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香风阵阵,扑面而来,一名面容娇美的华衣女子走了出来。

女子一出来,就用极其挑剔的目光打量着纳兰雪。

“你是何人?求见神尊大人所为何事?”

女子声音悦耳动听,只是一双眼里,带着几分鄙夷和提防。

纳兰雪没看到奚九夜,心里有些失望,她见女子装扮华丽,想来也是神宫中的要人,连忙回道。

“在下纳兰雪,是九夜神尊的……”

纳兰雪迟疑了下,不知如何表述她和奚九夜的关系。

奚九夜从未说过,她到底是他的手下,还是女人。

只是他既送了自己焰火蛛后,又送了她珍贵的传送符,若是对她无心,又怎么会如此做。

纳兰雪心头一暖,昂起了头来,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是北境神尊的心上人。”

“心上人”三字一出口,那华衣女子的脸色就变了,她抬手就甩了纳兰雪一个耳光。

“骚狐狸,你敢说你是九夜哥哥的心上人!你也配,来人,把她拖进牢里,好生招呼!”

女子大雷霆。

左右神兵当即,就将纳兰雪死死按住,要拖其下去。

“你敢打我,小心我告诉神尊大人。你们放开我,我要见九夜神尊。”

纳兰雪与几名神兵对了几招,可她如今本命魂兽被毁,神力所剩无几,没一会儿,就被拿下来。

“放肆,竟敢在兰妃娘娘面前喧哗。”

几名神兵呵斥着纳兰雪。

纳兰雪一惊,这才知道,眼前这名女子竟然就是北境神尊的神妃兰楚楚。

原来兰楚楚也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自从洪明月当年大着肚子上门来寻奚九夜后,兰楚楚就留个个心眼。

她收买了神宫门口的神兵,只要有来历不明的女人上门来找奚九夜,就必须立刻禀告她。

眼前这女人,长得姿色不俗,还口口声声和奚九夜有关系,兰楚楚自是绝不会让她见到奚九夜的。

兰楚楚使了个眼色,左右两名神兵拖着纳兰雪正欲下去。

“爱妃,你这是要打算将人带到哪里去?”

就在兰楚楚准备神不知鬼不觉收拾了纳兰雪时,身后一阵比北境的寒风还要冰冷刺骨的声音飘了过来。

兰楚楚背脊一僵,回过头去,就见了奚九夜和新妃两人走了过来。

奚九夜一眼就看到了纳兰雪。

奚九夜娶了新妃,两人关系每况愈下。

两位神妃之间的关系,也是日渐恶化,兰楚楚能找人收买,新神妃自然也是不甘示弱。

兰楚楚前脚得了消息,后脚新神妃就告到了奚九夜那里。

奚九夜本还不信,到了宫门口一看,脸上的怒色骤起。

“九夜哥哥,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女人来历不明,我担心她对你不利,所以才命人先行盘问。”

兰楚楚急欲解释,抓住了奚九夜的手。

可奚九夜就如见到了脏东西般,避开了她的手。

她一个踉跄,扑了个空,眼睁睁看着奚九夜命人带走了纳兰雪。

纳兰雪起了身,看到了兰楚楚一脸落寞的模样,心底更加欢喜,九夜神尊果然是在意她的。

纳兰雪跟着奚九夜进了北境神宫后,奚九夜也没正眼看纳兰雪,考口第一句话就是。

“可是找到了玉净柳?”

“启禀九夜神尊,玉净柳没找到。不过我找不到,别人也找不到。九重神渊的禁制不知被什么人破坏了,整个神渊里弥漫着致命的毒雾,人活不了,树也活不了。”

纳兰雪急忙禀告。

“致命的毒雾?那其他人呢?”

奚九夜一听,面色再变,一把掐住了纳兰雪的脖子,眼中因为急切,布满了血丝。

“九夜神尊,您弄疼我了。”

纳兰雪被掐住了脖子,只觉得进的气少,出得气多。

“其他人,都被毒雾所困,没法子出来,只有死路一条。”

“那叶凌月呢?”

奚九夜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惊人的寒意。

只可惜,纳兰雪还没听明白。

她先是怔了怔,怎么,九夜神尊也认识叶凌月?

她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酸意。

“那女人早就死了,她被第九渊里的尸魔柳困住,这会儿早就变成了一具干尸了。”

纳兰雪才刚说完,身子就被狠狠甩了出去。

奚九夜怒红着眼,犹如一只困兽。

那个死字,落到了奚九夜的耳里,只觉得如坠寒窑。

那女人死了?

她怎么能死?

没经过他的允许,她敢死!

“你再说一遍?叶凌月她怎么了?”

纳兰雪被奚九夜的模样吓到了,她牙齿打颤,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死了……不过她也许没有死,神界军团的上将军蚩印,去找她了。”

“蚩印去找她了?”

奚九夜的面色稍缓。

他再一想,叶凌月那么狡猾,连纳兰雪都能逃脱,她又怎么可能横死在第九渊。

“来人,立刻去长生神院打听消息。”

奚九夜当即下令,命人去调查叶凌月的情况。

纳兰雪在一旁,瑟瑟抖着,半晌,才开口问道。

“九夜神尊,我……你打算拿我怎么办,为了你,我背叛了火神院。”

“本尊原本打算,助你在新人历练中扬名,加入火炎神帝的麾下,只可惜,你让本尊太失望了。”

奚九夜冷嗤了一声。

“九夜神尊,我身上还有神骨,在新人历练中表象也是可圈可点,只要你愿意,我依旧可以返回火神院,毕业之后,我依旧效忠于你。只要你能够多看我一眼。”

纳兰雪还未说完,下巴就被奚九夜捏住了。

奚九夜将她的下巴抬高了几分。

这是张颇为精致的脸,从她的眼中,奚九夜看到了近乎疯狂的痴迷。

人啊,一旦陷入了所谓的痴迷,就会丧失理智。

奚九夜在兰楚楚的身上栽过一次,同样的神情,他在其他人身上看到,只觉得无比的碍眼。

这种痴迷,他并不陌生,兰楚楚和他的那位新神妃的眼中,都曾有过这样的痴迷。

只可惜,奚九夜的眼里没有半点温度。

奚九夜渐渐收拢了手指,纳兰雪只觉得下巴犹如要被捏碎般疼痛,可她不敢吭声,她只希望,奚九夜能看在她对他痴心一片的份上,给她一个名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