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莘警惕的目光下,叶凌月朝着怪人走去。

她走近一步,怪人的神情狰狞了起来,冲着叶凌月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叶凌月却是视若无睹,继续往前走。

她取出了一个乾坤袋。

那怪物以为她又要耍什么手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袋子打开了,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这是你爹爹的骸骨,我把它们交给你。”

叶凌月拿出来的,正是渊神尊的骸骨。

渊神尊临死前,叮嘱叶凌月两件事,一件是替他报仇,杀了冰原女帝。

第二件就是将他的骸骨送还给他的家人。

彼时,渊神尊还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早已死去。

叶凌月也以为,她无法替渊神尊完成这个心愿了。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他的故人。

叶凌月的话,那怪人听得似懂非懂。

他从出生就没有了爹爹,这个字眼,对他而言,尤其的陌生。

他的目光,直勾勾落到了那一袋骸骨上。

目光,不断在叶凌月和骸骨间游离。

他并不讨厌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的身上,有一种和娘亲很相似的感觉。

那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叶凌月往前走了几步,她的眼神里满是怜悯。

“你爹爹说,想要一家团聚。”

怪人的心底,一抹一样的悸动闪过。

眼眶很痒很热,有什么东西,不停地要涌出来。

那泪水,是血红色的,就像是九重神渊外的血泉。

怪人颤颤巍巍着,伸出了手来,一把夺过了叶凌月手中的乾坤袋。

他抱着那袋子骸骨,像是一个孩子那样,隐隐呜呜哭了起来,他的嘴里,含糊不清叫着爹爹两个字。

泪水不断滴落,落到了那一堆骸骨上,洁白的骸骨泛着白光。

骨肉亲情,胜过一切。

即便是不知道这堆骸骨到底是谁的,哪怕是千年已经过去,沧海早已成了桑田,可是看到那堆骸骨时,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

那怪人大声苦着,那群活尸听到了他的哭声,全都围了过来。

他们陪着怪人,出了难听的哭声。

看着早前还凶残成性的怪人一下子变了个模样,帝莘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他真的是渊大哥的孩子。可怜的孩子,他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龙氏也哽咽了起来,不停地抹眼泪。

“真相如何,只有问他自己了。”

叶凌月也觉得莫名的心酸。

那怪人足足哭了半个多时辰,为了让他早点平静下来,帝莘让随行的神兵退了出去,只余下了叶凌月、夜凌光、龙氏和他四人。

帝莘还将那口冰棺放回了冰屋。

他们的一举一动,怪人全都看在了眼里。

他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依旧不肯开口,抱着那堆骸骨守在了冰棺外。

那群活尸游离在冰屋外头,提防着叶凌月等人。

“阿姐,你确定那似人似鬼的家伙真的是渊神尊夫人肚子里的儿子?”

夜凌光狐疑着。

渊神尊的事迹,他也是听说过的。

听闻渊神尊当年有两个孩子,从夜凌光的角度,他宁可相信屋子里的那一个是渊神尊七八岁的那个孩子。

至少那个孩子活命的机会,比起柳氏肚子里还未足月的婴孩要大得多。

“他是柳氏肚子里遗腹子,而非那个七八岁的孩童,否则,他一定认识龙夫人。而且,他是人,以后不要在他面前说他是怪物。”

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和小怪物接触过,知道被同族排斥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比起渊神尊的幼子,小怪物还要幸运一些。

叶凌月很难想想,在过去的千余年时间里,此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冰屋里的那口冰棺,恐怕就是他唯一的寄托了。

“那怪物出来了!”

夜凌光还想说什么,这时,冰屋里的那怪人走了出来。

怪人狠狠瞪了眼夜凌光,夜凌光摸了摸鼻子,不吭声了。

“你可是有话要和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我们不会欺负你的,帝莘?”

叶凌月见他踟蹰着不敢上前,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帝莘,显然对帝莘还有些后怕,她很是友好地冲着那怪物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怕。

帝莘闷哼了一声。

自家洗妇儿这般好声好气的说话,这种待遇,连他都没享受过几回。

见怪人还不肯过来,叶凌月想了想,额头的神印闪烁。

只见她的身后,一棵稚嫩的玉净柳的幼苗出现了。

看到了玉净柳时,那怪人的面色柔和了许多。

终于,他鼓起了勇气,走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他说话不利索,支吾了半天,只是将几封书信,交给了叶凌月。

这些东西,他从小就贴身收着。

上面的文字,他一知半解,但他知道,那是娘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叶凌月接过了那几封书信,说是信,却只是用了衣服碎片写下的。

上面的笔墨,已经变成了暗红色,分明是有人用了鲜血一笔一划写下来的。

“是柳芸的笔迹!”

龙夫人认出了信上的笔迹。

几块衣服碎片,留下了断断续续的几千字的绝笔。

叶凌月和龙氏将这些衣服拼凑在一起,逐字逐句看了下来。

“天哪!怎么会这样?”

龙氏看完信后,脸色煞白,整个人都站不住了,夜凌光忙将她搀住。

“上面说的,可都是真的?”

帝莘也看完了信,他看了看叶凌月,叶凌月抿紧着唇,唇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在场四人,在看完了柳氏留下来的这几封信后,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信是柳芸在最后关头写下的,上面的每一字句都是真的。

真相比叶凌月早前猜测的还要恶劣的多,叶凌月也终于知道了,为何怪人的体质会如此的特殊。

“冰原女帝简直就不是人,居然做出了这般丧尽天良的事。她不仅逼死了渊神尊,还要杀人灭口,连渊神尊的旧部和妻儿都不肯放过,如此行径,她怎么配做神帝!不行,这几封信一定要交给其他几位神帝。”

夜凌光满脸的义愤填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