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脸皮可没帝莘那么厚,面上一红,推了帝莘一把。“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能不能先解决了当前的问题后,再……”

小南无和尚一脸的无语,这眼看第八渊的大半个天空都已经红了,这两个人,还旁若无人,未免也太那啥了。

帝莘没讨够好处,一脸的欲求不满,瞪了眼小南无他们,这群和尚真是太碍眼了,早知道刚才就不要救圣泉寺的那帮人了。

“说得不错,我们先想法子出去。”

帝莘说罢,就要提剑运气。

只是他这一运气,现自己体内的神力所剩不多了,要是带那么多人出去,只怕……

“两位施主,圣泉寺的大慈大悲济世咒有极强的防御作用,眼下虽然我等佛力不足,但是不用御敌,只用抵抗血雾,想来并无问题。”

小南无和尚说道。

帝莘帮他救出了几名同门,他也算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了。

叶凌月早前也见识过大慈大悲济世阵的厉害,知道它犹如一个密闭的光罩,想来离开九重神渊并无问题。

可就在帝莘和叶凌月准备离开时,叶凌月忽想起了什么。

“帝莘,你可有看到薄情?”

叶凌月在离开第九渊后,一路上都没看到薄情的踪影。

九重神渊早前一直弥漫着毒雾,薄情不可能一个人离开。

薄情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听到自家洗妇儿在关心薄情那小子,帝莘冷哼了一声。

“放心好了,那小子的气运一向逆天的很,就算是没有我们向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帝莘嘴上说着,再看看叶凌月。

见她平日好看的唇,紧紧抿在一起,眼神里满是担忧。

他见了,心底狠狠一抽。

尽管也知,叶凌月和薄情并没有什么,可看到自家洗妇儿担心其他男人,尤其那男人还对自家洗妇儿垂涎三尺时,帝莘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若是不放心,我找他去就是了。”

帝莘闷着一股气,就去找薄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

叶凌月下意识就要拦下帝莘,她是担心薄情,只是又怎么舍得帝莘冒着生命危险去找薄情。

哪知平日对她很是宠爱的帝莘,这会儿却是身形一晃,也不多说,顾自就往第八渊走去。

“帝莘,你给我站住。”

叶凌月眼眶一红,就要追了上去。

“叶施主,你们这是……哎,血雾已经很近了,你们还是快点跟我们走吧。”

小南无和尚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那叫一个纳闷,他们俩这又是怎么了,早前还是如胶似漆的,怎么一眨眼,又闹起了矛盾来。

只可惜,这在场的都是圣泉寺的出家人,不知道男女。

小南无和尚好言相劝了几句,叶凌月哪里听得进去。

帝莘人高马大,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叶凌月也顾不得其他,追着帝莘就去了。

小南无和尚苦着脸,身后圣泉寺的几个和尚也是一脸的焦急。

“小南无,这可怎么办?”

小南无和尚又是挠了挠头,再想了想。

“也罢,我们几个先去一步。叶施主和那位面具施主,也是命有大机缘之人,想来能逃过此劫。”

小南无和尚暗中打量过帝莘,那人虽是面具覆脸,可是周身有一股淡淡的紫光笼罩。

这等紫光,素来只有佛门高僧才有,若是常人也有,此人必定有大机缘。

这等人,遇什么事都能逢凶化吉。

除了佛宗的人之外,小南无只在三个人身上见过,除了帝莘之外,还有两人却是叶凌月和薄情。

三人身上,紫光的浓厚程度并不相同,但是无疑都说明了三人乃是天命所归之人。

这三人,同时身陷情缘之苦,也真是造化弄人啊。

不过无论如何,这场血雾是无碍于这三人的。

小南无和尚阿弥陀佛了一句,当即就念起了大慈大悲济世咒,一道佛光笼罩下来,几名和尚被笼罩其中,一起往了血雾中去了。

帝莘和叶凌月置气,一路走出了近十里。

可是周遭哪里还有薄情的影子。

帝莘疾行了几步。

也听到了身后叶凌月的追赶声,他心中有气。

他为妖多年,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自打遇到了夜凌月后,这五百多年来,一门心思全都在了她的心上,恨不得前世今生,千百世都牵在了她的心上。

可她呢,前世招惹了个奚九夜不算,这事又是紫堂宿,又是薄情,而且这些个情敌,一个比一个难缠。

饶是自信如他,也不免有些受挫。

这烂桃花,掐完一朵又一朵,他的心早就被陈年老醋给侵蚀的千疮百孔了。

这会儿生死关头,那该死的女人还为其他男人担心,一想到这些,帝莘忍不住又加快了脚步。

后头叶凌月追着,眼看帝莘越走越快。

她心里也是委屈,可也知道是自己不对。

再一回想,帝莘对她的好,全都是一心一意。

她怎么这么糊涂,竟是戳他的心。

眼看男人越走越远。

叶凌月生怕身后的血雾越来越近,两人再无退路。

可是要那倔脾气的男人回头,又是千难万难。

这可如何是好?

心头想着,不免分了神。

脚下一个踉跄,也不知踩上了什么。

“哎哟”了一声,人就摔倒在地。

这一摔,可是摔得够呛。

身前,帝莘本就留着神身后的动静,一听到身后的惨叫声,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里。

他回头一看,就见叶凌月摔倒在地。

心里虽气,可耐不住身子比心可老实多了,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飘”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他语带“嫌弃”,嘴里还讽刺道。

“怎么,一门心思担心薄情,连块石头都能磕了你了?”

哪知叶凌月也不回答,一双泪眼朦胧,嘴里嘶嘶说着疼。

帝莘心头一跳,忙低头去查看她的脚。

现她的教坏,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好几处还磕碰的见了血。

“笨女人!你好意思说你是个武者!”

帝莘气得不轻,可还是忙将她抱了起来,查看着她的脚。

捧着她的脚看了片刻,帝莘忽又想起了什么。

~后奶奶大芙飘过,正欲说话,忽觉得脚下一沉,低头一看,嗯,薄情抱腿:加戏!桃花眼bi1ng,大芙嫌弃脸,别抱我,去抱周末党的大腿,求投月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