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雪一到了神祠附近,就看到多名风神院和冰神院的学员,正在和曾小雨、圣泉寺的人厮杀着。

新人历练只剩两天不多的时间了,余下的六大势力的选手中,除了裸心谷已经放弃了神骨的争夺。

风神院和冰神院的那些地级选手在没有了薄情和洛音神女的领导后,俨然已经成了一盘散沙。

这些选手,大部分都是地级选手,他们实力本就不弱,原本都以为,在这次的九重神渊历练中能得到些好处。

哪知道,历练开始后,就各种变故横生。

这些人,报着在新人历练中取得前十的心态,展开了最后一轮的争夺。

在叶凌月等人进入第九渊后没多久,就约有十七八名风神院和冰神院的学员闯入了神祠内。

曾小雨刚替泰坦王猿包扎好了伤口,任屠天当即战铠反击,可对方人数众多,而且实力都很不俗,亏了圣泉寺的和尚们一起帮忙防御,才守住了神骨。

可是即便是如此,两帮人马一起缠都了两日一夜。

在第八渊的强大重力作用下,都已经显露出了疲态来,谁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一直僵持着。

就在曾小雨用几张符箓击退了一名风神院的地级选手时,身后忽是一股灼热的神力扑面而来。

泰坦王猿眼疾手快,挡在了曾小雨的面前。

哪知这时,一头体型惊人的焰火蛛从天而降,喷出了多道烈焰蛛丝,将泰坦王猿困住了。

那焰火蛛后也是了得,早前被叶凌月险些击杀,想不到不过是一日夜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状态。

它吞吐着焰火蛛丝,蛛丝交织成了一个牢笼,泰坦王猿怒声咆哮着。

蛛丝上的焰火烧焦了它的皮毛,泰坦王猿冲破了蛛丝,只是皮毛都已经被烧焦了,它本就有伤,这会儿皮开肉绽,看得曾小雨心疼你不已。

“是你!”

曾小雨见了纳兰雪,也是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纳兰雪会去而复返。

她对纳兰雪的印象没什么好印象,这女人和洛音神女是一伙的,早前都想加害凌月姐姐。

“果然,叶凌月留了一部分的神骨给你们。把神骨交出来,我还可以考虑留你们一条性命。”

纳兰雪面对已经精疲力尽的众人,露出了傲慢的笑容来。

比起这群只有地级甚至只有玄级的曾小雨来,她无论是神力,还是状态,都要出色的多。

“你遇到了凌月姐姐,凌月姐姐她现在在哪里?”

曾小雨一听,小脸上顿时紧张了起来。

叶凌月等人进入第九渊已经一天一夜了,至今杳无音讯,曾小雨一直很担心。

“很不幸,她们这会儿只怕已经死了,你应该很庆幸,没有进入第九渊那个鬼地方。”

纳兰雪回想起了第九渊,也是心有余悸。

她方才亲眼目睹了尸魔柳的惊人气势,就凭叶凌月九个人,怎么可能镇压得住尸魔柳。

这会儿,他们一定已经和那些第九渊里的骸骨一样,成了孤魂野鬼了。

纳兰雪想到了这里,就暗自庆幸,亏了自己逃得快。

“你胡说。凌月姐姐不会有事的!”

曾小雨一听,浑身一僵。

“你若是不信,我可以送你去阎王爷那里亲口问问她。”

纳兰雪一招手,身后的那头焰火蛛后出了一阵怪叫声。

在怪叫声出现的同时,焰火蛛后的周身,神力凝聚,出现了一头头小狼蛛。

那些狼蛛密密麻麻,包围住了曾小雨等人。

焰火蛛后竟还能召唤出同伴来,曾小雨等人目睹了这一幕,面色也愈难看了。

圣泉寺的众僧,已经被风神院和冰神院的学员们牵制住了。

曾小雨的身旁,只有泰坦和任屠天两人,他们也或多或少受了伤,根本不是天级选手纳兰雪的敌手。

曾小雨的眼睛突然一亮,冲着纳兰雪身后,大叫了一声。

“凌月姐姐!”

一听到叶凌月的名字,纳兰雪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可是看到身后,哪里有叶凌月的影子。

死丫头,居然敢骗我!

纳兰雪现自己上了当,回头一看。

就见几张符箓,迎面砸了过来。

符箓上符光闪耀,竟是几张初级符箓。

多头小狼蛛扑了上去,还未靠近,符箓一下子炸开了,一股浓烟滚滚而出,瞬间就混淆了纳兰雪的视线。

纳兰雪眼一沉,正要作。

哪知烟雾才刚散去,只听得轰的一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

几张炎爆箓一下子炸开了。

火光扑面而来,十几头小狼蛛一下子被炸了个稀巴烂。

纳兰雪虽然躲避及时,可是身上还是不免灰头土脸。

原本小狼蛛形成的包围圈,硬是被炸出了一个缺口。

曾小雨和任屠天等人,趁着纳兰雪被烟雾弥漫的空挡,逃了出去。

“死丫头,居然敢骗我!”

纳兰雪气得不轻,她一挥手,焰火蛛后与她一跃而起,紧追着曾小雨等人不放。

“小主人,你和你师父越来越像了。”

泰坦王猿背着曾小雨,任屠天与一人一兽并驾齐驱。

泰坦王猿表扬道。

曾小雨朝着身后看了几眼,纳兰雪暂时还未追上来。

“我和师父比还差多了。”

这一招,她也是跟凌月姐姐学来的。

可这也只是缓兵之计,她身上全部的符箓,都已经在连续的作战中用光了。

这时,任屠天面色一变,猛地一个急刹车。

他神情古怪,迅往前一蹴。

前方,躺着几具尸体。

任屠天认了出来,那是裸心谷的人。

曾小雨和泰坦王猿顿住了脚,上前一查看。

“死了?”

曾小雨跟着叶凌月一些日子,对医术也是小有研究,这一查看,就现那人是中毒死的。

“前面还有几具尸体,都是裸心谷的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从第七渊的方向逃过来的。”

泰坦王猿和曾小雨交流着。

“难道是第七渊生了什么事?”

曾小雨皱了皱眉。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现第七渊的方向,有一片红色的不明气体,正在朝着这边涌来。

“那是?”

曾小雨困惑着。

一旁的任屠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极快地在地上写了一行字。

“是九重神渊入口处的血泉血雾!”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