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不知道帝莘身上的那股力量是什么,可是怪人显然被帝莘给吓到了。

和其他伤势不同,被末世妖阳灼烧出来的燎泡,没法子自动愈合,这已经让怪人很恐惧了。

他从小到大,在冰原一带,从未遇到过敌手,无知者无畏,从不知怕为何物。

可今日,接连遇到了叶凌月和帝莘,接连受挫,对于怪人而言,已经是一大打击。

尤其是和帝莘对战时,对方体内的那股灼热的力量,仿佛能直接将人烧成灰烬,哪怕,他体内有娘亲留下来的宝贝也不能治疗这伤。

本能的,怪人对帝莘生出了畏惧之感。

一时之间,连制止都忘记了。

冰屋的门已经碎裂,洞开的大门能容一人进入。

帝莘逼退了怪物之后,大步走进了冰屋。

冰屋不大,里面也很空旷,放眼看去,帝莘一眼就看到了冰屋最左边的角落里摆放这一大块长方形的冰块。

冰块正不断冒着寒气,看上去比周遭的冰雪的温度还要低得多。

帝莘再仔细一看,才现冰块里有什么东西。

那是?

帝莘定睛一看,目光不由微微一变。

冰块里,竟然冰封着一个人。

那是个女人,看样子,她早已死去多时。

这块冰块,被人精心打磨过,成了一口冰棺的样子。

怪人守护着这座冰屋,就是为了守护这个女人。

只是不知道,那美妇和外面的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是情人还是兄妹?

抱着如此的困惑,帝莘走上前去,一手将那口足有几百斤重的冰棺举过了头顶,走了出来。

怪物目光惶恐,唯恐帝莘伤了那冰棺里的人。

他一跃而起,就想扑向帝莘,抢下那冰棺。

“立刻让他们退开,否则,我就毁了这具冰棺!”

帝莘厉喝了一声,说着就做出了要摔下那口冰棺的动作。

怪物被他一喝,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有所避讳,没敢上前。

“帝莘!你没事吧?“

叶凌月忙跑到了帝莘身旁,她看了看帝莘的脖颈,好在男人的皮肤上完好无损,没有半点伤口。

“洗妇儿,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咬的,除了你之外。”

帝莘调侃了一句。

叶凌月啐了一口,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思开玩笑。

说归说,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那口冰棺上。

看清了那口冰棺里的人后,叶凌月神情再是一遍。

“你先把冰棺放下。”

叶凌月示意帝莘放下棺木,她的眼底,满是震惊之色。

“龙夫人,你快来看看,你可认得棺里的人。”

龙氏走上前去,在看清了冰棺里的那女子的容貌时,娇躯一震,眼倏的瞪圆了。

冰棺里,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美妇。

她面容清秀,五官很是精致,身形修长苗条,穿着一袭素白色的袄裙,她面容祥和,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是个看上去很是瘦弱的女子,她就如春日里的杨柳,不堪一折。

她苍白的嘴唇和早已没有血色的四肢,无一步表示着她早已死去多时。

尽管已经死去了很多年了,但是由于冰原温度极低,又用了冰棺保存的缘故,里面的人的尸保存的很是完好,看上去和生前没什么两样。

“柳芸?!”

龙氏失声喊了出来。

“龙夫人,里面躺着的是不是就是渊神尊的妻子柳氏?“

叶凌月追问一句。

“不错,她正是柳芸,渊神尊的结妻子,只是……她怎么成了这副样子,又怎么会落入这怪物的手里。”

龙氏点了点头,眼底泛着泪光。

龙氏这么一说,叶凌月只觉得原本心底的那些困惑,一下子全都解开了。

看来她的猜测是真的。

叶凌月看了眼冰棺里的柳氏,目光最终落在了她平坦的肚子上。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渊神尊的孩子,最小的儿子。“

叶凌月说罢,龙氏不禁惊呼了一声,她难以置信地望着那怪人。

怪人身形异常高大,相貌怪异,柳氏和渊神尊都是容貌出众之辈,他们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怎么会……怎么会是那孩子?可是他们一家不都已经死在了雪灾里嘛?“

龙氏再看看眼前的那怪人,依旧难以相信。

渊神尊的妻子柳氏,当年的身怀六甲,大概已经七八个月大了。

雪灾生后,龙氏和龙谷主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可是灾情实在是太严重了,千里都被冰雪覆盖,想要在那种条件下,找到几个人,难如登天。

在寻找了一个月后,龙谷主夫妇无奈放弃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和外界一样,都认定了柳氏和她的孩子都已经死了。

龙氏上前一步,想要再仔细看看怪人。

哪知那怪人咧开嘴,冲着龙氏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他居住在地下多年,早些年,陪他的只有那一口冰棺。

等他年龄稍大一点了,炼就了神通,就开始捉活人回来。

他懂得的简单一些话语,也都是那时候,从那些活人那里学来的。

他最初也没有害人的意思,可那些活人被抓回来后,都会哭闹不止,不停地骂他是怪物,他就会升起一种烦躁感。

他慢慢被磨去了耐性,索性就将那些人杀了。

那些人被杀之后,就化为了活尸。

只有这些活尸,才能安静地陪伴着他。

时间一长,怪人就养成了一种习惯。

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附近的村落抓人,将他们变成活尸。

他习惯了和活尸相处,反倒忘记了如何和人相处。

眼前的龙氏,还有帝莘等人,对他而言,都是坏人,都是陌生人。

“龙夫人,你稍安勿躁,我试着和他谈一谈。“

叶凌月走向了那名怪人。

“洗妇儿,你小心点,这家伙很暴躁,想来听不进你说的话。“

帝莘警觉着,扫了眼怪人,唯恐他会突然袭击叶凌月。

“我想我有法子和他交流。”

叶凌月一步步靠近那怪人。

叶凌月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那怪人。

当年的真相,还有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又为什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所有的一切,只有眼前这人才知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