬,在龙氏面前,即便是金暮也不敢太过造次。

“龙夫人,这时我们跟符箓分院之间的矛盾,还请龙夫人不要胡乱掺和进来。”

第六军团的上将军金暮走了出来,冲着龙氏拱了拱手。

“我是太虚神院的荣誉院长,你杀我学员,占我院土,此事你说我该不该管?”

龙氏美目一凝,狠狠地剜了眼金暮。

亏了她提早离开了诸神山,否则这一次,只怕叶凌月和太虚神院都会有大麻烦。

金暮此人,修为堪比神尊,是第六元帅座下的第一个高手,为了五丘之地,第六元帅居然抢占他人神域,简直是岂有此理。

一听龙氏竟是太虚神院的荣誉院长,金暮也是一愣。

早前副院长可没说到这一点。

金暮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之人,他打了个哈哈。

“龙夫人,你是裸心谷的人,怎能兼任太虚神院的院长,更何况,太虚神院也没有得到准可令。要知道,神界建立神院也好,势力也罢,全都需要神帝的准可令。”

金暮就是料定了太虚神院如今还没有这个准可令,所以才敢肆意欺凌。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