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揣摩了一番推测出,暗中影响自己进入鸿蒙天的,只能是鸿蒙方仙。

“主人,真是鸿蒙子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鼎灵也有些慌了。

“放心,这也不是什么绝对的坏事。至少,我们可以肯定,九洲鼎片的最后一块鼎片,就在鸿蒙方仙的手上。”

叶凌月沉吟道。

看来,她早前一直找错了方向。

她还以为,第九块鼎片在须弥方仙手里。

毕竟早前九洲鼎鼎灵也是那么猜测的,现在看来,第九块鼎片恰恰落在了鸿蒙方仙的手上。

而且那一块鼎片,必定是极其重要的一块鼎片,它的存在,必定和鸿蒙天有密切的联系。

否则鸿蒙方仙仅仅是靠着精神力,不可能遏制叶凌月进入鸿蒙天,毕竟他只是鸿蒙天上一任的主人。

而且鸿蒙天当时的规模,远远没达到今日的程度。

鸿蒙天的失控,还不是叶凌月最担心的,她更担心的是九洲鼎。

鸿蒙天因九洲鼎而生,鼎才是一切的本源。

若是鸿蒙方仙真的是自己的敌人,鸿蒙天只是他的第一步,他真正想要夺取的应该是九洲鼎。

绝不能让九洲鼎,落入鸿蒙方仙和洛言方仙的手中!

“无论如何,一切还要等找到鸿蒙方仙后,才可以真相大白,眼下,她必须先想法子离开九重神渊。”

叶凌月抬眼,看向了天空。

不远处,血雾就如可怕的雾霾,渐渐逼近,吞没了九重神渊里的所有生机。

但是,叶凌月的心底,却没有一丝慌乱。

她相信,帝莘一定能够带着她,离开九重神渊。

尽管,叶凌月也不知,帝莘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打破九重神渊的这片血雾。

但是,她就是相信他。

帝莘,从来都是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人。

天空,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个黑点大小的人影。

只是忽然间,那黑点周身,出现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这是!

叶凌月的瞳重重一缩。

黑点身上,大量的力量波动喷涌而出,就如一座蓄势已久的火山,骤然爆开。

帝莘一身的神骨里,神力如流星般不停地攒动。

除了神力之外,帝莘的胸膛内,一团犹如小太阳般的可怕妖力,呼之欲出。

那股力量,叶凌月再熟悉不过。

末世妖阳,曾经一度让帝莘被青洲大6的正道围剿末世妖阳,犹如一个小太阳,悬挂在半空中。

只是和早前,散着可怕的妖力不同。

眼前这个悬挂在半空中的妖阳,看上去和早前有些不同。

妖阳原本是黑色,可在帝莘融合了蚩印的神骨,获得了一身的神力之后,他在末日妖阳里,注入了一部分的神力。

妖力、神力,这原本是两种水火不容的力,可是在帝莘的控下,它们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妖阳破膛而出,冲入了云霄,绽放出了惊人的光亮来。

刹那间,它将整个九重神渊的天空都彻底照亮了。

血雾,原本不断扩散开的血雾,在末日妖阳的照射之下,生了骤变。

血雾,没有如预料中一般,迅溃散。

相反,它们就如见了腥味的猫似的,朝着末世妖阳涌去。

妖阳在疯狂地吞噬那些血雾,妖阳也在迅生变化。

它从最初的暗金色,化为了血金色,在它的映照之下,整个九重神渊犹如映照在夕阳余晖之下。

帝莘微微皱了皱眉,他从叶凌月的那一句,拨开迷雾见青天中,想到了末世妖阳兴许对这些血雾有用,只是没想到,末日妖阳竟是将血雾吸收了一干二净。

在吞噬了那些血雾之后,末日妖阳出了一片血光,它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帝莘的体内。

帝莘只觉得身体里,犹如有无数的火焰在燃烧,脑中,隐约闪过了什么。

他强压下了心头的火,身形一坠,人已经落回了地上。

“帝莘!”

叶凌月目睹了这一幕,生怕帝莘有事,她快步上前,一脸关切地望着帝莘。

“帝莘——帝莘——绝情弃义——才能炼就无上功法——”

脑中,一个声音阴魂不散,不停回荡着。

帝莘整个人,都沐浴在一阵不寻常的红光了。

他的眼,化为了一片血色,对于叶凌月的喊叫,也是恍若未闻。

他周身,散着冰冷的寒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帝莘,让叶凌月不寒而栗。

她不由想起了以前,凤莘病情作时的模样,可是凤莘和巫重不是早就已经……

不,她决不能让帝莘变成以前的模样。

“帝莘!”

叶凌月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了帝莘。

男人的身子,僵硬而又冰冷,就像是一块冰块,毫无温度可言。

叶凌月情急之下,踮起了脚尖来,贴上了帝莘的唇。

一寸寸白色的鼎息从她口内,渡入了帝莘的唇中。

冰冷的唇上,多了些许的温热。

女子身上的气息,环绕在帝莘身侧。

脑中,一片血光笼罩的帝莘,感受到了一缕的温暖。

他下意识的,想要靠近那一缕温暖和芬芳。

犹如久旱之人,遇到了甘霖,叶凌月熟悉的气息,让帝莘渐渐恢复清醒。

血光散去,眼前渐渐清晰了起来,叶凌月的脸近在咫尺。

柔软的睫,触到了他的脸上。

帝莘下意地缩了缩手臂,用力紧箍住怀里的人儿。

舌,不依不饶地追逐着,直到叶凌月意识到帝莘已经清醒过来了,叶凌月才嘤咛了一声,想要松开了帝莘。

只是帝莘难得享受到叶凌月的主动,哪里肯作罢,依旧抱着叶凌月不放。

直到叶凌月瞪了他眼,他才摸了摸鼻子,松开了手。

“帝莘,你方才……”

叶凌月欲言又止。

那神秘的血雾,屈服在了末世妖阳之下,可是不知为何,叶凌月的心底很是不安,下意识着,她搂紧了帝莘。

男人的怀抱已经恢复了温暖,仿佛刚才的一瞬,只是幻影罢了。

“只是被血雾影响了下,不碍事,我这不是没事嘛。”

帝莘压下了脑海中那个怪异的声音,看了下四周。

血雾已经彻底消失了,九重神渊恢复如初。

“我们先离开这里,免得大伙儿担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