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骨忽现出了光芒来,上面出现了一片片神秘而又古老的咒文。

伴随着咒文的出现,那些原本散落一地的神骨,飞了起来,一块块聚集在一起。

薄情不免大吃了一惊。

他想了想,周身风之神力凝聚,风遁很快就将其的身子隐藏的无影无踪。

渊之罡龙的骨头,不过片刻之间,就聚集完毕,变成一头身形和其身形没什么两样的尸骨龙。

而且在其尸骨龙的周身,还散着一股和早前的渊之罡龙截然不通的气息。

看上去,那尸骨龙和早前在第九渊里看到的那一棵尸魔柳很是相似。

足有数十尺宽的骨翼张开,尸骨龙一飞冲天,穿入了红色的血雾之中。

在那些足以让人窒息的血雾中,骨龙没有半点影响,相反,那些血雾反倒滋养了它的尸骨,尸骨龙原本惨白一片的龙骨,变得犹如红玛瑙一般晶莹透亮。

薄情在后看着,眼底满是惊诧之色。

看着方向,尸骨龙是朝着九重神渊外飞去的。

薄情沉思了片刻,迅朝着早前现的那一条狭窄山道追去。

天空,红色的尸骨龙在飞行,地下,薄情沿着山道穷追不舍。

而就在与薄情和尸骨龙相反的方向,叶凌月和帝莘也正在撤离九重神渊。

帝莘背着叶凌月,一路掠行。

两人冲入了血雾中时,血雾已经弥漫的整个九重神渊都是,帝莘靠着一身强横的剑气,披荆斩棘,愣是在血雾中杀出了一条通道。

两人一口气,冲入了第七渊左右的位置。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帝莘挥剑的度,有所减慢。

他早前和渊之罡龙一战后,本就没有调息,直接进入了九重神渊。

中间,为了把曾小雨等人先弄出去,来来回回进入九重神渊后两趟,一身的神力消耗很是严重。

即便是他勉力支撑,到了现在,也已经是很疲倦了。

加之血雾比起早前来,又浓厚了许多。

叶凌月见他馒头都是汗水,挥剑的度也渐渐慢了下来,不禁有些心疼。

“帝莘,不如我们先进入鸿蒙天避一避,待你休息一阵子,再想法子撤出去。”

事关他和叶凌月的安危,帝莘也就不再勉强。

叶凌月神识一动,想要让帝莘先进入鸿蒙天。

她自拥有鸿蒙天以后,第一件学会的事,就是用精神力将异物带入鸿蒙天。

可是今日,她一试之下,忽然现,竟没法子进入鸿蒙天。

叶凌月吓出了一声冷汗。

她再是尝试了下,现连自己也没法子进入鸿蒙天。

“怎么了?”

帝莘现了背上的叶凌月四肢僵硬,不禁问了一声。

“鸿蒙天,进不去了。”

叶凌月支吾了一声。

“莫慌,是不是在第九渊里,没法子使用鸿蒙天?”

帝莘又是挥出了一道剑气。

这一道剑气,只是击溃了早前一半的血雾。

血雾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可是这会儿,他们还困在第七渊里。

“不,早前我在历练时,都能自如地从鸿蒙天里进出,取一些物品。”

若是因为九重神渊的上古禁制的缘故,那倒是还好说。

可叶凌月可以断定,她不能进入九重神渊,和禁制没有关系。

她在天地阵时,的确不能进入鸿蒙天。

可那样的情况,只是出现了一次而已。

既是早前在九重神渊能用鸿蒙天,眼下也断无不能用的可能。

“鼎灵,为何,鸿蒙天会无端端失效?”

叶凌月和乾鼎交流着。

“主人,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这片血雾的影响,鸿蒙天与你的联系,时断时续的,很抱歉,你恐怕是暂时没法子进入鸿蒙天了。”

鼎灵愧疚回答道。

鼎灵也不知道鸿蒙天具体失联的原因。

但是它和叶凌月一样,心中有种隐隐不安之感。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没法子进入鸿蒙天,就意味着叶凌月和帝莘必须面对着片来势汹汹的血雾。

两人已经在第七渊,退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可接下来的路程,帝莘一人支撑也很困难,更何况,他还带着个叶凌月。

“帝莘,你先休息下,我来试着祛除这一片血雾。”

叶凌月替帝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迅祭出了几张符箓。

帝莘略一沉吟,盘腿坐下。

叶凌月也不迟疑,接连丢出了几张符箓。

从初级符箓,到中级符箓,叶凌月身上的符箓所剩也不多了。

她一番试验后,现靠着自己身上的符箓,并无法和这片成分不明,无穷无尽的血雾相抗衡。

“凌月,你身上还有多少火箓?”

他方才留意到,叶凌月的所有符箓中,火箓针对这种血雾有一些效果,其他属性的符箓,对血雾没有半点作用。

帝莘调息了一番后,体内的气息稍涨了一些,但也不能保证,能坚持到九重神渊的出口处。

“只有两张炎爆箓了,怎么,你有什么现?”

叶凌月看了眼前方再度用来的血雾,唇抿紧了几分。

“五行相克,血雾虽然成因不明,可看样子,应该是水属性,你的火箓,对它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只可惜数量太少了。”

帝莘有种一股气,冲到血雾底的冲动。

可是看了眼叶凌月,再回想起早前在入口处,那名风神院的导师身亡的场景,他又不敢贸然行动。

“都怪我,早前不该与你置气,若是你有半点损伤,我绝不会原谅我自己。”

帝莘略有些懊恼地说道。

“不,是我的错,我一门心思想着身上有鸿蒙天,所以早前才会和你意气用事。”

叶凌月摇了摇头。

其实从血雾危机爆后,叶凌月一直很不以为然。

她很鸵鸟心态认定了鸿蒙天一定可以使用,哪知道,会突然出现鸿蒙天无法进入的乌龙事件。

这已经是叶凌月第二次,因为侥幸心理,生类似的事了。

每生一次,就会引来足以致命的危险。

“我们再往前冲一段路,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有事。”

帝莘紧紧握住了叶凌月的手。

叶凌月微微一颔,再看了眼前方夹杂着一股血腥味的血雾,眉头深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