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帝莘虚空一掌,他领悟了人剑合一之后,武境又是进入了一个新境界。

那一掌落下,犹如一道剑光,焰火蛛后一心护主,挡在了纳兰雪身前。

那一剑下去,身形庞大的蛛后竟是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只听得血水噗的一声,身子已经已经如一个西瓜似的,剖成了两半。

纳兰雪粉脸白,手中极快得取出了一物。

只见她身形一逝,被一道神光包裹住,人已经消失在帝莘等人的面前。

“传送符?想不到这女人这么狡猾,身上居然藏了张传送符!”

曾小雨见了,咬牙切齿道。

也不知纳兰雪身后有什么大人物,连传送符都有。

在九重神渊这种地方,一般的传送阵法都是失灵的,只有天符级别的传送符才能的突破这里的禁制。

那样的天符,虽不像是十大天符那么珍贵,可至少也是神尊级别,手下有方仙的人物才能拿得出来的。

难怪早前纳兰雪那么有恃无恐的样子。

“屠天,你们几个没事就好!”

任萱看到了弟弟安然无事,满脸的欣喜。

“先别说这些,你们几个,立刻召集余下的人,我送你们离开九重神渊。”

帝莘看了眼血雾。

他的剑气,可以劈开血雾。

若是再深入,血雾太厚重,他只怕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了。

凌月生死未卜,他要去找她。

在找到她之前,必须把人先送出去。

否则到了最后,所有人都出不去。

“师丈,这怎么行,我师父还在里面,我要去找她!”

曾小雨知道叶凌月和“蚩印”的关系,这小家伙,人小鬼大,心想着师父的丈夫,那就是师丈了,人前人后,一直是这么叫的。

帝莘面色凝重,冷然看了曾小雨一眼。

“你们必须立刻出去,你要知道,你师父收你为徒,是要你继承她的衣钵,而不是拖她后腿的。”

曾小雨哑然,她红着眼,没有再吭声。

任萱等人也知这是最好的安排,当即就找到了圣泉寺的其他人。

火神院和风神院的人一听说血雾逼近,也都是三魂没了六魄。

他们也不敢再造次,胆怯地跟在了帝莘的身后、

帝莘回眸,看了眼第九渊的方仙,飞身一掠,剑气如云,血红色的血雾,一下子被斩成了两断。

费了一番周折,将众人送到了九重神渊的安全地带后,帝莘转身就要再入九重神渊。

“师丈!你一定要带着师父回来!”

曾小雨哽着声,在帝莘身后喊了一声。

只要师父这一次能够平安归来,她一定会加倍努力,早日成为更厉害的符师,保护师父,争取和师父有一日,能够并肩作战。

帝莘嗯了一声,身影一逝,冲入了越来越厚重的血雾之中。

“她……真幸福。”

任萱看着帝莘消失在血雾里的身影,轻声说了一句。

任屠天愣了愣,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姐姐。

却见任萱已经是泪流满面,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那男人,已经抱着和她死在一起的心。生死与共,难得有情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泪水擦去,又成了那个冷酷无情的任萱。

“所有人,立刻撤到安全地带。”

帝莘折回了九重神渊后,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他的心也愈的不平静了。

叶凌月,还未出现。

算算日子,这已经是新人历练的最后一天了。

若是她没事,她早就已经离开第九渊了。

为何,她还没有出现。

难道真的如纳兰雪说的那样,洗妇儿在第九渊里……

帝莘不敢再往下想。

他并不知道,叶凌月是因为两度神印觉醒的事,才耽误了时间。

一直到了第八渊和第九渊的入口处,帝莘才看到前方,出现了几个人影。

数人之中,帝莘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叶凌月。

“帝莘!你怎么来了?!”

叶凌月看到帝莘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在第九渊里,她几乎丧命,劫后余生,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帝莘,叶凌月还有些不适应。

哪知帝莘长腿一跨,将叶凌月狠狠揉进了怀里。

他的臂,犹如铁桶般,将她紧紧箍在了怀里。

那该死的纳兰雪,果然是骗他的,洗妇儿没事。

帝莘搂着叶凌月,那温暖而又柔软的身躯,落到了他的怀里,才有了真实感。

天知道,他方才,真的是吓死了。

这一路上,只要看到女尸,他都忍不住提心吊胆。

从第八渊到第九渊,不过是几十里路,可每一步对他而言,都是披荆斩棘,犹如万里那般遥远。

足足过了半刻钟,帝莘才平复了心情。

他将自己打破禁制,血雾扩散的事,告诉了叶凌月。

帝莘这才想起了血雾的事,他很是歉意地将自己的事和叶凌月说了一遍。

得知整个九重神渊被致命的血雾包围,帝莘早前已经将曾小雨等人送出去了,叶凌月先是一惊,旋即松了口气。

“帝莘,这件事不能怪你,我想就算是你不打破禁制,我们最后也没法子离开九重神渊。”

叶凌月听后,却很是冷静,她可以肯定,无论是禁制,还是血雾,都是冰原女帝所为。

这处禁制,按照渊神尊所说,应该是为了防止九重神渊的神兵们逃出去的双重禁制。

那女人好歹毒的心,这是一门心思要置渊神尊他们于死地了。

“况且,你已经把小雨她们先送出去了。知我者,你也。”

就算是有血雾,叶凌月也不怕。

她还有鸿蒙天,若是她是帝莘,那时候也会第一时间,将其他人先送出去,毕竟鸿蒙天的存在,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是一句感谢可不够。”

帝莘得寸进尺道。

她笑了笑,踮起了脚尖,忍不住在帝莘冰冷的面具上亲了亲。

帝莘却是将身子一矮,厚脸皮道。

“不算,这里再来一下。”

说罢,指了指唇,一副讨糖吃的小孩子的模样。

叶凌月哭笑不得,也知这厮不讨得便宜是不会罢休了,只能极快地在他薄薄的唇上啄了一啄。

身后,一阵重重的咳声。

叶凌月才回过神来,这不是身后还跟着圣泉寺的一干出家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