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厚重的雾气,若非是在九重神渊内,换成了九重神渊外,只要一出大太阳,就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惜了,我的符师技艺不够高,否则如果能炼制出天符‘逐日符’就好了,逐日符能凝聚成强光,拨开云雾见青天,想来就能驱逐这一片害人的血雾了。”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和帝莘冲入血雾中。

帝莘听到了叶凌月的话后,微微一怔。

“拨开云雾见青天?”

他迅抬头一看,真个天空,都已经被血雾笼罩住,根本就没法子看到外头的天光。

雾最怕的除了火之外,就是……

“我可能有法子破解这一片血雾。我先带你退回第九渊。”

帝莘说罢,不由分说,揽着叶凌月迅往后撤去。

第八渊已经彻底被血雾笼罩,帝莘只能是带着叶凌月退回了第九渊。

“帝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不知帝莘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信我,你什么都不用做。在这等我,给我一刻钟,若是不行,我再带你离开。”

帝莘说罢,身形一快,人就如一枚破空的利箭,冲向了云霄。

“老大,血雾已经逼近了。再拖延下去,你们俩都没法子离开九重神渊了。”

额头的神印里,小吱哟担忧道。

“我相信他。”

叶凌月也不知帝莘有什么打算,但本着两人多次出生入死的经历,叶凌月相信,他不会用她的性命冒任何危险。

只是叶凌月却并不打算,一味等待。

“鼎灵,鸿蒙天还是没办法进入,我怀疑,有人在干扰我。”

叶凌月忽地说道。

“主人,你也这么认为?其实我也在怀疑,有人在阻止你进入鸿蒙天,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鼎灵嘀咕着。

叶凌月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深究的意味,她想了想,吐出了一句话来。

“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鸿蒙方仙。”

“!”

小吱哟和鼎灵都同时被叶凌月的想法吓了一跳。

“主人(老大),你说是鸿蒙方仙?可是他怎么可能干涉你进入鸿蒙天?”

“但是除了他之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这世上,知道鸿蒙天存在的人很少,除了当初的玉手毒尊,也就只有鸿蒙方仙了。玉手毒尊并不知道鸿蒙天的具体成因,鸿蒙天是鸿蒙方仙一手开创的,若这世上,还有人知道鸿蒙天的存在,也就只有他了。也只有他,比我更了解鸿蒙天的情况。”

叶凌月冷静地分析了起来。

小吱哟和鼎灵也同时沉默了。

叶凌月握紧了拳头,她一直将鸿蒙方仙视为恩师。

可种种迹象表明,尤其是薄情“失忆”,鸿蒙方仙对玉手毒尊的绝情,种种事迹表明了,鸿蒙方仙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手创造了鸿蒙天的鸿蒙方仙了。

有朝一日,她居然要和鸿蒙方仙正面交锋。

“可是主人,如果鸿蒙方仙真要夺回鸿蒙天,你该怎么办?”

鼎灵担忧道。

鸿蒙方仙如今的实力,只怕比起八大方仙之一的洛言方仙,也是好不相让。

“若是真有那样的一天,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叶凌月斩钉截铁地说道。

就在叶凌月和帝莘被困在九重神渊中。

洛神宫,几近毁容的洛音神女休息了几日之后,悠悠醒转了过来。

她算算日子,新人历练即将结束了。

一想到狡猾多端的叶凌月抢了自己的神骨,很可能在这次的新人历练中拔得头筹,她就怒火中烧。

她也不管侍女的阻拦,执意要去找洛言方仙。

只是到了洛言方仙的丹房,才现娘亲并不在,都是意外遇到了父亲鸿蒙子正在打坐冥想。

“爹爹。”

洛音神女迟疑了下,还是走了进去。

她虽然是鸿蒙子和洛言方仙的女儿,可打小,洛音神女就有些怕鸿蒙子。

父女俩并不亲近,反倒是娘亲的好友须弥方仙和洛音更亲近一些,在鸿蒙子面前,洛音神女一向很拘束。

“洛音,你怎么起来了,你娘不是叮嘱你要多多休息。”

鸿蒙子似在冥想,听到了动静后,才睁开了眼。

他神情看上去很是亲切,只是他的眼神里,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温度。

“我找娘亲,想问问九重神渊的事。娘亲答应我,待到新人历练结束后,就帮我杀了叶凌月那女人。”

洛音神女一提到叶凌月,气得浑身抖。

她也知,在九重神渊里是没法子对付叶凌月了,那只能是等到她完成新人历练后再下手了。

可是一想到,叶凌月能够在这次新人历练中声名鹊起,将原本属于她的荣誉还有薄情都抢走,洛音神女就忍不住恼火。

“这事,不用你娘出手,为父也会帮你解决的,她出不了九重神渊。据我所知,九重神渊里如今已经是一片死境了,那里的血雾提早爆了。”

鸿蒙子听到了叶凌月的名字时,面上也有几分不善。

原本他对于叶凌月倒是没有多大的好恶。

只是他没想到,那女人竟然继承了九洲鼎,还利用九洲鼎,去除了薄情脑子里的那一块“鼎片。”

那块鼎片,是他亲手炼制而成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世上还有人能够化解。

鼎片虽然被化解了,可是上面原本就留有鸿蒙子的一缕神识。

所以在鼎片消失的一瞬,鸿蒙子就已经感觉到了,同时,鸿蒙子也现了,叶凌月手上至少拥有多块九洲鼎定牌你的事实。

光是凭这一点,鸿蒙子就绝对不能让叶凌月再活在这世上。

所以,他决心亲自动手,除去叶凌月!

“此话当真?”

洛音神女先是一喜,可旋即又想了起来,忙追问道。

“那薄情怎么样了?他会不会有事?”

她虽然恨薄情移情别恋,可是终归情根深种,无法对薄情忘情。

“那小子嘛,他能不能活着离开九重神渊,就全凭他的造化了。”

鸿蒙子说罢,又闭上了眼,他得确定,叶凌月是不是已经死了,若是她死了,那九洲鼎的其他鼎片,他势必要夺回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